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考试

当前位置:www.0805.com > 考试 > 硕士城管,教育时评

硕士城管,教育时评

来源:http://www.sswank.com 作者:www.0805.com 时间:2019-10-03 22:44

江苏常州市有12名“硕士城管”在一线执法的讯息,去年经媒体报道后曾成为民众的关注点之一。最新情况如何?报道的12个人,目前仅金坛还有1人仍在城管执法一线。(据12月23日《新华日报》)

常州市有12名“硕士城管”在一线执法的讯息,去年经媒体报道后曾成为民众的关注点之一。最新情况如何?“报道的12个人,目前仅金坛还有1人仍在城管执法一线。参加公务员[微博]考试离开城管系统的,2人;外单位借调的,2人;其他7人(其中1人将调离)都已转为管理岗位,离开一线了。”12月上旬,常州市城管局向记者提供了“硕士城管”们的最新动向。(12月23日《新华日报》)

江苏常州城管一线共有12名硕士,而且这些硕士城管队员中有的就是从事沿街巡查工作。网友称,初中生就能干的工作,硕士去做,这不是浪费吗?(2月28日《人民日报》)

核心阅读

去年媒体关于“硕士城管”的报道,当时确实引发了广泛热议,集中点就在于高学历的城管硕士会不会造成浪费。当时面对这些热议,这些硕士城管队员和城管部门表示,他们一点都不觉得浪费,城管工作需要了解法律、技术等方面知识,越来越需要高素质人才。如今不过一年多的时间,12人中,有11人离开了城管一线,其中多人已经离开了城管系统,那位还在一线的硕士城管,现在更多的是“真心羡慕和祝福曾经的同事成功实现了‘角色转换’”。

“硕士城管”的出现,曾经有人才是否浪费的争论,事实证明,这种争论并没有多少实质性意义,事隔一年,真正意义上的“硕士城管”也只剩下一个,恐怕这一个也是“身在曹营心在汉”,因为她已经坦言,城管职业没有什么前途,真心羡慕和祝福曾经的同事“成功实现了‘角色转换’”。

对于城市管理,我们不能一边抱怨城管素质低,反过头来又反对高素质人才进入城管队伍,其实,城市管理更须用“牛刀”。城市管理多遭诟病,根源还在于理念问题。城市管理理念应该是服务,而不是执法,更不是罚款。现在好多地方的城市管理以为管理就是执法,以执法代替服务,以处罚代管理,才导致城管与公众关系紧张,冲突不断。 12名硕士当城管被指人才浪费媒体来源:安徽卫视

在城市管理日益需要科学化的大背景下,评价硕士城管的去留,与其说是个人理性倒不如说是给政策设计者的某种提醒。很多职务的高学历化是社会发展的必然,但通往必然的途中,我们应该及时发现并修正出现的问题。

根据当地城管部门的说法,这些硕士城管确实给当地城管工作带来了改变,因为他们“接受新事物快,学习能力强,管理摊贩有思路,缓解矛盾办法多”,工作成效也得到了肯定和赞赏,甚至还被认为是“带动和提升了城管队伍的规范化执法、精细化管理”。

硕士当城管,谁都看得出,看中的不是城管,而是事业编制,换言之,就是将当城管作为“骑马找马”的就业跳板,等到进入了编制内之后,自然而然地会“升迁”了。拥有了编制之后,不再甘心当城管,理由似乎并不缺乏:城管难当“一辈子的事业”,各种任务叠加,考核压力太大,干得多却拿得不多等等。其实,这些问题本不是“问题”,因为其他人同样也遭遇相同的问题,为何他们能够承受,硕士就无法承受。

硕士生当城管有何不可

硕士生,你为啥当城管?

如果这一切是事实,这些在一线工作的城管硕士,无疑是用成绩回应了刚入岗时遭受的质疑,他们实现了角色的升级改造,但为什么又要脱离一线呢?面对媒体的追问,他们给出的说法无非是“专业浪费、只图事业编制、工作压力大、个人发展天花板”。

不能说“硕士城管”毫无作用,至少在人性化执法方面有实质性的进展。城管这一个行业,自然也需要高学历者,但从现实来看,似乎“养”不住高学历者。如果当初没有以“骗制”相吸引,恐怕不太可能会吸引高学历者。

从北大毕业生摆摊卖肉,到“90后”美女大学生当“掏粪工”,再到现在的12名硕士生当城管,无不引发网友热议,其焦点无非是其高学历和“低”职业之间的大反差。因为在国人心目中,“学而优则仕”的惯性思维一时半会还难以消除,似乎大学生,尤其是名牌大学和硕士之类的“人才”就该找“体面”和“高贵”的工作,否则就是“大材小用”、就是“浪费教育资源”。

“看重了事业编制才考进来的”

我们或许不能否认在这一年多里,他们为当地城管工作做出的改变,但是从他们的集体离开以及理由来说,当初成为城管硕士并非他们的初衷。从城管这里找到新的跳板并实现“角色转换”,这才是他们眼中的成功。我们实在没有理由去诘责这些硕士城管的现实,不得不说的是,这是他们基于理性的选择,但是这显然不能算是谁的成功,对他们不是,对城管部门同样也不是。

“硕士城管”昙花一现带来的思考是:其一,城管执法形象的转变,不能靠高学历者,而应该是靠制度的转变。高学历肯入城管的行业,未必就是为了事业,而一味地靠编制吸引人,也是行不通的。城管这一行业如果能够在制度上进行改变,哪怕从业人员不是高学历者,同样会取得成绩,同样会“塑造”出高大的形象;其二,对于“硕士城管”不必寄予厚望,更不必将吸引高学历者当城管作为喙头。这终究不是解决之道。事实也证明,高学历的城管留不住。人心早就涣散,又如何能够作出多少成绩呢?

但笔者认为,硕士当城管不但没有什么不妥,反而会取得双赢的效果,值得期待和赞许。

“每个人的选择都是理性的”

一群对未来充满憧憬的年轻人,为了实现个人“理想”的职业规划,不得已地为了编制,做着非专业所长的事,尽管最终大多实现了“角色转换”,但却也付出了令人遗憾的机会成本。而对城管部门而言,尽管有了一批新鲜血液的注入,但最终还是不能留住他们做出继续的改变,而其中更大的障碍居然是来自晋升空间的天花板,编制问题依然成为他们不可承受之痛。

城管这一行业虽然需要高学历,但最终的落脚点不只是编制,而应该是行业的前景。如果一个行业让从业人员看不到“希望”,也看不到丰厚的回报,这自然而然地会让人退却。

首先,硕士生当城管是就业形势的需要。在这个硕士乃至博士批量产生的时代,就业的压力和择业的难度相对加大,尽管一些大学为了招生需要夸大就业率多么高,但不少大学生“一毕业就失业”已是不争的事实。那么,调整就业观念、改变择业路径就是一种明智选择。

戴着副眼镜,扎着马尾辫,笑起来还有些羞涩,看起来像个大学生,这是董彩英给记者的第一印象。1月9日下午两点,董彩英和同事们一起在江苏省金坛市翠北路巡查。

如今看来,“硕士城管”更像是一出黑色幽默剧场,它用让看客哑然的方式看到了一个逼仄的现实,那就是当高学历者违背本意在非匹配工作中摸爬,只为奔着编制而去,不过是放大了当下利益仍以权力为圆心的差序分配格局。如果这样的分配格局不打破,希望高学历者的进驻来实现城管工作改变的想法,依然是一厢情愿。悲剧还在于,没有谁可以成为这一职业荒诞剧中的成功者。

www.0805.com ,“硕士城管”昙花一现,未必是坏事,至少能够让我们更加清醒,从而更加理智地思考城管的华丽转身。

职业无高低、身份无贵贱,与其怀揣一纸高学历文凭死守硬撑,或者为了所谓专业对口好高骛远,不如正视现实、灵活应对,先找到一份工作锻炼自己、站稳一个岗位充实自身,难说就不能做出一番大事业、大作为,那个卖肉的北大生不就很快成为“百万富翁”了吗?这种择业观的改变和进步既是学生的出路、也是高等教育的出路。

常州及下辖县级市城管局参照公务员[微博]管理办法考试录用城管,始于2003年。截至2012年,常州一线城管队员中有12人拥有硕士学历,但目前只剩下董彩英一人。

作者:郭文斌

其次,硕士生当城管是城市发展的需要。众所周知,当前我国城市化发展进程不断加快,而城市管理的能力和水平却跟不上节拍、无法配套,最显明的表现就是执法不规范、管理不精细、服务不周全,城管人员与管理对象之间的冲突不断、矛盾频发,导致城管在国人心目中的“妖魔化”和“差口碑”。而这些硕士生既受过高等教育,又具备时尚思维,其综合素质和专业水平较高,势必会给城管带来新的观念、新的方法和新的气象,增加更多的人文色彩和弹性空间,从而可以有效扭转城管的声誉和形象,也必将让城市管理不断提档升级、和谐进步。

“每个人的选择都是理性的,就像有的人离开,或者我还在执法一线。”对于自己的坚守,董彩英觉得是工作需要,对于别人的离开,她很能理解。

由此而言,硕士生当城管带来的是双赢。事实也证明,这些硕士城管们不但工作得心应手、开心快乐,而且管理效果明显、态度有口皆碑。如此结果,岂不是市民之盼、城管之幸、社会之福?(新华网/舒朗秋)

说起当城管执法队员,董彩英说“想不到”。本科学的是园艺,硕士读的是蔬菜学,跟着导师做课题,“每天打交道的是实验室里的仪器,还有一纸一纸的英文”。2009年,从扬州大学[微博]毕业后,为了能回家照顾父母,董彩英报考了公务员,岗位是“行政执法”。董彩英坦率地说:“我当初就是因为这个岗位是事业编制才考的。”

“硕士当城管是浪费”存在双重误读

不仅是董彩英,2003年通过公务员考试进入城管部门的杨斌宇之前学的是财会专业。“当时之所以报考就是因为有公务员编制。”考取后,杨斌宇又报考了公共管理专业读在职研究生。

虽然现在学历越来越毛,但毕竟拥有硕士学历的人还是少数。硕士毕业却到马路上管小贩,难免会让人觉得学非所用,造成了知识的浪费。不过在现实当中,很少有人在大学学了什么就做什么工作,说知识浪费,似乎大多数人都是如此。

董彩英先是被分配到城管执法大队四中队。开始几个月,董彩英做过内勤文职工作。“她做内勤时,简报做得特别好,经常受到上级领导的表扬。”当时在四中队工作,如今是城管执法大队副队长兼二中队队长的周永俊说。

爱因斯坦说得好,所谓教育,就是把学校里学习的东西忘记之后剩下的那一部分。学校教育只是一种经历,一种熏陶,提升的是人的基本素养,产生的是潜移默化的影响。哈佛毕业的林书豪,主修的是经济学,选修的是社会学,但很多人都认为,这对他打篮球不无裨益。把学历和工作划上等号,纯粹是对学历的误读。

之后,董彩英从四中队到了二中队,并开始到一线执法。

在国外,随便一个出租车司机也可能是名校毕业生,这不奇怪。旅美学者薛涌曾讲过一段亲身经历:他家附近有一家小熟食店,女店主竟是耶鲁法学院出身。进入大学学习只是公民成长的需要,和行业无关,这在发达国家已经成为共识。只有在我们这儿,北大毕业卖猪肉、硕士毕业当城管才会当成新闻事件来炒作。

“没想到第一次到一线执法就遭到了辱骂。”董彩英说。2010年初快过春节的时候,卖年货的商贩把地摊摆到了马路中央,影响了交通。接到群众举报,二中队城管队员便去劝导小商贩,董彩英负责拍录像取证。在拍摄的时候,一摊贩冲过来就骂人,“骂得极其难听”,回家后董彩英委屈地哭了。“听到这些谩骂常常觉得很委屈,但又要考虑到自己执法者的身份。很痛苦,很为难。”她说。

而一些人之所以对硕士当城管反应激烈,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在他们的心目中,硕士是文质彬彬的斯文人,而城管的工作则是每天在马路上追赶小贩,很多时候甚至要拳脚相加武力相向才行。让硕士干城管,可能还不如没有文化的人干得好。这样的认识显然也是不正确的。

除了辱骂,有时还会遭遇暴力。“你看,我的手指现在还酸痛,就是前些天在执法拍照举证时,一个中年男子过来抢摄像机把我的手指给掰成骨裂了。”

城管是市容市貌的管理者,城管执法靠的是法律法规的威严,而不是谁胳膊粗力气大。从某种意义上讲,城管执法之所以暴力频频,正是一味强调执法力度的思维在作怪。我们一直强调的文明执法,正需要一批高学历、高素质的执法人员参与其中。甚至我们可以说,想要根本解决城市管理的矛盾,提高全体民众包括城管和小贩的文化素质是必经之路。

1985年出生的王小霞是苏州大学高等教育学的硕士研究生,2011年8月通过公务员考试成为新北区城管执法大队的一线执法队员。那段时间,她每天工作有7个小时徒步巡查。“工作确实蛮累的,有时还要与人争执,每天回家都是一身负能量。”王小霞如今离开执法一线,转到了内勤做文字工作。

我们可以想象,如果有朝一日,我们的城管和小贩都是硕士甚至博士毕业,他们在遇到纠纷时,诉诸武力的可能性要小得多。从这一点上讲,12名硕士做城管不是多了,而是少了。而且,我们不但需要有硕士城管,也需要有硕士甚至博士小贩。(红网/刘昌海)

这些不算什么,在这些硕士城管队员看来,最让他们难受的是人们对城管的不理解。董彩英说,2009年刚走上岗位那会,家里和周围的人都不理解,看着其他一起考进来的公务员坐在办公室里,心里还是有些落差的。

硕士当城管,不看噱头看成效

“你只看到我的疾言厉色,却没有看到我的泪水委屈。你有你的生计,我有我的职责。你可以不屑我们的工作,我们会证明谁在扮靓城市。城管是注定受争议的职业,路上少不了质疑和讥讽。但,那又怎样,哪怕不受理解,也要勇敢向前。我是城管,我为自己代言。”这是2013年,常州市天宁区行政执法大队的蒋佚凡给同事们拍的一段视频中的台词。蒋佚凡是一名大学本科学历的城管队员,今年26岁。

硕士居然跑去当城管,难免给人一种高射炮打蚊子的感觉,无怪乎质疑声四起。 尽管城管部门列出了种种理由证明自己对高学历人才的渴求,而硕士城管们也现身说法试图打消公众的疑虑,但这样的解释能从多大程度上取得公众的信任恐怕还是个未知数。当然了,是噱头也好,是大材小用也罢,还真不是什么关键的问题,在这个大学生都可以为了编制去做掏粪工的年代,硕士去当城管有什么稀奇?“子非鱼,安知鱼之乐?”同理,你又不是体制中人,你怎知道做一个体制内的城管的乐趣?稳定的工资收入,外加种种福利以及体制内的身份带来的各种好处,这样的筹码压过来,即使是手中握着高学历的资本恐怕也很难抵挡住诱惑。

董彩英说,这段视频很真实地描写了城管执法工作的现状和队员们的心态。“虽然有了编制,但每天面对的是乱占马路的小摊贩、搭建违章建筑的小市民、乱排乱放的小饭店,看到的是脏乱差,听到的是骂人话,这样的工作确实很累人。”

话说到这个份上,大家也都心知肚明了,我们也就无需纠缠于“硕士该不该当城管”这样的问题而大打口水仗浪费时间了,当硕士们已经成为一个快乐的体制内城管的时候,民众最关心的就是,硕士城管能带来什么样的变化。或许,这个问题更能吸引大家的注意力。

这么干,是不是大材小用?

高素质人才能不能带来更人性化的执法?硕士城管如何定位自己与小商贩的关系?也会追着小商贩满街跑吗?对于市容管理,硕士城管又会有哪些不同于初中生城管、高中生城管的见解?更主要的,对于这些硕士而言,“城管”这个职位到底是一个大展拳脚的平台,还是仅仅作为一个跻身于体制内的跳板?这些问题,民众都在睁大了眼睛等答案,一句话,“硕士当城管,不看噱头看成效”!

“城管这个复杂岗位需要他们”

口号喊得再响也是虚的,改变才是实实在在的硬道理。如果高学历真的可以带来新变化,让城管的服务水平有一些明显的提升,甚至带动城管队伍形象的大变脸,别说是硕士当城管,就是博士后当城管我们也举双手赞成,也不会觉得是浪费,毕竟,如果用几个高学历的城管就能换来城管温柔执法,换来众多小商贩的基本生存权利不受伤害,换来社会和谐,这笔买卖显然是赚大了,可问题是,硕士生真的会给城管带来改变吗?(钱江晚报/温国鹏)

“能带动大多数队员提高执法水平”

我们会越来越适应“硕士当城管”

随着高学历的人越来越多地进入城管队伍,人们有了“硕士当城管,是否是一种人才浪费”的疑问。董彩英回答说:“这是一种偏见,是对硕士的偏见,也是对城管的偏见。城市管理是个复杂的岗位,需要有更高素质更高学历的人来参与,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提高城市管理的水平。”

这样的话题注定会引发口水齐飞,争议也很显然地摆在那里:一方面,按照社会分工的正常规律,高学历者理应去从事知识含量更高的工作;另一方面,城管队伍自身需要壮士断腕式的角色转变,吸纳高素质人才,规范执法。

这个说法,周永俊同意。周永俊所在的金坛市城管执法大队二中队有11个是参照公务员的事业单位编制的员工,其中3人是考进来的大学和硕士毕业生,董彩英就是其中之一。“以前,我们的执法相对比较粗放,他们来了之后,在执法程序和方法上,确实有很大的改进。”周永俊说,比如,执法时要开具执法的文书,就是这些高学历的队员提出的,文书还是这些队员帮忙制定格式的。“他们有学法律的,文化程度高,对大家的执法水平的提高有带动作用。”他说。

不能不说以上两种说法都有其道理,所以,较之“硕士城管”事件,真正值得关注的是硕士生们报考城管的原由。在大学毕业生就业形势已不忍再提及的当下,说实话,我对这些硕士生们是抱以“同情之理解”的。在1925年鲁迅先生写给河南两青年的《北京通信》中,他曾经这样说,“但倘若一定要问我青年应当向怎样的目标,那么,我只可以说出我为别人设计的话,就是:一要生存,二要温饱,三要发展。”当就业愈加困难,当城管岗位有着“铁饭碗”的深度吸引力,硕士生自主选择流向它,其实并不是那么令人莫名惊诧。

虽然本科学的是园艺和蔬菜专业,但董彩英认为:“我比较自信。虽然不是学城管执法,但在大学和研究生阶段学到的更多是一种学习的能力。有了这种能力,我想我可以在任何岗位都能学好。”

不妨这么说,“硕士当城管”虽然是一种不正常的职业流动,但它又是某种社会资源倒挂的必然结果。从表面上看,基层乃至底层公务员(微博)或者事业编制人员的吸引力日益增加,深层次反映出来的,其实是一些权力部门拥有了更多的资源与权力,这种更多的“占有”又可以衍生出现实的利益,直至非凡的吸引力。如此之下,一个地级市的城管大队才会拥有12名硕士;如此之下,即便只是从事沿街巡查的工作,硕士们也会“乐在其中”。

事实证明,对一些老大难问题,董彩英的确比一般城管队员思考得更多。

可以预料的是,基于高校教育“虚胖”形势,以及政府作为社会资源分配者角色的日趋强化,硕士从事城管以及其他基层职业的现象,会越来越多。作为围观者的我们,也会越来越适应“硕士当城管”——这也是一个虽然令人有些难以接受,却看得见的过程。足以引为观照的是,在精英教育的年代里,北大清华学生曾经“高高在上”,公众理所当然地认为他们要拥有“不寻常”的工作。当北大学生卖糖葫芦、卖猪肉的新闻刚开始爆出,围观者一时不知今夕何夕。而到今天,类似的现象,公众已经能够坦然视之,因为他们知道:这是平民教育的必然结果。同样,在一个“激烈务实化就业”的年代里,“硕士城管”现象也会经历类似的围观者心理嬗变。

马路菜市场一直是城管执法中的老大难问题,金坛市翠北路的马路市场就一直难以取缔。这条路全长200米。2007年,随着金坛城管部门对各菜场周边市容秩序管理力度的逐步加大以及菜场自身容纳能力的饱和,许多自产自销的农民开始在这一带聚集,形成马路市场,加之翠北路周边几个小区居民的购买需求,这个市场逐渐扩大。

正因为如此,轻率地去批评硕士们的“低就”或者“硕士城管”的“浪费”,都是飘忽甚至苛责之语。我们更需要尝试性地站在求职硕士的角度去感受,即便有些趋势看似不可逆转,真正的问题是:我们的社会如何最大程度地去为相关机构与岗位“祛魅”,当公务员或者事业编制岗位不再那么具有“吸引力”,“硕士城管”自然就不会出现。或而言之,即便变成寻常一景,也不会再惊起公众一片叹息。(齐鲁晚报(微博)/王聃)

马路市场治理之所以难,一方面是附近居民有需求,另一方面是交通堵塞垃圾成堆,居住在此的居民反对。以往,对马路市场主要是驱赶,但城管一走,摊贩又回来了,再加上附近居民有实际需求,驱赶又容易引起居民反感。如何取缔这个马路市场?董彩英发放了100份调查问卷,逐户调查了解居民的想法。在调查研究的基础上,她写了一份调查报告。

半月谈网综合

记者看到了这份《关于取缔翠北路马路市场以及设置疏导点的调查报告》,里面详细描述了“翠北路马路市场形成原因及现状”、“取缔翠北路马路市场的方法”。这个报告送到金坛市城管执法大队后,得到了大队领导的认可,并向市政府请示。之后,金坛市政府协调了一处废弃的厂房作为疏导点。记者在现场看到,现在的翠北路干干净净,交通通畅,在疏导点,一个个卖菜摊摆放得井井有条。

www.0805.com 112名硕士当城管被指人才浪费来源:安徽卫视播放视频分享到:

“如果不是他们这些高学历的城管队员善于思考分析问题,这样的好方法我们可是想不出来。”周永俊表扬了起来。

招来了,怎么留不住?

“几乎没有个人事业上升空间”

“这里不是最好的发挥能力的地方”

不过,仅仅过了不到两年的时间,常州市城管局提供给媒体的数据显示,12名硕士城管目前已有11人离开了一线或是干脆调离城管队伍。离开的11人中,有2人参加公务员考试离开城管系统,2人被外单位借调,剩下的7人也已经转为管理岗位或内勤岗位。常州市城管局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2012年的12名硕士城管并非一次性招录的,这些人中有的是全日制研究生,有的是在职研究生,所学专业也各不相同。目前,2个人考上公务员离开了,1个人被别的事业单位录取,正在办手续调离,还剩下9个人仍然在城管系统,其中2人暂时借调在外,但是关系还在城管局。”

像当初硕士当城管一样引起争议,硕士城管离开执法一线,同样也引起了争议。有人说,“拿到了编制后,便转向了管理岗位,违背了初衷。”也有人说,“硕士就是吃不了苦。”

董彩英对同事们离开执法一线表示理解。她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规划,只要是靠自己的能力来实现自己的人生规划和梦想,就没什么可丢脸的,也没什么可指责的。”

当记者问董彩英怎么看待“有人拿到了编制后便离开了执法一线”时,她坦承,当初她报考城管就只是为了一个事业单位的编制,“但我们是通过程序进来的,是符合规则的,即使是错了,也不是我们的错。”

周永俊对这些硕士城管的离开也不惊讶。“城管队伍中大部分成员学历在大专、本科层次,硕士城管由执法一线转管理岗,由普通队员提拔为中队负责人的机会更大。”

周永俊也承认,“硕士城管”在执法一线专业特长很难得到发挥。“有一些硕士城管的专业和城管工作完全没关系,他们知识储备方面的优势无法显露。一线队员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做简单的巡查管理工作,和小贩打交道,铲铲渣土车掉下来的土,制止违章搭建等。”董彩英说:“我们之前学的不是城管,但目前来说,有哪个大学在真正培养城市管理的执法人员呢?公安有公安大学,城管执法有这样的学院和专业吗?所以,我觉得让我们这样半路出家的人来当城管,也是城管的无奈之举。”

在董彩英看来,让硕士城管离开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职业天花板”现象。她说:“我属于参照公务员的事业单位编制,做得最好可能最后也就做个中队长,上升的空间几乎没有,同时,我又只是事业编制,横向交流的渠道也没有,如果要想进一步发展,只能重新考公务员。”

董彩英有时也考虑过离开执法一线,她说:“大家对城管有这么多复杂的看法,正说明了这个岗位的工作环境不好,社会评价不高,作为一个硕士毕业生,有时想想,这里真的可能不是我最好的发挥自己能力的地方。”对于未来,董彩英说自己如果遇到更好的机会,会考虑重新调整方向。

不过,在常州市城管局相关负责人看来,硕士城管进来和离开都是很正常的事。“任何行业都不断地有人进入,有人离开。”他还表示,事实上很多硕士城管正是因为工作出色被任命到管理岗位,“这就说明,‘硕士城管’不是水土不服,而是确实优秀。”此外,他还表示,在街头巡逻,直接面对小贩是狭义的执法“一线”,提拔成为城管中队负责人则是在广义的“一线”工作,责任更重。

对于未来是否还会招收硕士城管,这位负责人表示,未来城管部门依旧欢迎高学历、高素质的人才加入,特别是有法律、规划等专业知识背景的人才加入。“社会在不断进步,城市管理的要求在不断提高,城管部门需要高素质的人才也很正常。”

学以致用是根本(观察者说)

梁昌杰

10年招录12名硕士生,如今却只有1位还留在城管一线,这样的结局,估计是常州市有关方面所未曾料想到的。当年颇吸引媒体眼球的“硕士城管”最终淡出城管一线,这也是许多基层一线工作岗位所共同面临的问题:给了高学历者工作机会,却难以提供全面施展本领的平台。

高学历人员就业“平民化”已成为一种普遍现象。近年来,除了硕士城管,诸如众多博士生、硕士生争抢一两个殡葬工、幼儿园教师岗位者,时有耳闻。这一方面说明,随着大学扩招和就业压力加大,大量的高学历者转变就业观念,愿意从事一些最基础的工作,为自己今后的职业发展积累基层工作经验。另一方面,随着社会的发展和政府的重视,城管、殡葬等职业形象大为改善,对年轻人就业的吸引力不断增强。比如,在其他行业都纷纷改制转企的背景下,许多城市的城管和殡葬业的事业编制还在扩大。这些含金量很高的编制,对一些高学历者有很大的吸引力。

但是,无论是对求职者还是岗位提供者来说,“学以致用”是根本——如果招录进来的人不能适应岗位要求,那么其拥有的学位再高也只能是一无是处的摆设;而对于刚走出校门的硕士生博士生们来说,如果从事的岗位长期“用非所学”,那么这样的岗位终究不会是久留之地。常州城管没能把自己招录进来的硕士留在城管一线,不能简单地认为我们的城管一线不需要高学历者,而只能说明:常州目前的城管水平和城管需求,还没有达到让这些高学历者“学以致用”的阶段,而这些高学历者,对成天跟小摊小贩打交道的城管工作方式,也有不适应之处。

我国正以史无前例的速度和规模进行城镇化,城市的发展必然需要更多更优秀的各类人才加入城市的运营管理之中。城管的未来在于内生创新,不能简单地将创新理解为“微笑执法”、“眼神执法”、“掌声执法”、“围观执法”等新奇招术,而应上升到理念之变。除了彻底告别简单粗暴的执法手段,还要多把服务思维融入日常执法之中,实现管理的法治化和规范化。

本文由www.0805.com发布于考试,转载请注明出处:硕士城管,教育时评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