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考试

当前位置:www.0805.com > 考试 > 专家提醒,孩子放学早家长愁www.0805.com:

专家提醒,孩子放学早家长愁www.0805.com:

来源:http://www.sswank.com 作者:www.0805.com 时间:2019-09-24 09:48

三年前,记者曾就厦门午托市场进行调查,针对午托市场缺乏监管和主管部门等问题,呼吁能有“主人”进行监管。三年后,记者再次调查发现,目前厦门的午托市场与三年前相比,规模在不断扩大,经营种类更是多样化,不少午托机构不仅负责托管,还办起了补习培训班。

这些“午托班”大多设在中小学附近的民房和小区单元楼内,多为家庭式经营,小区大门和居民楼上可以看到学生托管广告。晚报记者走访了解到,这些托管机构分午托、晚托、全托和周末辅导班。除了供孩子们吃饭,这些机构大多还提供作业辅导。

该工作人员表示,由于托管市场的庞大且“门槛低”,现在的不少托管机构都存在这样那样的问题,师资水平参差不齐,有的根本没有能力辅导作业。同时由于托管市场在监管上处于“真空”,导致了其无序发展。托管班的良莠不齐,家长们在进行筛选时,一定要注意考察,一定要多和托管老师沟通,看对方有没有良好的教育方法,而不是随随便便给孩子找个托管班,能看得住孩子就行了的。

社区托管服务推行起来障碍多

不过如今,孩子被“托”的时间似乎越来越长,午托、傍晚托成主流。个别家长甚至把孩子周托、月托甚至全年托。

问题3

据市教育局工作人员介绍,校外午托机构是伴随着社会经济发展而出现的新生事物。目前,对校外午托机构的管理还没有明确的法律依据,我省也没有相关的地方性法规,它既不属于学历教育机构,也不属于学前教育机构,是作为经营机构还是教育机构也尚未定论;另外,根据校外午托机构的营运情况,管理工作涉及工商、民政、卫生、公安、消防、教育、税收、社区等多个单位,因此,在未出台相关政策法规之前,监管难度相当大。

延伸阅读

不单是托管班做起培训生意,另一方面,一些英语培训、补习机构也盯上了“托管”市场。就在中祥大厦一带,一英语培训机构也打出“托管”的招生广告,由于其“英语”特色,这类托管班的收费也略高一筹,但这类培训机构一般只接收高年级的学生。

记者了解到,结合目前我省午托机构的实际,市场监管、教育、公安、卫生、应急管理、城建等部门将联合印发文件,加强对这一行业的监管力度,对午托机构的食品安全实施登记备案管理,落实主体责任,明确监管任务,强化日常监管,确保食品安全等做出具体要求和规定。

随着社会的发展,大多数家庭都面临着一个问题,孩子中午放在哪?父母都有工作的情况下哪有闲暇的时间照顾孩子,又或者为了送名校而离家太远,于是又不少人选择了托管班,中午放学,由午托班的负责人来学校把孩子接到托管班去,吃过午饭休息休息再送到学校,这样既解决了家长的困扰,孩子也免于来回路上的奔波,还有一些家长因孩子晚上放学了还未下班,会选择全托,让孩子傍晚放学后在托管班呆到父母下班来接。

能不能在全市社区推广社区托管服务呢?记者就此采访了很多社区的工作人员。他们都表示这事“不好办”,“人员、场地、资金都是问题,而且现在孩子都很宝贝,出点问题我们担当不起。”

专家

城东区和城北区的托管机构收费大多在每月350元—500元之间,如果加晚托收费在750元—900元之间。城中区和城西区收费每月大多在1000元以上。而在北大街小学附近的一家连锁托管机构,午托加晚托一个月收费为2000元。

在逸群小学附近,一名正在等待孩子放学的郭女士向记者反映,她和丈夫都是双职工,中午没时间带孩子,只好把孩子送学校旁边的午托班,“也是不得已,其实还是不放心,这种私人成立的托管班没有营业执照,饭菜的质量和卫生没有监管。”

“两年前,我们只有四五个学生,现在已经有五六十个学生,下一步准备继续扩大托管服务的规模。”北市区一家托管班的负责人孔小姐说,孩子托管这种需求还在继续扩大。

记者调查发现,越在市中心,越是名校周围,托管机构的数量就越多。而在城乡结合部的一些小学周边,托管班的招生广告反而难见踪影。一教育界人士告诉记者,一些位置相对偏僻的小学,由于提供午餐服务,中午需托管的学生相对较少。

校外托管机构现状到底如何?近日,晚报记者对西宁市部分校外托管机构进行了走访调查。

阅读提示:每到放学时间,接送大军就会准时出现在各中小学校的门口,在接送大军的队伍中,总有一些特殊的“家长”,她们一次要接四到五个甚至更多的孩子,然后带着这些孩子“回家”,而这些“家”就是备受家长们青睐的午托班。

“老人在老家,帮不上忙。只能看看能不能跟老板说说,先去接他放学再回公司上班。”思渝妈妈说。

调查

家长下班晚,孩子放学早,谁去接孩子?

安全监管成难题

现象3 托管班日渐壮大

午托班、托管班如今早已不是新鲜事物。这几年,随着生活节奏的加快,中午或傍晚时分无暇照顾孩子的双职工家庭纷纷选择把孩子送到午托班、晚托班。

晚报记者走访发现,西宁市432家校外托管机构收费各有不同。位于城中区和城西区的校外托管机构价格要高于城东区和城北区。

家长们把孩子交给托管班放心吗?托管班能承担起帮家长照顾好孩子的责任吗?带着这样的疑问,记者暗访了城区几家托管班。

“缩短学生在校时间的想法,大多数家长会反对。因为在他们眼里,把孩子交到学校最放心。”一位教育专家说。

三成孩子寄放在托管班

但即便“不放心”,很多家长还是在无奈之下选择了这样的机构。近期,省教育厅、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和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在走访调查了部分校外午托机构后表示将尽快制定《校外午托机构管理实施办法》。

良莠不齐门槛低

《四川省〈中华人民共和国义务教育法〉实施办法(草案代拟稿)》目前正在征集意见,草案中“学生每天在校学习时间,小学生不超过6小时,初中学生不超过7小时”的规定成为争议焦点。事实上,我省去年12月1日起实施的《昆明市中小学生体质健康促进条例》中便明确规定:小学生每天在校集中学习时间不超过6小时,初中学生不超过7小时,高中学生不超过8小时。

按照招生广告提供的电话号码,记者以家长的身份咨询了几家托管机构,在提到师资这一块,所咨询的三家托管机构都对记者答复说,老师都是大学本科毕业,帮忙辅导功课绝对没问题。不过,一业内人士告诉记者,这些老师大都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并非都是教育专业出身,由于没有相关的教学经验,不少年轻的老师碰到调皮的孩子,有的直接被孩子气哭了。如果托管机构要做得更专业,师资培训还要跟上。

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据不完全统计,我省共有提供午餐的校外午托机构454家,其中西宁市432家,海东市15家,海南州7家,海北州1家,除西宁市实行登记备案管理外,海东、海南、海北均实行许可管理。目前,西宁市已登记备案349家,正在受理登记备案的83家;海东市6家持有食品经营许可证,正在申请办理食品经营许可证的7家,2家因达不到许可条件关停;海南州7家均持有食品经营许可证;海北州1家持有食品经营许可证。

托管班生意火爆

记者在网络上搜索时发现,昆明市内的小学生托管服务基本形成了一个产业,家长可以自由选择午托、晚托、日托或者是周末托。许多托管班都强调自己“专业”,譬如说老师具有“小学教师资格证,小学高级教师资格证”。一般根据单纯托管、管吃饭、辅导作业等不同服务,不同服务组合收取不同的费用,晚饭+作业辅导一个月通常在500元以上。

长期托管不利身心发展

“送孩子去午托班实在是无奈之举,作为家长,我们特别希望能有正规的午托班,或者由学校统一监管,以保证孩子的健康和安全。”多位家长向记者表示。

托管班的出现,让不少人赚得钵满盆溢,记者不少同事家的孩子,一入学就步入了托管班的行列,但由于缺乏行业管理,至今没有统一的监管部门和行业标准,发展和经营一直处于放任自流的状态,这给托管行业的持续发展带来很大隐患。其中,最让家长担忧的是自己的孩子在托管班的安全健康问题。

现象1 中途脱岗去接孩子

午托班的出现,最早是为了解决双职工子女以及路途遥远的孩子中午吃饭难问题。不过,随着午托班市场规模的不断扩大,午托班的功能越来越多,不仅可以“托管”,有的还办起补习培训班。

为了让孩子有个安全可靠的地方去“过渡”,被家长称之为“午托班”的校外托管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各中小学附近的小区内。但是,由于缺少相应的监管机制,一些“午托班”环境、卫生、安全等方面让人不放心。

9月3日下午,在市第二小学门口,几家托管班都赶在下午放学前等候在校门口接孩子“回家”。记者以孩子入托为由,到了一家离学校不远的某托管班。这是一套居民住宅,共两大间,一间房屋是孩子就餐和学习、玩耍的地方,另一间为孩子午休的卧室,设施非常简陋。记者在屋子里转了一大圈也没看见卫生许可证和相关营业执照,而每天给孩子们做饭的厨师是老板的家人,既没有健康证也没有相应的资质证书,餐具清洗消毒设施以及营养搭配等就更谈不上了。

昆明的一些家长们也提出类似的建议,但不少接受记者采访的小学老师都对学校提供晚托的体验感到为难。“就算付钱我也不愿意”,李老师说自己现在一天待在学校10小时左右,开晚托班就意味着要加班,“老师也有自己的家庭,自己的生活。”“而且这会不会又成为变相补课的方式?”

该教育界人士认为,托管机构起到的只是暂时托管的作用,孩子的成长是需要家长陪伴在身边的,这种过程谁也替代不了的。家长不能因为生意忙或工作忙等理由,把孩子长时间地“寄养”在托管机构,这对孩子的身心发展极为不利。

“我们将进一步加强与相关部门间的联系,在摸排统计全省午托机构底数的基础上,建立校外午托机构管理的协调联动机制,加强对午托机构的日常巡查,定期对安全设施、消防设备、食品安全、场所环境(尤其是通风条件、消毒措施)等进行检查,发现安全隐患,及时相互通报和交流,要求限期整改。”相关负责人表示。

昨日,记者走访了城区几所小学旁边的托管班。记者发现,这些午托班大都“藏”在居民楼里,收费多集中在600元左右,中午管一顿饭,还提供床铺供孩子休息,有的午托班还负责辅导孩子功课,而全托收费则在1300元左右,傍晚负责把孩子接到托管班,辅导孩子做完家庭作业等家长去接。

孩子和父母的下班时间不同步,无人照看会导致危险

最早选择午托班,很多家长是迫于无奈,动机相当纯粹,就是解决孩子中午吃饭、午休问题。可如今,随着午托班功能的多样化,家长们的动机也变了。虽然主流仍是解决中午吃饭问题,但越来越多的家长对午托班的附属品“课业辅导”寄予了更大的期望。一些家长,由于自己管不了或没时间管,则直接把辅导孩子学习的责任推给了托管机构。

“城西区价格高主要是因为租房子的费用本来就高,加上要请专业的辅导老师,费用自然就高一些。”古城台小学附近一托管机构负责人表示。

家长反映

昨日傍晚,记者在位于槟榔小学附近的中祥大厦路口,看到好几幅托管班的招生广告。“午托、晚托、傍晚托、全日托”……记者发现,各大托管机构打出的广告中,无一不在显眼处标示“课业辅导、作业训练、才艺培训”等字眼,而这点颇吸引家长的眼球。一些托管机构经营起“副业”,如开设“写作”、“美术”、“书法”等培训班。

校外午托机构是由家长向社会购买服务的一个新兴行业,属于社会服务类业态,当前中小学生校外托管机构管理缺乏相关法律和政策规范。

昆明市场上提供托管服务的机构不少,托管班也越来越多,“开学时,学校门口的托管资料多得要不完”,一位家长说。

一小学班主任告诉记者,目前家长给孩子报托管班,大部分确实是中午或傍晚时分无暇照顾到孩子,让孩子暂时托管的,但有一部分家长,则是因为没时间辅导孩子功课,或是自己管不了孩子,就花点钱把孩子送到托管班。大部分家长只是让孩子午托、晚托,但也有家长是周托,甚至有家长一个月都让孩子呆在托管机构里。

由于校外托管机构是新兴行业,在没有明确校外午托机构主管部门和行业主管部门以及没有法律法规规定的情况下,为保障学生食品安全,省市场监督管理局、省教育厅、省卫生健康委三部门高度重视校外午托机构食品安全,每年春秋开学季,将校外午托机构食品安全和学校食堂及周边食品安全一并进行安排部署,要求各级食品安全监管部门加强对午托机构和学校食堂及周边食品安全的监管力度和频次,排查和消除食品安全隐患,有效防控食品安全事故发生。

学校提供晚托老师不乐意

“自己管不了孩子,就花钱让托管班管,一周甚至一个月都让孩子呆在托管班里,家长这样做,其实是掩耳盗铃、自欺欺人,因为孩子早晚是要和家长一起生活的,到那时沟通就成了大问题。”采访中,一教育界人士呼吁,家长们千万不能因为自己忙、自己管不了孩子,就花钱让托管班管,当起“甩手掌柜”。

缺乏相关管理法规及管理主体

记者调查

“目前学校大约有几成学生在托管班?”对于这一问题,记者随机采访了槟榔小学一位四年级老师以及湖明小学一位六年级老师,两名老师给出的答案都是“三成左右”。

5月21日12时10分,西宁市北小街小学门口站满了前来接送孩子的家长,这些家长中有几位是附近午托班的“老师”,他们负责接送午托班的孩子。

学习压力大,孩子在校学习不超规定时间无法实现

个别家长把孩子“全托”

问题2

现象2 花钱送去托管班

记者实地参观了一所位于槟榔社区一居民楼中的托管机构,一间卧室,一间厨房,两三间自习教室和培训教室,这家托管机构的规模还算不小。该托管机构给出的午托价格是一个月400元,但是它们额外推出的写作、美术、书法等培训班的收费则远高出午托班,如16节课一期的写作班收费是550元。

我省6部门将联合监管

孩子放学早 家长有些愁

托管班经营起培训生意

“这也是午托班受家长欢迎的一个重要原因。”一位学生家长告诉记者。

说起孩子的放学时间,6岁男孩思渝的妈妈很是头疼。思渝9月份就上小学,儿子放学了谁去接让她“想到胃都疼了”。

此前的采访中,记者也曾采访过一名常年呆在托管班的初二学生。这名学生与父母分居两地,小学一年级来厦读书,从小学6年都一直寄养在托管机构。他告诉记者,在托管机构里,碰到晚上只有他一个学生时,他就很害怕。因为怕黑,在夜深人静时,躺在床上,他经常一个人偷偷地哭。而由于常年没和父母在一起,这名学生与父母沟通极少,感情很淡,对于父母的过于关切反倒不习惯,因为他说他已习惯一个人的生活。

辅导老师到底有没有资质?多位托管机构负责人表示,辅导老师都是兼职大学生,辅导小学低年级孩子的功课不成问题。

记者了解,一些父母面对这个“时间差”采用的都是这个办法,上班中途去接孩子,然后再回去接着上班。有的甚至在上班时偷偷跑出来接送,他们的孩子大多在一至四年级,“孩子太小了没办法,只能接送。”

对于午托,学生并不反感。采访中,一午托班的学生告诉记者,每天中午托管老师都会要求他们读读语文和英语,还要他们午休,要求很严。这名学生告诉记者,她有一个同学,上了一学期午托班,学习成绩还提高了。

记者了解到,午托经营范围包括了餐饮、休息、接送、辅导教育等,涉及部门较多,教育、公安、市场监管、卫生、应急管理等部门对举办前置条件均没有制定统一标准,服务标准也不统一;同时由于缺乏相关法律法规,难以对安全进行有效监管。午托机构处在监管的真空状态中,无法对其资质、诚信度、安全性与合法性等进行评判。

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昆明市内大部分小学都是下午三四点放学,家长们这时候基本都在单位上班,“孩子放学了没法去接,不接又不放心”,放学到下班之间那一两个小时的“时间差”内,孩子无人照管让许多家长头疼不已,由此,不少托管班应运而生。

据记者调查了解,目前托管机构的费用一般为一个月250—800元不等。单午托,250—400元;午托+晚托,350—800元,价格不一。

问题1

还有些家长则把孩子送去“托管班”,譬如现在读小学二年级的灿灿。刚上小学,灿灿妈就在学校附近的“小饭桌”给他报了名,每天下午放学之后“小饭桌”会有人来学校把灿灿接过去做作业,直到妈妈下班去接他。“没办法,(学校)离家不远不近,没人看着他不放心。”灿灿妈妈告诉记者:“他们只负责下午去接,并帮忙监督一下作业,每月要280元;如果中午也去接还提供中饭的话每月再交320元。”灿灿妈妈觉得这个价格并不便宜,而且没有正规的管理,但是没办法。

昨日,记者驱车路过厦门市第二实验小学,发现该校周围的不少居民楼的窗户上打着“托管班”的招生字样。而在槟榔社区一带,由于周边集聚了槟榔小学、湖明小学、槟榔中学等学校,托管班的广告在附近的路口随处可见。

收费不同 规模大的收费偏高

分享到:微博推荐

凤屿路附近的一家托管机构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托管班里有一名“全年托”的学生,由于父母常年在外做生意,这名女孩子就常年呆在托管机构里。

(原标题:454家校外托管班将不再“脱管”)

根据成都商报对300位家长的调查,61%的家长希望学校在实施缩短学生在校时间的规定后,提供晚托服务,“最好能开设一些电脑、自然课、体育课之类的托管班。”

而另一个值得关注的现象是,过去大多数小孩只是“午托”、“傍晚托”,而如今还出现了全日寄宿、全托的孩子,一些家长由于忙于做生意等原因,甚至把孩子一年四季都“托”在托管班里。有关专家认为,把教育孩子的责任推给托管机构,这对孩子的身心健康发展极为不利。

www.0805.com,记者在北小街小学旁金牛小区内的一家托管机构看到,四十多个孩子正在一起吃午饭,由于用餐学生较多,屋内闷热,吃完饭的几个男学生开始打闹。“每天中午和下午下班,特别吵闹,影响我们休息,希望有关部门能管一管。”住在楼上的居民向记者诉苦。

孩子提前放学,家长(微博)能不能放心?学生在校时间的减少,能否代表着学生的压力减轻?限制在校时间,能否达到教育的目的?

托管班,最早人们习惯称之为“午托班”。简而言之,就是中午家长无法照顾小孩,把小孩暂时寄放在托管机构,只托中午这一段时间,午托班起到的只是暂时“托管”的作用。

“我们给孩子提供一顿午餐,标准为两荤两素,有时也吃面。”一位托管机构负责人介绍。“晚托不包括晚饭,但我们有老师辅导孩子作业。”

“我们的‘四点半学校’就是为了解决孩子放学早这个问题设立的。”虹山中路社区自2009年起设立的“四点半学校”如今还在运转,社区的孩子放学之后可以到这个学校边做作业边等家长,最多时有五六十名孩子放学后会来这里。“除了我们社区的,周围几个社区的孩子也会过来。”该社区主任介绍。

此外,家长们对托管机构的“饭菜”颇有微词:“孩子老在那儿,营养肯定跟不上。”

多为家庭式经营 学生人数众多

孩子每天在校学习、娱乐多长时间,谁来监督执行

一名小学四年级学生告诉记者,她所在的托管机构,有两三名同学晚上都住在托管机构里,一周内,家长会过来看几次。

记者走访了西关街小学、南大街小学、北小街小学、古城台小学周边多家校外托管机构,托管的学生少则十几个,多则六十多个。多数托管机构是自家房屋,客厅摆放着几张书桌,既是餐厅又是教室,卧室是供孩子玩耍的区域。

不过采访中,不少家长表示,托管班所谓的“课业辅导”,很多都是应付任务。一家长说,孩子回家反映,作业不会做,也有老师直接把答案告诉孩子,“完全就图个省事”。

本文由www.0805.com发布于考试,转载请注明出处:专家提醒,孩子放学早家长愁www.0805.com: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