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考试

当前位置:www.0805.com > 考试 > 二胎妈妈,生不生二孩引父母纠结

二胎妈妈,生不生二孩引父母纠结

来源:http://www.sswank.com 作者:www.0805.com 时间:2019-09-21 04:57

过来人:真不光是钱的事儿

70后雀跃:“70后非独”是二孩政策的最热烈响应者,盼来“生育权利”的他们觉得“终于等来了春天”。

“二孩时代”透视

本报记者 于丽爽

全面二孩开闸,谁积极谁躲闪?

80后冷淡:“生吧,养不起,不生吧,一个娃又感觉太孤单”,“80后”陷入一场拉锯战,内心充满无力感。

系列报道

寄语改革开放40年

70后雀跃:“70后非独”是二孩政策的最热烈响应者,盼来“生育权利”的他们觉得“终于等来了春天”。

50后着急:421家庭格局被打破,双方父母边鼓敲得震天响,更有“50后”家长(微博)许诺,生下二孩奖励10万元。

11月13日上午11时30分,今年38岁的张妍走出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的大门时,长吁了一口气。嗯,终于可以做出决定了。她瞥了一眼跟她并肩而行的丈夫,笑道:有人不开心了。她的丈夫胡丹情绪明显有些低落,回答道:不生就不生呗。

改革开放之初实行独生子女政策,不让生;现在二孩政策放开了,很多夫妻却不敢生了。因为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人们养育孩子的标准也提高了,方方面面都要给孩子最好的。现在国家只是放开二孩政策,配套的鼓励政策还没有。政策跟上了,相信很多人还是愿意给孩子添一个伴儿。未来,相信一定会有这样的政策出台。

80后冷淡:“生吧,养不起,不生吧,一个娃又感觉太孤单”,“80后”陷入一场拉锯战,内心充满无力感。

生还是不生?无数中国家庭在天平的两边游走,难做决定。

张妍说,近半个月以来,二孩,已经成为她和丈夫日常交谈的关键词。每一次大家庭聚会,也是三句话不离“生不生二孩”的话题。如今,所有的纠结,终于可以因为一个“很难怀孕”的诊断而画上句号。

——王琪

50后着急:421家庭格局被打破,双方父母边鼓敲得震天响,更有“50后”家长(微博)许诺,生下二孩奖励10万元。

去年11月13日上午,39岁的张妍走出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的大门时,长吁了一口气。她终于可以做出决定了。跟她并肩而行的丈夫胡丹情绪明显有些低落,声调低沉地说“不生就不生呗。”

在张妍的考量天秤上,一边是自己和家人对二孩的渴望,一边是对自己生育力、女儿心理接受程度、家庭经济承受能力、家庭规划变化、自己职业规划的种种担忧。“有一千个想再生一个的理由,也有一千个不想再生一个的理由。”她说。

1978年12月7日,在新疆库尔勒市解放军273医院的产科病房里,王琪出生了。她妈妈还没来得及考虑生不生老二,因为人口增长速度过快,中国开始实行计划生育政策,王琪成了独生女。

生还是不生?无数中国家庭在天平的两边游走,难做决定。

张妍说,有半个月时间了,二孩成为她和丈夫日常交谈的关键词。每一次大家庭聚会,也是三句话不离“生不生”的话题。如今,所有的纠结,终于可以因为一个“很难怀孕”的诊断而画上句号。

显然,张妍的纠结,其实也是一个家庭的纠结。有着这种种纠结的,也绝对不止张妍一个人。

2014年,中国放开单独二孩政策,儿子已经8岁的王琪夫妇,毫不犹豫地生了二胎,就为给儿子添个伴儿。从独生子女到二胎妈妈,王琪见证了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生育政策和中国人生育观念的改变。

去年11月13日上午,39岁的张妍走出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三医院的大门时,长吁了一口气。她终于可以做出决定了。跟她并肩而行的丈夫胡丹情绪明显有些低落,声调低沉地说“不生就不生呗。”

同样纠结的,还有山东“80后”周航。今年36岁的周航,已经是一个6岁女孩的父亲。“过去是政策不允许,好不容易盼着政策允许了,我们夫妻却不敢给大宝这个礼物了”让他左右为难的是,如今父母都快70岁的人了,等二宝生了,谁来带?

www.0805.com,  二孩憧憬:

王琪出生那天的事儿,每逢生日,她妈妈都会拿出来说一遍:“你爸陪了两天,见没动静,晚上就回家了,杀鸡杀鱼。结果半夜,你出生了,你爸都不在跟前,第二天早上才来。”

张妍说,有半个月时间了,二孩成为她和丈夫日常交谈的关键词。每一次大家庭聚会,也是三句话不离“生不生”的话题。如今,所有的纠结,终于可以因为一个“很难怀孕”的诊断而画上句号。

生不生二孩,各有各的纠结。一起来听听家有二孩“过来人”是怎么看的。在他们眼里,要二孩,夫妻先要过“六道关”。

想再体验一次养孩子的过程

那时,王琪的父母在新疆当兵,家就安在部队的公寓房里,两家人住一套房子。部队驻扎在戈壁滩,条件很艰苦。

同样纠结的,还有山东“80后”周航。今年36岁的周航,已经是一个6岁女孩的父亲。“过去是政策不允许,好不容易盼着政策允许了,我们夫妻却不敢给大宝这个礼物了”让他左右为难的是,如今父母都快70岁的人了,等二宝生了,谁来带?

 第一关 身体关

张妍至今仍记得被朋友圈刷屏的那个10月29日。那天是星期四,她回家一推开门,首先跃入眼帘的就是餐桌上的红色玫瑰花。在她的记忆里,已经搜不到丈夫上次送她花是什么时候了。

奶奶家在河南,坐火车到库尔勒需要4天3夜;姥姥家在西安,坐火车也得3天3夜,太远了,都不能去照顾月子。而且那个年代,女人生孩子也没那么娇贵。爸爸休了一个月陪产假,妈妈的月子就这么过来了。

生不生二孩,各有各的纠结。一起来听听家有二孩“过来人”是怎么看的。在他们眼里,要二孩,夫妻先要过“六道关”。

再怀孕有风险有的妈妈崩溃了

然后,就像电视剧里经常出现的桥段,她的丈夫从厨房里出来,端着热气腾腾的菜,满脸的笑容,声音里透着兴奋和讨好:“老婆,我们可以生个儿子啦!”

王琪56天的时候,就进了幼儿园。“正好我妈妈是幼儿园老师,我就跟着妈妈上幼儿园了。”王琪说。因为没人带,王琪5岁8个月就上了小学。儿时的记忆,让王琪印象最深的不是生活条件的艰苦,而是父母浓浓的爱。

第一关 身体关

二孩对于妈妈的影响不仅在怀孕生产时,有的妈妈生完老二后,精神一度崩溃。现在每天看着两个儿子幸福满满的山东人乐乐,在刚生完老二后出现严重 的失眠,有一点儿声音有一点儿光亮都睡不着,窗帘必须拉得严严实实的。“那段时间,每天天一黑,我就在脑子里问自己,今晚能不能睡着觉?”

一个小时后,张妍的婆婆打来了电话。两个平时并不亲密的女人,心照不宣地热络了许多。最后,婆婆说,你一定要生哦。张妍说,一定生!一定生!

“我一岁多时,生了场病。当时我爸进部队场区了,跟家里联系靠电话。他每天都问我怎么样了,我妈都说,挺好挺好。结果有一天政委进场区说漏了嘴,我爸知道我还没好,第二天就请假跑了回来。”王琪说。

再怀孕有风险有的妈妈崩溃了

刚生完老二那段日子,她的体力恢复得相当慢,出现严重的自我否定。“生完老大,我带着他到处玩儿,但到老二时,刚开始都带不动了,觉得自己很没用。”

张妍说,她是真的想生。

因为是独生女,王琪比不少同龄的小朋友幸福。那个年代,新疆只有土豆、萝卜、白菜,苹果、梨很少见,内地水果更是见不着。有一年,从内地进了一批香蕉到库尔勒。王琪清楚地记得,妈妈带着她去火车站买了满满一筐,都是青香蕉,回家放到地窖里。别的小朋友没有水果吃,王琪却可以每天吃一根香蕉。更奢侈的是,在西安的姥爷每个月还会寄一桶蛋黄饼干给宝贝外孙女。

二孩对于妈妈的影响不仅在怀孕生产时,有的妈妈生完老二后,精神一度崩溃。现在每天看着两个儿子幸福满满的山东人乐乐,在刚生完老二后出现严重的失眠, 有一点儿声音有一点儿光亮都睡不着,窗帘必须拉得严严实实的。“那段时间,每天天一黑,我就在脑子里问自己,今晚能不能睡着觉?”

第二关 照顾关

对于张妍而言,养育女儿的过程十分美好。今年14岁的女儿,乖巧可爱,长得漂亮,还是一个小学霸。“那种陪伴一个小生命逐渐强大、丰盈的感觉很奇妙,我自己也在慢慢成长。”她说,这是她想再生一个孩子最原始的动力。“我丈夫和婆婆可能更希望我能生个儿子,但我不一样,我就是想再体验一次养育孩子的美好过程。”

因为是独生女,王琪又少了不少同龄的小朋友幸福。“我家楼上就有姐妹俩,我经常去她家玩。回家我就问爸爸妈妈,为什么我没有兄弟姐妹?”王琪说。长大以后跟妈妈聊天,妈妈说,即使没有计划生育,也不会要老二,没人带。

刚生完老二那段日子,她的体力恢复得相当慢,出现严重的自我否定。“生完老大,我带着他到处玩儿,但到老二时,刚开始都带不动了,觉得自己很没用。”

家里老人70岁了,还有一身病

张妍想再生一个,还有一个现实的考虑。那就是让女儿长大以后有个心理上的亲情支撑。她总觉得独生子女太孤单。“虽然她现在可能不会需要一个比她小14岁的弟弟或妹妹做玩伴。”她说,“但是,血毕竟浓于水,等有一天,我们老了,不在了,她除了自己的伴侣,还有一个血脉相连的亲人,遇事至少不会有那种孤立无援的感觉。”

1994年,爸爸转业,一家人回到西安。王琪在西安完成学业,成为一名会计。2003年,王琪结婚了,有了自己的小家庭,丈夫胡永峰在部队从事研究工作。

第二关 照顾关

“生老大时,爷爷奶奶还能帮着看看,但现在两个老人都70多岁,能照顾好自己就很不错,看孩子不敢指望他们了。”浩妈生老二后辞职当了家庭主 妇,每天早晨开车带着老二送老大上学,回家照顾老二、做家务,放学再带着老二接老大。“原先也想过找个保姆,但后来发现不现实。”

  顾及一孩:

2006年6月16日,儿子胡杨出生。王琪可比妈妈当年幸福多了,坐月子时父母就在身边,精心照料,唯恐委屈了女儿。丈夫更是进产房陪产,和妻子一起迎接儿子的到来。有一个退休幼儿园园长的妈妈,王琪也不用担心孩子没人带。

家里老人70岁了,还有一身病

一些为了支持儿女们工作而坚持帮忙带孩子的老人,也承受着极大的压力。“闺女去年生了个男孩,一男一女,两个孩子,我们也替她高兴。”65岁的老杜,今年和老伴儿一起住到了女儿家,帮着照看两个孩子。

女儿能接受吗?生了谁来带?

2008年,丈夫来北京工作。第二年,王琪也带着儿子随军到了北京,一家人开启新生活。

“生老大时,爷爷奶奶还能帮着看看,但现在两个老人都70多岁,能照顾好自己就很不错,看孩子不敢指望他们了。”浩妈生老二后辞职当了家庭主妇,每天早 晨开车带着老二送老大上学,回家照顾老二、做家务,放学再带着老二接老大。“原先也想过找个保姆,但后来发现不现实。”

“我们两个老人,本身也是糖尿病、高血压的一堆病,但是不能把自己当病人,也不敢病,两个孩子已经照顾不过来了,我们两个再生个病,让孩子爸妈怎么办”?过来人说要二孩,夫妻先要过“六道关”

张妍雀跃的心情并没有持续太久。

随着老龄人口的快速增加、人口结构的失衡,独生子女政策已经不适应社会发展需要了,2014年1月1日,我国开放了单独二孩政策,王琪夫妻俩很兴奋。

一些为了支持儿女们工作而坚持帮忙带孩子的老人,也承受着极大的压力。“闺女去年生了个男孩,一男一女,两个孩子,我们也替她高兴。”65岁的老杜,今年和老伴儿一起住到了女儿家,帮着照看两个孩子。

 第三关 成本关

第二天是周五,女儿从寄宿学校回来,一听妈妈要再生一个,吃惊地张大了嘴。“我都14岁了,不想再有一个那么小的弟弟或妹妹,那种感觉太尴尬。”女儿一脸的匪夷所思。

“独生子女太孤单了!有个悄悄话都没人说。将来我们不在了,我特别希望能给儿子留个伴儿。”王琪说,“我早就想要二胎了,政策没放开的时候,我还逗我老公,你要是独生子,咱们早就能生二胎了!”

“我们两个老人,本身也是糖尿病、高血压的一堆病,但是不能把自己当病人,也不敢病,两个孩子已经照顾不过来了,我们两个再生个病,让孩子爸妈怎么办”?过来人说要二孩,夫妻先要过“六道关”

“有了老二,老大兴趣班停了”

张妍突然惊觉,已经习惯了“专宠”的女儿,未必欢迎这个计划中的弟弟或妹妹。她和丈夫以及自己的父辈,已经习惯了把所有的爱都倾注在一个孩子身上,未必能“有分寸”地“分配”自己的爱。家庭矛盾会不会因此多了一条导火索?

决定要,还得征求一下全家人的意见。第一关是老大。没想到儿子完全同意!只提了一个条件:“能给我生个妹妹吗?”

第三关 成本关

自己开了一家公司的于先生,现在已感受到两个孩子带来的快乐。但在花钱这个事儿上,于先生坦承,生二孩一定要有经济基础,花钱太多了。

女儿还让她算一笔年龄账。“妈妈,你退休时,那个未来的弟弟或妹妹还没有上大学呢!”

再征求双方老人意见。姥姥姥爷全力支持;爷爷奶奶要照顾太奶奶,但也表示,有需要可以支援!

“有了老二,老大兴趣班停了”

于先生说,生老大的时候,在钱上没什么感觉,就是少买几件衣服的事儿,但有了老二后,明显感觉每月钱花得哗哗的。以前一个娃喝奶粉,一个月 600元钱,现在是1200元钱,还有其他各种乱七八糟的花费,现在一个月差不多2000多元,“以后孩子长大了,教育类投入肯定更大。”

张妍蓦地想起,妈妈生自己的时候也年近四十,她从小到大都生活在担忧父母健康的阴影中,她开始动摇。

在全家人的热切期待中,2014年12月23日,老二出生了!如哥哥所愿,真是一个妹妹。

自己开了一家公司的于先生,现在已感受到两个孩子带来的快乐。但在花钱这个事儿上,于先生坦承,生二孩一定要有经济基础,花钱太多了。

“刚有老二那两年,是因为老二年龄小、出不去,这两年老二也上幼儿园了,能出去了,但出去还是少,钱是挺重要的因素。”琳妈说,“现在老大的特长班也停了,没有时间接送是一方面原因,多少也考虑到钱的问题。”

第二天,媒体的解读铺天盖地,她也“开始清醒”。自己还能不能生?生出来是不是健康?这些问题让她开始焦虑起来。

当了8年多独生子,忽然来了个妹妹,不适应总会有。

于先生说,生老大的时候,在钱上没什么感觉,就是少买几件衣服的事儿,但有了老二后,明显感觉每月钱花得哗哗的。以前一个娃喝奶粉,一个月600元钱, 现在是1200元钱,还有其他各种乱七八糟的花费,现在一个月差不多2000多元,“以后孩子长大了,教育类投入肯定更大。”

第四关 老大关

在这一点上,丈夫胡丹却比她乐观得多。他说,你妈那么高龄才生你,不也没事吗?可是张妍总觉得,现在的空气、环境和食物都不及从前,这种风险落到自己头上,就是100%。何况,从去年开始,她的月经已经不是很规律了,能不能顺利怀孕还是个未知数。

“有时晚上儿子会求我,妈妈,能陪我睡觉吗?我只能说,妹妹怎么办呢?我能先陪妹妹吗?妹妹睡着了我再来陪你。”王琪说。有了老二,心里总觉得亏欠老大。她的解决办法就是,妹妹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一定要先跟哥哥分享,这样能让哥哥心里觉得平衡一些。

“刚有老二那两年,是因为老二年龄小、出不去,这两年老二也上幼儿园了,能出去了,但出去还是少,钱是挺重要的因素。”琳妈说,“现在老大的特长班也停了,没有时间接送是一方面原因,多少也考虑到钱的问题。”

小学生成立“反弟弟妹妹联盟”

张妍后来才发现,到底生不生,要考虑的还不只这个。在周日的大家庭聚餐中,话题自然而然地转到再生一个孩子谁来带的问题。女儿出生时,张妍的父母只有60多岁。女儿的吃喝拉撒睡,全由外婆一手包办。张妍只负责“高质量的陪伴”。她也明白,这也是她一直都觉得养育女儿的过程无比美妙的重要原因。如今张妍的父母已经70多岁,精力和体力早就大不如以前。婆婆虽然稍年轻,但张妍没有忘记,女儿出生时,尚未满月,她就已和婆婆吵得差点得抑郁症。

有了老二,生活质量也下降了。“没有自己的时间,下班比上班还累!”王琪感慨。家庭支出也增加了。光是老大报的各种辅导班,已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如今,老二也开始学跳舞学英语了。

第四关 老大关

不少父母生老二,是想给老大添个手足,可是老大想不想要这个伴,就不好说了。

  算经济账

但在两个孩子带来的欢乐面前,这些都是甜蜜的负担。“三口之家到了一定阶段,模式就固化了,新鲜感少了。二胎来了,又给家庭注入了新的活力。家庭矛盾少了,凝聚力更强了!”王琪说,现在她最幸福的时刻,就是看着老大老二其乐融融地在一起玩。

小学生成立“反弟弟妹妹联盟”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我们班有些孩子悄悄成立了反弟弟妹妹联盟。”在山东青岛市一所小学四年级担任班主任的王老师说,前段时间,她发现班里有七八个孩子经常聚在一起窃窃私语,后来找了个孩子一问才知道,他们搞了个反弟弟妹妹联盟。

家庭生活质量还能如前吗?

自从有了老二,王琪觉得自己正能量满满。“孩子的眼睛清澈单纯,满满的都是爱,我特别希望把这种爱的感觉,传递给身边更多的人。” 本报记者 和冠欣摄

不少父母生老二,是想给老大添个手足,可是老大想不想要这个伴,就不好说了。

王老师说,这些孩子的父母都提到生弟妹的事儿,他们都不太情愿。有的孩子对弟弟妹妹从一开始就不欢迎,有些痛痛快快答应的老大,等弟弟妹妹真正来到身边时,脸也变了。

“那就请人带呗。”胡丹说。

“我也是最近才知道,我们班有些孩子悄悄成立了反弟弟妹妹联盟。”在山东青岛市一所小学四年级担任班主任的王老师说,前段时间,她发现班里有七八个孩子经常聚在一起窃窃私语,后来找了个孩子一问才知道,他们搞了个反弟弟妹妹联盟。

第五关 职场关

“请人需要钱啊!”张妍说。

王老师说,这些孩子的父母都提到生弟妹的事儿,他们都不太情愿。有的孩子对弟弟妹妹从一开始就不欢迎,有些痛痛快快答应的老大,等弟弟妹妹真正来到身边时,脸也变了。

觉得产假有些短,想延遭婉拒

张妍不由得开始算起了成本账。她说,她和胡丹都是公司的中层,家庭年收入也就是40多万元,平均月收入3.5万元左右,已经有房有车,没有借款。女儿还算得上“富养”,从早教到幼儿园,从小学到初中,读的都是名校。小家庭的日子过得还算滋润,每年寒暑假还可以带女儿出国旅行。两人还计划着送女儿出国读高中和大学。

第五关 职场关

去年底,尽管有想再生一个的愿望强烈,李女士却有些忐忑。“我们单位一个单独妈妈,明年4月份预产期,但产假就那么长,就想和领导商量着能不能 多休半年,因为她怀的是双胞胎。我们领导说:你好不容易到了这个位置,咱们单位一个萝卜一个坑,你想放弃?再说了,你要延长产假,她们后面都要求延长,咱 们工作怎么开展?”

可是,如果再生一个孩子,不算通货膨胀,就算养育女儿的成本,从0岁到14岁,生活费、教育和医疗费用大概需要50万。而且,第二个孩子还要请月嫂和保姆。

觉得产假有些短,想延遭婉拒

李女士和那位单独妈妈都是单位不同科室的“小头目”,手底下带着3-4个人,“看样子如果想多休产假,就要放弃目前的位置了。”李女士说,她总觉得产假有点短,可如果养家糊口的担子放在一个人身上,压力也太大了,毕竟都是工薪阶层。

“这都意味着整个家庭规划和消费习惯都要改变。”张妍说,而且家里的房间肯定不够用了,而换大房子,又是一笔很大的开销。而另一方面,张妍因为要休产假、哺乳假,收入还会不增反减。这样,孩子出生后,现有的家庭生活质量能保证吗?还能每年都出国旅行吗?

去年底,尽管有想再生一个的愿望强烈,李女士却有些忐忑。“我们单位一个单独妈妈,明年4月份预产期,但产假就那么长,就想和领导商量着能不能多休半 年,因为她怀的是双胞胎。我们领导说:你好不容易到了这个位置,咱们单位一个萝卜一个坑,你想放弃?再说了,你要延长产假,她们后面都要求延长,咱们工作 怎么开展?”

 第六关 保姆关

张妍担心的是,丈夫和婆婆都热切盼望能再生个男孩,万一真的是个男孩,他们会不会重男轻女呢?计划中的送女儿出国读高中和大学能如期进行吗?

李女士和那位单独妈妈都是单位不同科室的“小头目”,手底下带着3-4个人,“看样子如果想多休产假,就要放弃目前的位置了。”李女士说,她总觉得产假有点短,可如果养家糊口的担子放在一个人身上,压力也太大了,毕竟都是工薪阶层。

金牌保姆5千多,夫妻“压力山大”

“而且,这还只是经济账,还有一笔精力账不得不算。”张妍说,即使她一年内能够顺利怀孕,等孩子出生,她已快四十岁了。已经42岁的胡丹,到时也接近44岁。原本因为女儿读寄宿学校而逍遥地享受二人世界的他们,必须重新回到洗尿布冲奶粉的日子。

第六关 保姆关

“我家老人指望不上,真要生二孩,只能雇保姆。特意去打听了一下保姆月薪,金牌还不是特别好的,白天班月薪5000元,要是24小时的,一个月 得1万多元。”家住济南历城区的宁女士说起这个就有点垂头丧气,老家的母亲已经说了,她不能到济南看孩子,要是想生,只能放回老家养。

“这绝对是对夫妻感情的一种考验。”张妍说,丈夫平时不怎么做家务,生女儿时,因为自己的父母几乎包办了对孩子生活上的照料,丈夫根本没有太多的参与养育。“但假如生了二孩,又没有了我父母的帮助,估计我们会天天吵架。”

金牌保姆5千多,夫妻“压力山大”

“这不是制造新的‘留守儿童’的节奏吗?”宁女士问了问身边老家在农村的朋友,老人很多也是这种说法。“他们不想来济南。”

  晋升空间

“我家老人指望不上,真要生二孩,只能雇保姆。特意去打听了一下保姆月薪,金牌还不是特别好的,白天班月薪5000元,要是24小时的,一个月得1万多 元。”家住济南历城区的宁女士说起这个就有点垂头丧气,老家的母亲已经说了,她不能到济南看孩子,要是想生,只能放回老家养。

高昂的保姆费让她和丈夫打了退堂鼓。“我们两个人加起来一个月才万把块钱,给保姆了,我们吃什么?”不同看法“有了老二后,育儿焦虑没了”

会不会因二孩就此终止?

“这不是制造新的‘留守儿童’的节奏吗?”宁女士问了问身边老家在农村的朋友,老人很多也是这种说法。“他们不想来济南。”

“最近也不停有朋友问我要不要生二孩,我鼓励他们只要有可能,还是生一个,因为那种家有两个孩子的幸福,你不亲身经历,是不可能明白的。”乐乐妈和丈夫都是独生子女,在孩子身上,才知道什么叫手足。

让张妍始料不及的,还有来自职场的压力。那是在一周前的公司中层会议上,老板以开玩笑的方式盘点了一下可以生二孩的女性中层。这让张妍“心中一咯噔”。

高昂的保姆费让她和丈夫打了退堂鼓。“我们两个人加起来一个月才万把块钱,给保姆了,我们吃什么?”不同看法“有了老二后,育儿焦虑没了”

“老大上幼儿园、小学,我们给他择园、择校,去的可以说都是青岛最难进的幼儿园和学校,但到了老二,不折腾了,一切就近。”40岁的胡先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老大小学四年级,老二刚两岁。

因为女儿已经长大,张妍现在在职场上是轻装上阵,如鱼得水,领导也屡屡委以重任。“也就是那种再努力就可以更上一层楼的时候。”

“最近也不停有朋友问我要不要生二孩,我鼓励他们只要有可能,还是生一个,因为那种家有两个孩子的幸福,你不亲身经历,是不可能明白的。”乐乐妈和丈夫都是独生子女,在孩子身上,才知道什么叫手足。

在老大的教育问题上,胡先生和媳妇可谓“折腾”到了极致:报各种特长班,最多的时候同时上五个,每天都不闲着;小学选的也是一热点学校,离家更远,孩子一大早就要起来坐校车……

然而,就在那次会议上,她突然意识到,如果她再把怀孕、生产、产假、哺乳的“流程”再走一遍,她就不可能再有“更上一层楼”的机会了。

“老大上幼儿园、小学,我们给他择园、择校,去的可以说都是青岛最难进的幼儿园和学校,但到了老二,不折腾了,一切就近。”40岁的胡先生是两个孩子的父亲,老大小学四年级,老二刚两岁。

“养老大的时候,真的是唯恐他落在起跑线上,恨不得把所有能给的都给他。”胡先生说,可有了老二之后,想法全变了,老二现在也没上亲子园,平日里跟哥哥玩儿,幼儿园就准备在小区里上了,小学也准备就近。

“等我休产假时,要把手中正在做的项目交出去,回来以后,连现有的职位也会不保。”张妍说,“现在公司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等我回来,早已没有坑了。”

在老大的教育问题上,胡先生和媳妇可谓“折腾”到了极致:报各种特长班,最多的时候同时上五个,每天都不闲着;小学选的也是一热点学校,离家更远,孩子一大早就要起来坐校车……

乐乐妈说,自从生活里有了老二后,简直就是人生观、教育观全部颠覆。对老二的这份淡定,也潜移默化到老大身上,乐乐妈说,现在对老大,也给他更大的个人空间,不再那么焦虑。“独生子女,成败都是百分百,对孩子就会过于关注,有了老二之后,心态很自然就变了。”

这个担忧坚定了张妍“不生”的决心。“生完二孩,我都四十岁了,即使能保住职位,我还是要花很多的时间来照料孩子,我在职业上也很难再有发展了。”她说,因此,这时候生孩子,无异于让职业生涯就此终止。

“养老大的时候,真的是唯恐他落在起跑线上,恨不得把所有能给的都给他。”胡先生说,可有了老二之后,想法全变了,老二现在也没上亲子园,平日里跟哥哥玩儿,幼儿园就准备在小区里上了,小学也准备就近。

国家出新政:支持女性生育后重返岗位

“终止我就养你呗。”胡丹说。婆婆也哭着求她为三代单传的胡家添个孙子。可是,张妍多少有些不甘心。她说,失去自己的事业,做全职妈妈,会让她没有安全感。

乐乐妈说,自从生活里有了老二后,简直就是人生观、教育观全部颠覆。对老二的这份淡定,也潜移默化到老大身上,乐乐妈说,现在对老大,也给他更大的个人空间,不再那么焦虑。“独生子女,成败都是百分百,对孩子就会过于关注,有了老二之后,心态很自然就变了。”

5日公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全面两孩政策改革完善计划生育服务管理的决定》对全面两孩实施后可能遇到的疑问予以进一步明确。

经过N次的讨论,两人决定各让一步,先去做生育评估,如果能自然怀孕,就生,如果不能自然怀孕,就不生,绝不做试管婴儿。

国家出新政:支持女性生育后重返岗位

1、儿科医生要加快培养

结果,医生经综合判断,认为她的生育条件并不好。这终于让她如释重负。

5日公布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实施全面两孩政策改革完善计划生育服务管理的决定》对全面两孩实施后可能遇到的疑问予以进一步明确。

加快产科和儿科医师、助产士及护士人才培养,合力确定服务价格,在薪酬分配等方面加大政策倾斜力度。

(注:张妍和胡丹应本人要求使用化名)

1、儿科医生要加快培养

2、进城务工人员生育享有同城待遇

  以“最小遗憾”作准则

加快产科和儿科医师、助产士及护士人才培养,合力确定服务价格,在薪酬分配等方面加大政策倾斜力度。

按照常住人口配置服务资源,将流动人口纳入城镇基本公共卫生和计划生育服务范围。巩固完善流动人口信息互通、服务互补、管理互动的全国“一盘棋”工作机制。

那究竟生还是不生呢?广州市青年文化宫婚恋研究中心副主任胡展鸿认为,首先要想清楚究竟为什么生二孩,双方意愿是否强烈。如果只因传统思想想生男孩而去生二孩,即使二孩真的是男孩,在抚养过程中厚此薄彼,不仅严重影响孩子成长,也容易引起夫妻矛盾,不如不生。“在我以往接触的个案中,确实有妻子怕女儿受委屈而坚决不生二孩的。”

2、进城务工人员生育享有同城待遇

3、完善计划生育奖励假

其次,如果经济实力不够雄厚,但又决定要生二孩,就需要整个家庭的消费观、价值观以及培养孩子的观念作出调整。比如养一个孩子,可以富养,但养两个孩子,就只能提供基础的东西。如果不能达成一致,倒不如不生。

按照常住人口配置服务资源,将流动人口纳入城镇基本公共卫生和计划生育服务范围。巩固完善流动人口信息互通、服务互补、管理互动的全国“一盘棋”工作机制。

依法保障女性就业、休假等合法权益,支持女性生育后重返工作岗位,鼓励用人单位制定有利于职工平衡工作与家庭关系的措施。

“是否生二孩,可以像处理婚姻问题一样,采取‘最小遗憾法’。” 胡展鸿说,如果夫妻双方生育意愿很强烈,认为如果不生将是人生的遗憾,同时,身体状况又符合要求,当然应该鼓励生;但如果觉得因为生二孩而放弃事业机会是人生的遗憾,或者认为无法提供给孩子最好的条件是遗憾,那就选择不生。

3、完善计划生育奖励假

  低生育率将成“新常态”

依法保障女性就业、休假等合法权益,支持女性生育后重返工作岗位,鼓励用人单位制定有利于职工平衡工作与家庭关系的措施。

“全面二孩”政策实施后,有多少夫妻愿意生?人口数量会否出现“报复性增长”?

国家发改委经济研究所财政金融研究室主任张岸元认为,从世界各国的经济发展与人口增长趋势来看,决定人口生育率的并不是人口政策,生育率与经济发展水平的关系更为密切。当经济发展到一定水平,生育率便会有相应的下降。

他表示,有专家担忧放开二孩后中国人口数量会出现“报复性”增长,这是多余的。通过政策性指令降低生育率相对容易,而提升已经低下来的生育率却难上加难。中国的2.0以下的低生育率将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都是新常态。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所长张车伟表示,总体上看,申请二孩的人数只占到符合申请条件人数的不到50%。中国目前的生育率还不足1.5,要达到维持平衡的2.0的更替水平,还需要相当长的一段时间。 (文/记者肖欢欢 记者黄蓉芳 记者黄蓉芳、罗桦琳、伍仞、刘晓星 通讯员周伟 署名除外)

本文由www.0805.com发布于考试,转载请注明出处:二胎妈妈,生不生二孩引父母纠结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