快捷搜索:

外语留学

当前位置:www.0805.com > 外语留学 > www.0805.com中国小留学生,他们如何走出心理低谷

www.0805.com中国小留学生,他们如何走出心理低谷

来源:http://www.sswank.com 作者:www.0805.com 时间:2019-11-29 11:05

  原标题:第一调查 | “我哭了整整一年” 留学生如何走出心理低谷

随着暑假来临,又将有一批孩子会踏上出国求学之路。在异国他乡,留学生们的心理健康,值得关注。“安静下来时,孤独与压力一股脑袭来。我哭了整整一年,一回宿舍就开始流眼泪,直到第二天早上擦干眼泪去上课。”这是一名曾经的小留学生对当年留学时面临心理问题的真实回忆。随着暑假来临,又将有一批孩子会踏上出国求学之路。在异国他乡,留学生们的心理健康,值得关注。留学生,你在他乡还好吗?美国圣托马斯大学临床心理健康与辅导助理教授刘玙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赴美留学的中国学生中存在不同程度心理问题者并不少见。正因为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本科化学系毕业的刘玙将自己硕士和博士的研究方向转为心理咨询。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教育领事李卫东说,总领馆去年接到一位家长从国内打来的求助电话,说自己在美国攻读生物博士学位的女儿精神状况出了问题,希望得到总领馆的关注。总领馆教育组立即和这名学生的导师以及该校学联成员取得联系,了解到这名学生的情况比较严重,已经无法和室友、同学交流,抑郁情绪严重影响了她的生活。在和校方的沟通中,总领馆人员了解到,校方曾建议这名学生向学校心理咨询部门求助,但遭到拒绝。最终,这名学生在总领馆的协助下办理退学手续,遗憾终止学业。李卫东说,尽管退学这样的极端事例并不常见,但总领馆教育组经常接到留学生打来的电话,倾诉自己的心理问题,寻求帮助。“迷茫、孤独、压力大”在澳大利亚某大学读本科的张同学(化名)说:“我觉得大学第二年有一个学期是最抑郁的,特别想家,特别想回去。什么都不想干,也没有什么目标。那一学期学的东西也都不感兴趣,很纠结要不要转专业,因为不知道再学下去有什么意义,不知道是为了移民才学还是真的喜欢才学,也不知道回国能找到什么样的工作,对未来很迷茫。”“我哭了整整一年” 中国留学生如何走出心理低谷_图1-4美国休斯敦专业心理咨询师汤梦妮向记者讲述了十多年前她作为一名小留学生在美国的求学经历。2007年,年仅16岁的汤梦妮独自到美国读高中。求学第一年,除了语言障碍,她真切感受到与亲友远隔千山万水。“安静下来时,孤独与压力一股脑袭来。我哭了整整一年,一回宿舍就开始流眼泪,直到第二天早上擦干眼泪去上课。”多年后,汤梦妮将自己当初的情绪诊断为过度想家、适应环境困难和抑郁的混合体。但当初她年龄太小,难以对自己的情绪作出正确判断并找到解决途径。出现心理问题就像感冒已经走出心理低谷的张同学说:“首先你要勇敢地面对自己。它不是很可怕或羞于表达出来的病、不是心理不正常或变态什么的,而是像感冒发烧一样,就是一种病而已。”谈到如何化解抑郁,张同学说:“有条件的话,最好去寻求正规的心理咨询。”不少大学设有心理辅导办公室。打开美国休斯敦着名高校赖斯大学的网页,很容易就能找到“康乐与心理辅导中心”的链接。一旦感觉自己需要帮助,学生可以根据在线指引,对照自身情况选择学生康乐中心或心理咨询中心进行预约。校方还提供24小时紧急求助电话,向那些出现心理危机的同学提供紧急援助。这些心理辅导服务全部免费,寻求帮助的学生隐私也可以得到充分保护。学生:培养兴趣爱好多交友在德国西部留学的小陈告诉记者,她三年前刚到德国时有很长时间情绪低落,好在最终从那段心理低谷中走了出来。回顾自己的经历,小陈说,尽快融入新的环境很必要,多交朋友能让自己的生活更加丰富。无论是学习还是参加社会活动,让自己忙碌起来是摆脱消极情绪的一种方法。中国驻德国大使馆教育处一秘房强也建议,留学生应多参加社会活动、多尝试和人接触,了解当地文化。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教育领事龙杰指出,美国学校十分看重学生兴趣爱好培养,这与中国相对单纯看重学习成绩有很大不同。有证据显示,有兴趣爱好、特别是喜欢体育运动的学生心理问题的发生比例较低。因此,她建议留学生在出国前重视培养兴趣爱好,这有助于留学生更快融入当地文化,减少心理问题的发生。家长:心灵陪伴与“放手”在澳大利亚读书6年的王同学(化名)说,抑郁的时候,朋友的安慰陪伴、家人的问候很重要。龙杰建议,在子女出国前,家长需要认真评估子女的心理素质,认识到新环境对孩子心理状况将产生的影响。留学中,家长需要成为子女的第一陪伴人,与留学子女保持定期通讯联系,及时了解孩子的心理状况。学生一旦出现心理问题,家长有责任在第一时间来到孩子身边。汤梦妮则建议,在留学专业和学校选择方面,家长应该考虑更加放手,让子女作出他们成熟、理智的决定。她在心理辅导时发现,很多中国留学生所学的专业并非自己爱好,而是家长眼中“有前途的好专业”,这与美国学生大多依据个人兴趣选择专业和学校形成鲜明对比。她指出,所学专业并非自愿,会让留学生产生一定的心理抵触情绪,加重他们的心理负担。李卫东认为,家长如果发现孩子出现心理问题,在安抚疏导无效的情况下,应该首先考虑让孩子回国休假,暂时中止学业,而不要简单地认为孩子的心理问题可以靠自身克服。学校:加大心理咨询服务宣传力度刘玙希望学校更加关注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对学校提供的心理咨询服务和课程加大宣传力度。她建议校方专业人士向学生提供“自查列表”,当学生出现心理问题时,可对照列表自查,摸清自己的心理状况,而后寻求心理咨询或精神科医师的帮助。悉尼大学发言人说:“作为海外学生医疗保险的一部分,悉尼大学的所有国际生都可以享受学校的医疗服务,包括学校的心理咨询与服务中心。在新学期开始时,学校会举办一系列讲座帮助留学生适应在悉尼的生活,其中包括讲解澳大利亚医疗体系和如何管理身心健康的讲座。”悉尼科技大学也设医疗及咨询中心,同时印发介绍心理咨询服务的宣传册。领馆:重视留学生心理健康李卫东说,总领馆对留学生的安全和健康,包括心理健康十分重视。一旦接到家长的求助电话,总领馆会首先尝试通过电话与学生正面沟通,大致判断学生的心理状况。掌握基本情况后,总领馆会与学校学生服务部门或国际事务办公室联络,请他们关注这名学生。同时,总领馆会和该校学联取得联系,通过学联向这名学生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此外,在每年新生入学时,总领馆教育组会在中国留学生比较集中的大学举办讲座,介绍留学中可能遇到的问题和遇到问题该如何处理等知识。中国驻墨尔本总领馆教育组参赞赵江说,中国留学生在海外学习压力大,总领馆一直很关注留学生心理健康问题。墨尔本大学精神医学系主任曾到总领馆给中国留学生开讲座。总领馆希望找到能用中文向中国留学生提供心理健康教育、咨询的专家。

(原标题:《出国留学 心理健康问题不可忽视》)

中新社多伦多1月14日电 在中国驻多伦多总领馆于当地时间1月13日举行的“平安留学”工作总结表彰会上,总领馆及来自当地教育机构、学生团体、健康机构等代表共商如何更好地保障中国留学生的身心健康。

  “安静下来时,孤独与压力一股脑袭来。我哭了整整一年,一回宿舍就开始流眼泪,直到第二天早上擦干眼泪去上课。”

出国留学,心理健康问题不可忽视

www.0805.com 1图为中国驻多伦多代总领事庄耀东、副总领事洪红与获表彰的各高校中国留学生组织代表合影。 中新社记者 余瑞冬 摄

www.0805.com 2图片源于网络

“我就想把自己关在屋子里,门关上,窗帘拉上,灯也关上,让自己陷在黑暗中。我感觉自己发了霉,就像个蘑菇一样。”小L说。

中国驻多伦多代总领事庄耀东表示,随着近年来中国留学生数量增多,也出现留学生年龄越来越小、遇到问题越来越多的趋势。驻加使领馆的重要职责之一,就是保护在加广大侨胞和留学生的生命财产安全和合法权益,其中就包括确保留学生平安学习,将来能回报国家,并为中加关系发展作出贡献。

  这是一名曾经的小留学生对当年留学时面临心理问题的真实回忆。

来英国留学不久后,聂博便发现他的朋友小L有些不对劲。“最初,他只是觉得心情不好,想把自己封闭起来,后来,情况逐渐严重,他开始出现自残行为,手上布满了自己用力咬过的牙印。他还产生过自杀的冲动,想要从阳台跳下去”。

他希望,通过与当地教育机构、学生团体、社区组织、律师、警方、医疗健康机构等密切沟通与合作,交流经验、集思广益,更好地保护中国学生的安全,尤其是提高他们的心理健康水平。

  随着暑假来临,又将有一批孩子会踏上出国求学之路。在异国他乡,留学生们的心理健康,值得关注。

据聂博介绍,小L的抑郁迹象并不是来到英国之后才开始的。小L的家族里曾有人出现过心理方面的问题,童年的成长经历也使他比同龄人更加敏感,易焦虑。在国内的时候,小L就时常出现心情极度低落的情况,但是他从来没有去看过心理医生,家人也没把他的抑郁表现放在心上,只把这些征兆归因于“脾气不好”或者“心情不好”。到了英国,在学业的压力下,他抑郁的症状开始频繁出现并且日益加剧,严重影响了学业和日常生活。在病情最严重的那些日子,他的好朋友聂博一直在他身边陪伴着他。

www.0805.com 3图为心理健康机构的专家代表在现场进行心理问题讲座。 中新社记者 余瑞冬 摄

  留学生,你在他乡还好吗?

刚从伦敦大学学院博士毕业的聂博,本科和硕士期间学习的都是心理学,并曾有过在心理咨询中心实习的经历。专业的教育背景让他立即意识到小L的情况属于抑郁症的范畴,也使他能够给予朋友有效的帮助。

加拿大有约170万华侨华人,逾18万名中国留学生。在多伦多总领馆的领区,即安大略省和曼尼托巴省,有超过70万华侨华人和8万多名中国留学生。近年来,这里有中国留学生曾因学业或家庭原因导致精神健康出现问题;在2017年下半年电信诈骗高发期,有被骗的中国留学生在损失钱财的同时,还受到心理创伤。

  美国圣托马斯大学临床心理健康与辅导助理教授刘玙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说,赴美留学的中国学生中存在不同程度心理问题者并不少见。

“我把他家里的尖锐物品都收了起来,并且让他答应我不要做傻事,如果控制不住想要做什么伤害自己的事,也一定要先给我打一个电话。这是以前上学时老师教过的一个方法:与有自杀倾向的来访者建立某种联系,让他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人在记挂他,这就像是最后的救命稻草一样。很多抑郁症患者自杀之前都会打最后一通电话,其实就是在寻求帮助,希望有个人把他拉回来,这通电话就是求救信号。有心理学家认为,许多自杀都是在‘最后的呼救’失败后实施的。所以我和他约定,不论多晚都可以打电话给我。”聂博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说,“我第一时间联系了他的家长,然后和他一起联系了学校的心理支持机构,还陪他去看了医生。英国医疗保健系统下的全科医生具备基本的心理诊疗能力。当时全科医生看他情况比较严重,立刻帮我们联系了负责处理自杀/心理危机的专业团队,并给了我们一个24小时有人值守的心理援助热线电话。负责心理干预的团队在24小时内便跟我们取得了联系,通过电话和面谈,他们评估了小L情况的紧急程度,并制定了救助方案。”

多伦多大学、哥伦比亚国际学院等当地院校负责人介绍了为国际留学生加强服务的经验和计划。来自多所高校的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公派生学联等组织的代表,分享了如何发现、预防心理问题,帮助家长沟通及寻求帮助等经验或建议。有心理健康机构的代表表示,愿意合作搭建相应机制,通过心理热线、心理辅导等手段,帮助年轻的留学生应对心理问题。

  正因为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本科化学系毕业的刘玙将自己硕士和博士的研究方向转为心理咨询。

外界环境变化和文化差异冲击增加精神疾病发病率

www.0805.com 4图为中国驻多伦多代总领事庄耀东向获得表彰的多所院校代表颁奖。 中新社记者 余瑞冬 摄

www.0805.com 5图片源于网络

英国利物浦大学心理学高级讲师瑞卡多·特解若博士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精神疾病很大比例上是一种家族遗传病,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基因决定的。对于一个有家族精神疾病史的青少年来说,除非他一直被保护得很好,家庭气氛和睦融洽,在学校里不受欺凌,否则很难保证不发病。而留学生中精神疾病发病率很高,很多情况是由外界环境变化和文化差异冲击而产生的心理压力造成的。”

中国驻多伦多总领馆对在过去一年中对中国留学生平安留学工作作出突出贡献的院校、学生组织、侨团及个人等进行了表彰。

  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教育领事李卫东说,总领馆去年接到一位家长从国内打来的求助电话,说自己在美国攻读生物博士学位的女儿精神状况出了问题,希望得到总领馆的关注。

正在牛津大学攻读博士学位的翁来逸也曾经历过一段非常自闭的心理低潮期。他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说:“当时因为在科研和生活方面都出现了一些不顺利的事,所以我情绪有些波动,但是不知道怎么处理,也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心理健康范畴的问题。牛津大学是一个压力非常大的地方,这里有一种精英主义色彩,大家都默认有压力是正常的。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你不会意识到压力是需要处理的,也就会忽略对压力的处理。但是后来我们发现身边有一些同学变得很不对劲,才渐渐意识到这个问题需要解决。”

  总领馆教育组立即和这名学生的导师以及该校学联成员取得联系,了解到这名学生的情况比较严重,已经无法和室友、同学交流,抑郁情绪严重影响了她的生活。

从身边同学的例子中,聂博发现,诱发留学生产生心理问题的因素大致可归为三类:一是学业压力;二是和父母的关系;三是和恋人的关系。其中又以学业压力最为常见。“作为留学生,到了一个全新的环境,在各个方面都要重新适应。语言本身就是一大挑战,上课的时候可能会出现一些听不懂的情况,和周围同学交流的时候也可能会出现语言障碍。如果周围有其他中国同学可能还好些,如果是孤立无援,那么面对的压力就更大。在这种情况下,可能会出现焦虑,变得孤僻和自闭,从而进一步诱发抑郁”。

  在和校方的沟通中,总领馆人员了解到,校方曾建议这名学生向学校心理咨询部门求助,但遭到拒绝。最终,这名学生在总领馆的协助下办理退学手续,遗憾终止学业。

与家庭的矛盾和沟通不良也是留学生经常会遇到的问题。“因为离得远又有时差,与家人的沟通很容易出现问题。对于我们在国外遇到的一些问题,家长只能基于国内的环境和自己的人生经验给予建议,而这些建议往往无法适用于国外的实际情况。我们会觉得家长在乱指挥,家长会抱怨我们不听话。久而久之,隔阂就会越来越深,沟通的时候也很容易吵架”。

  李卫东说,尽管退学这样的极端事例并不常见,但总领馆教育组经常接到留学生打来的电话,倾诉自己的心理问题,寻求帮助。

此外,失恋也是引起情绪波动的重要因素。“大部分留学生,尤其是硕士和博士留学生,都是成年人,情感是他们日常生活中很重要的内容,然而未来的不确定性,使他们的情感变数很大,因此失恋的情况时有发生。”聂博说。

  “迷茫、孤独、压力大”

每个人都需要得到关爱和肯定

  在澳大利亚某大学读本科的张同学(化名)说:“我觉得大学第二年有一个学期是最抑郁的,特别想家,特别想回去。什么都不想干,也没有什么目标。那一学期学的东西也都不感兴趣,很纠结要不要转专业,因为不知道再学下去有什么意义,不知道是为了移民才学还是真的喜欢才学,也不知道回国能找到什么样的工作,对未来很迷茫。”

聂博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介绍说,为及时解决在校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英国各大院校都配备提供心理支持的咨询人员或团队,机构成员大致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本校心理系的老师,另一部分是与校方合作的专业心理咨询师。当学生发现自己心理出现异常时,可以跟本校专业的辅导员求助,并与心理援助机构联系,寻求帮助。

www.0805.com 6中国留学生走在悉尼街上。(郭阳摄)

翁来逸所在的牛津大学也有这样一个心理援助机构,是由校方设立的心理辅导中心。翁来逸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牛津大学心理辅导中心为学生提供的心理辅导服务,其目的是对学生的心理健康状况进行评估和疏导,以防心理健康问题进一步加深。该中心设有医疗顾问和心理医生,但它所提供的心理辅导服务并不属于临床心理咨询和心理治疗的范畴。当辅导中心的老师发现某个学生的状况无法通过心理辅导来缓解,而可能需要临床心理治疗和药物干预时,就会根据学生意愿或将该学生的病历移交给更专业的心理医疗部门来进一步诊断和评估。

 

牛津大学植物科学系的娄琦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心理辅导服务机构还设立了“同伴支持互助计划”,从学生中招募志愿者,对他们进行相关培训,让他们也参与到心理辅导团队中,帮助有需要的同学。

  美国休斯敦专业心理咨询师汤梦妮向记者讲述了十多年前她作为一名小留学生在美国的求学经历。

娄琦就是“同伴支持互助计划”里的一名志愿者。成为志愿者之前,她经历了长达一个学期的培训,每个星期要花两个下午的时间,与其他志愿者一起参加集体培训。培训是互动式的,主要是通过情境模拟训练来让志愿者更好地理解和处理各种情绪,掌握沟通的技巧。“比如说我们需要了解,在特定的情况下,一般人会产生怎样的情绪,我们要如何处理这种情绪,如何向对方提问,以及应该以什么样的角色和姿态进行沟通和交流等”。

  2007年,年仅16岁的汤梦妮独自到美国读高中。求学第一年,除了语言障碍,她真切感受到与亲友远隔千山万水。

娄琦说,其实学校并不希望作为志愿者的学生们承担太多责任,志愿者起到的更多是桥梁的作用,将那些有心理问题的学生和专业的心理辅导老师连接起来。与其他志愿者一样,她每星期在一个小教室里“坐班”一个小时到一个半小时。“坐班”的时间和地点会通过邮件发送给所有的学生。“如果有同学需要心理帮助,就可以直接来这个教室找我,当然他们也可以直接去学校的心理辅导中心找专业的心理辅导老师”。

  “安静下来时,孤独与压力一股脑袭来。我哭了整整一年,一回宿舍就开始流眼泪,直到第二天早上擦干眼泪去上课。”

娄琦已经在“同伴支持互助计划”里服务了两个学期,这期间她发现中国学生大多比较含蓄,特别是有心理障碍的学生,基本不会主动和别人谈论自己的心理问题。通过教务老师提供的信息以及从其他同学那里了解的情况,她会获悉某位同学可能在情绪上出现了状况,然后主动给对方发邮件,约聊天。“这里的每个同学学业压力都很大,这是大环境造成的。当课业压力过大时,或者说,当发现现实和预期有一定差距时,有的人就有可能产生逃避心理,变得情绪低落,不愿意社交,久而久之就会陷入一种恶性循环。其实,每个人都需要得到关爱和肯定,因为在一个充满竞争和压力的地方,缺乏关爱和肯定就很容易产生自我否定的情绪。所以在交流中我也会尽量地去鼓励和肯定对方”。

  多年后,汤梦妮将自己当初的情绪诊断为过度想家、适应环境困难和抑郁的混合体。但当初她年龄太小,难以对自己的情绪作出正确判断并找到解决途径。

娄琦帮助过两个有心理问题的同学,她会主动地去接触对方,时不时地询问一下对方的近况,默默地给对方一些暗示和引导,帮助对方疏导压力。“当他们愿意跟你聊天的时候,一定是他们状态还不错的时候,这时就一定要把握机会多跟他们聊聊,多鼓励,让他们感受到关爱和肯定。当我们发现病情比较严重,无法处理的时候,就要反映给专业的心理老师”。

  出现心理问题就像感冒

文化和语言问题导致中国留学生难以得到相应的心理支持

  已经走出心理低谷的张同学说:“首先你要勇敢地面对自己。它不是很可怕或羞于表达出来的病、不是心理不正常或变态什么的,而是像感冒发烧一样,就是一种病而已。”

娄琦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牛津大学有五六百名学生心理支持志愿者,但是中国学生志愿者却只有3人,相比大约1200人的中国留学生数量,这个比例显得非常之低。牛津大学心理辅导中心发现,不仅中国志愿者在总志愿者中比例极低,而且中国留学生使用心理辅导服务的比例也非常低。对此,牛津大学心理辅导中心负责人也表示非常疑惑,“为什么中国留学生不使用心理辅导服务,是因为他们心理状况都很好,还是存在别的情况?”

  谈到如何化解抑郁,张同学说:“有条件的话,最好去寻求正规的心理咨询。”

在注意到自己和身边的同学都出现过程度或轻或重的心理健康问题后,在几位同学的建议下,翁来逸和他所在的由牛津大学中国留学生创办的“易善”华人学生公益社团里的成员们决定,由“易善”出面,筹备一个针对牛津大学中国留学生心理健康问题的长期“心理健康关怀项目”。他们首先参考了英国慈善组织关于心理健康问题的调查问卷,设计了一份适用于牛津大学中国留学生的中文心理调查问卷,目的是要了解中国留学生对心理健康了解程度、态度和需求。在收集和总结了120份调查问卷后,“易善”的成员们认为,中国留学生之所以很少主动寻求心理帮助,可能是因为:一来他们对抑郁等心理健康问题的基础性知识缺乏了解;二来对心理咨询的形式心存顾虑,对向陌生人说起心理和情绪问题感到不适应;三来由于校方心理支持服务只有英文的选项,因此可能存在一定的语言障碍。

  不少大学设有心理辅导办公室。打开美国休斯敦著名高校赖斯大学的网页,很容易就能找到“康乐与心理辅导中心”的链接。一旦感觉自己需要帮助,学生可以根据在线指引,对照自身情况选择学生康乐中心或心理咨询中心进行预约。

于是翁来逸代表“易善”社团带着调查结果和牛津大学心理辅导中心进行了一次交流,希望牛津大学心理辅导中心可以招募更多的中国学生加入他们的“同伴支持互助计划”志愿者团队,既可以增加志愿者群体的总数量,也可以增加志愿者群体里说中文的学生的数量。“这样的话,当一个中国学生在需要心理帮助的时候,他就可以选择用中文服务的志愿者,用母语来进行交流。因为心理咨询类的交流措辞本来就比较微妙,如果还要转换成英语,对于去寻求帮助的同学来说,可能就会多一层额外的负担”。

 

牛津大学心理辅导中心对“易善”的提议表示出极大的兴趣,通过这120份调查问卷,心理辅导中心也从侧面印证了他们的猜测——可能正是出于一些文化和语言上的差异,导致了中国留学生的心理支持需求没有得到满足。

www.0805.com 7几名大学生从赖斯大学康乐与心理辅导中心前走过。(新华社记者刘立伟摄)

翁来逸告诉记者,经过数次沟通和协商,牛津大学心理辅导中心已经同意了“易善”的建议,将与“易善”合作,尝试招募更多的中国留学生加入到“同伴支持互助计划”的志愿者群。同时“易善”也会通过一系列举措在中国留学生中间加强关于心理健康的宣传,例如举办心理健康知识普及类的讲座和减压型社交活动。“易善”投身于“心理健康关怀项目”的初衷是希望让中国学生意识到心理健康问题的重要性,调节自身心理状态以充分享受大学生活带来的机会和挑战。对于尚有余力的同学,“易善”更鼓励其投身到“同伴支持互助计划”的志愿者工作中,去帮助身边有需要的同学。

  校方还提供24小时紧急求助电话,向那些出现心理危机的同学提供紧急援助。这些心理辅导服务全部免费,寻求帮助的学生隐私也可以得到充分保护。

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和药物测试后,小L的心理医生终于为小L找到了适合他的抗抑郁药物,不过,由于抑郁症的治疗需要心理疏导和药物同时进行,而小L用英语无法与心理医生进行深入沟通,尽管药物对他的症状起到了一定的控制作用,但整体疗效却仍不尽如人意。于是,学校给小L批准了一个学期的病假,让他先回国治疗。回到国内后,小L一边进行心理咨询,一边继续服用药物,半年后,他的病情有了明显好转。小L所在专业的一位老师很善解人意地安慰和鼓励他,“你不要着急,要慢慢来。不要以为抑郁症是很容易治愈的病,可能会比你预想的时间还要久。”这位老师恰巧也曾患过郁症,并且持续治疗了10年之久,最终战胜了抑郁症。老师说,“只要按照医生的嘱咐,按时吃药,抑郁症患者也可以和普通人一样,进行正常的社会活动,实现自己的社会功能。”

  学生:培养兴趣爱好多交友

想了解更多国际教育动态?新浪2019国际学校择校巡展不容错过!3月-5月,北京、上海、广州、杭州、深圳、成都六地联动!国内百所国际学校的盛宴,众多顶尖海外名校鼎力加盟!一对一现场咨询、面试!还等什么?快来扫码报名吧!

  在德国西部留学的小陈告诉记者,她三年前刚到德国时有很长时间情绪低落,好在最终从那段心理低谷中走了出来。

  回顾自己的经历,小陈说,尽快融入新的环境很必要,多交朋友能让自己的生活更加丰富。无论是学习还是参加社会活动,让自己忙碌起来是摆脱消极情绪的一种方法。

  中国驻德国大使馆教育处一秘房强也建议,留学生应多参加社会活动、多尝试和人接触,了解当地文化。

  中国驻休斯敦总领馆教育领事龙杰指出,美国学校十分看重学生兴趣爱好培养,这与中国相对单纯看重学习成绩有很大不同。有证据显示,有兴趣爱好、特别是喜欢体育运动的学生心理问题的发生比例较低。因此,她建议留学生在出国前重视培养兴趣爱好,这有助于留学生更快融入当地文化,减少心理问题的发生。

  家长:心灵陪伴与“放手”

  在澳大利亚读书6年的王同学(化名)说,抑郁的时候,朋友的安慰陪伴、家人的问候很重要。

  龙杰建议,在子女出国前,家长需要认真评估子女的心理素质,认识到新环境对孩子心理状况将产生的影响。留学中,家长需要成为子女的第一陪伴人,与留学子女保持定期通讯联系,及时了解孩子的心理状况。学生一旦出现心理问题,家长有责任在第一时间来到孩子身边。

  汤梦妮则建议,在留学专业和学校选择方面,家长应该考虑更加放手,让子女作出他们成熟、理智的决定。

  她在心理辅导时发现,很多中国留学生所学的专业并非自己爱好,而是家长眼中“有前途的好专业”,这与美国学生大多依据个人兴趣选择专业和学校形成鲜明对比。她指出,所学专业并非自愿,会让留学生产生一定的心理抵触情绪,加重他们的心理负担。

  李卫东认为,家长如果发现孩子出现心理问题,在安抚疏导无效的情况下,应该首先考虑让孩子回国休假,暂时中止学业,而不要简单地认为孩子的心理问题可以靠自身克服。

  学校:加大心理咨询服务宣传力度

  刘玙希望学校更加关注学生的心理健康问题,对学校提供的心理咨询服务和课程加大宣传力度。

  她建议校方专业人士向学生提供“自查列表”,当学生出现心理问题时,可对照列表自查,摸清自己的心理状况,而后寻求心理咨询或精神科医师的帮助。

  悉尼大学发言人说:“作为海外学生医疗保险的一部分,悉尼大学的所有国际生都可以享受学校的医疗服务,包括学校的心理咨询与服务中心。在新学期开始时,学校会举办一系列讲座帮助留学生适应在悉尼的生活,其中包括讲解澳大利亚医疗体系和如何管理身心健康的讲座。”

www.0805.com,  悉尼科技大学也设医疗及咨询中心,同时印发介绍心理咨询服务的宣传册。

www.0805.com 8悉尼科技大学公告栏中张贴帮助学生减压的小贴士。(郭阳摄)

  领馆:重视留学生心理健康

  李卫东说,总领馆对留学生的安全和健康,包括心理健康十分重视。一旦接到家长的求助电话,总领馆会首先尝试通过电话与学生正面沟通,大致判断学生的心理状况。掌握基本情况后,总领馆会与学校学生服务部门或国际事务办公室联络,请他们关注这名学生。同时,总领馆会和该校学联取得联系,通过学联向这名学生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

  此外,在每年新生入学时,总领馆教育组会在中国留学生比较集中的大学举办讲座,介绍留学中可能遇到的问题和遇到问题该如何处理等知识。

  中国驻墨尔本总领馆教育组参赞赵江说,中国留学生在海外学习压力大,总领馆一直很关注留学生心理健康问题。墨尔本大学精神医学系主任曾到总领馆给中国留学生开讲座。总领馆希望找到能用中文向中国留学生提供心理健康教育、咨询的专家。

责任编辑:赵润琰-WYX

本文由www.0805.com发布于外语留学,转载请注明出处:www.0805.com中国小留学生,他们如何走出心理低谷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