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教育资讯

当前位置:www.0805.com > 教育资讯 > 他还在笑,男子因家庭琐事砍伤弟弟一家四口

他还在笑,男子因家庭琐事砍伤弟弟一家四口

来源:http://www.sswank.com 作者:www.0805.com 时间:2019-11-22 10:46

12月6日,湖南沅江市泗湖山镇淅淅沥沥得下着小雨,看似平静的小镇里,人们心有余悸地议论着前几日村里发生的一件耸人听闻的大事儿——几天前,村里12岁的男孩吴某康,亲手杀死了她34岁的亲生母亲陈欣(化名)。

湖南沅江12岁男孩吴林(化名)因不满母亲管教太严,被打后心生怨恨将母亲用刀杀死,后因未到法定年龄,已被警方释放。其父表示,孩子被释放后想送其回学校,但遭到多数家长抵制,所住村里民愤太高,只能带着他待在一家宾馆,想请求政帮忙管教。

仅因家庭琐事,54岁的男子吴某辉反锁房门,抄起菜刀向正在地上玩耍的两名不满10岁的侄子砍去,之后冲向浴室,对着自己的亲弟弟又是乱砍,甚至连闻讯赶来的父亲也不放过。

图片 1

图片 2吴林(化名)和家人住在镇上的宾馆里。????新京报记者 王昆鹏 摄

泉州装修公司:

吴某康接受警方问询。

12月2日晚,湖南沅江12岁男孩吴林(化名)因不满母亲管教太严,被打后心生怨恨将母亲用刀杀死。新京报记者从多渠道证实,吴林因未到法定年龄,已被警方释放。其父表示,孩子被释放后想送其回学校,但遭到多数家长抵制,所住村里民愤太高,只能带着他待在一家宾馆,想请求政府帮忙管教。

图片 3

案发后他换了衣服 称“妈妈外出了”

12月12日15时许,泗湖山镇政府一名主要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已经将吴林相关问题上报至沅江市政府,经过市政府会议研究,针对吴林的后续处置已商讨出一套完整的方案,包括今后学习、生活和他的家庭,都已有安排,但细节不方便透露。

仅因家庭琐事,54岁的男子吴某辉反锁房门,抄起菜刀向正在地上玩耍的两名不满10岁的侄子砍去,之后冲向浴室,对着自己的亲弟弟又是乱砍,甚至连闻讯赶来的父亲也不放过。

王梅(化名)是第一个发现案发现场异样的人。她就住在吴某康和其母亲陈欣家隔壁。

被打后心生怨恨 儿子杀害母亲

21日下午5时许,这起耸人听闻的恶性案件就发生在三明宁化县安远乡伍坊村里。昨日傍晚,海都记者来到案发现场,82岁的老父亲说砍人的是大儿子吴某辉,他老泪纵横地说,“我希望他去坐一辈子的牢,永远别再回来!”

此前,有媒体从湖南益阳沅江市委宣传部获悉,12月2日晚9点半左右,该市泗湖山镇发生一起未成年人持刀杀害亲生母亲的案件,目前当地警方已介入调查。

12月3日沅江市委宣传部发布消息称,当日12时24分,沅江市公安局接到群众报警称:泗湖山镇东安垸村发生一起命案。

现场 斑驳血迹溅了10多米

王梅证实了以上信息的真实性,吴某康今年12岁,就读于泗湖山镇中心学校,读六年级。案发当晚,王梅曾听到过隔壁传来吵闹声,感觉像是在吵架,但是由于没有听到喊“救命”声,王梅也就没有多想。“谁能料想,陈欣会被自己的亲儿子杀死。”

接警后,市公安局迅速启动命案侦破机制,市刑警大队、派出所民警立即赶赴现场开展侦查和勘验工作。经查,受害人陈某(女,34岁,沅江市泗湖山镇人)被人杀死在自家卧室内,身上多处刀伤,嫌疑对象已锁定为其子吴林(男,沅江市泗湖山镇人,六年级在校学生)。目前,嫌疑对象吴林已被警方控制。

安远乡伍坊村距离宁化城关大约30公里,位于205省道的旁边。事情已经发生数日,但村民在谈论此事时,仍是一脸的惊惧。

图片 4

经初步审讯,吴林因不满母亲管教太严、被母亲打后心生怨恨,于12月2日晚9时许持刀将母亲杀死。3日上午,邻居发现情况后向公安机关报警。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侦查中。

昨日傍晚,海都记者驱车来到伍坊村,在村民的指引下,记者找到了案发的现场,一栋高五层的民房。

案发现场。

事发当晚,一位邻居描述称,他们听到吴林家传来了3声惨叫,是吴林母亲陈某的声音,于是五六个邻居去敲门询问,“他(吴林)说没事没事,是2岁的小弟弟拉屎了,他打了弟弟,惨叫是弟弟的声音。”因为吴林一直没有开门,也没再听到母亲陈某的声音,这位邻居怀疑陈某出事了,就给吴林的姥爷打了电话。

村民介绍,这栋楼里,平时只有82岁的吴用邦和他的二儿子吴水金一家4口居住,大姐嫁在隔壁村,老三、老四和老五都在泉州做生意,过年过节才回来。

陈欣被害后的第二天天上午,王梅发现陈欣并没像往日那样将一楼客厅朝街的大门拉开,而是大门紧闭不见人影,于是敲门询问,但并没有人来开门。

第二天11时许,姥爷来到他家中,从外面打不开一楼的卷帘门,只好从邻居家的二楼窗户翻进他家,当时,吴林带着2岁的小弟弟待在一旁,二楼其中一间房屋门反锁,姥爷把那扇门撬开后,发现陈某倒在地上,于是邻居赶紧报警。

吴用邦昨日傍晚刚从医院回来,记者见到他时,他头上还包着纱布,在事件中他头部也被砍伤,由于伤情较轻先出了院。他颤抖着打开家门,带着记者进入一楼的餐厅,地上几摊鲜血,血迹溅了10多米,一直延伸到房门外,一楼内到处都是血迹。

后来,他叫来了吴某康的外公陈某华,外公叫门时吴某康才把门打开,见到外公,吴某康说“我妈去外面了,没在家。”看到当时吴某康衣着整洁,一楼并没有血迹,吴某康的外公并没有多想,他还担心吴某康和他两岁的弟弟饿,便让他们到爷爷家吃了早饭。

陈某的妯娌告诉新京报记者,当时她也进屋子看了,地上全是血迹。她说,警察带着吴林指认现场时,“我问他想不想母亲,他摇头说不想,问他怕不怕,他就看着我笑了,恨不恨母亲,他点头了。”

老人流着泪说:“两个孙子还不满10周岁,就流了这么多血,真的是造孽呀。”

大人们难以料到,这个12岁的孩子城府会这么深。

图片 5吴林(化名)家,二楼为案发现场。????新京报记者 王昆鹏 摄

当天发生的一幕,吴用邦还历历在目。21日下午5时,当时正下着雨,老二吴水金正在浴室洗澡,老二的两个儿子在餐厅玩耍,这时,老大吴某辉回来了,转身就走进餐厅,反手将门关上,随即就听到两个孩子的惨叫声。然后他看到老大拿着菜刀从餐厅出来,冲进浴室,对着老二吴水金一顿乱砍。吴用邦忙上前,看到老二光着身子,满身是血。他想拦住老大吴某辉,没想到老大拿着菜刀在他头上砍了一刀后逃出了家门。

据村民讲述,实际上,当时吴某康将二楼卧室门反锁,把钥匙收起来,把沾了血迹的衣服换下,作案的菜刀也被扔到房屋后的鱼塘中,神情镇定地应对着外公的问询。

事发4天后获释 少年无处可去

泉州装修公司:

谎称“母亲是自杀” 表示“我就是恨她”

12月11日晚,新京报记者从多渠道获悉,12岁男孩吴林于12月6日被释放。一名知情人称,吴林因未达到法定年龄,已经获释。吴林的一位亲属亦确认,男孩已经被释放,目前和父亲、爷爷奶奶待在一起。

导火索 因厨房占地发生口角

因为一直没看到陈欣出现,有邻居提醒外公“感觉不对劲,还是找一找你女儿。”就这样,陈某华开始在二楼寻找女儿,发现卧室门被反锁后,他爬窗户进入卧室。

12月12日上午,新京报记者在泗湖山镇一家宾馆找到了吴林一家人。爷爷、奶奶、爸爸、吴林还有2岁的弟弟待在一间标间里,一家人显得很平静,吴林和2岁的弟弟在一旁嬉闹。家人说,这几天,吴林和平常一样,性格有些内向,和家人沟通不多,很少讲话。

吴用邦告诉记者,他共育有6个子女,女儿出嫁在隔壁村,老大自从初中毕业后就游手好闲,老二为人老实,在家务农,42岁才结婚生子,老三、老四和老五在泉州做生意,家里的房子就是老三和老四出资盖的。

当从窗户外看到女儿时,陈某华一下子懵了,“屋里到处是血,凳子都倒了,女儿浑身是血倒在地上,双手被砍断,手腕里的骨头露了出来,脖子上有一道很深的伤口,头皮血肉模糊,身上至少二十多道伤口。”

记者询问吴父,事发后是否责备过吴林,他只称“孩子太小,不懂事。”

老人说,吴某辉20多岁结婚后就分家出去住了,后来中了彩票,得到了宁化县城的一个单元房,此后迷上赌博,脾气暴躁,常回伍坊村的家里吵闹。当时他老伴在世时,老大就曾拖着亲妈妈到山上活埋,幸亏发现得早被家里人救下。此外,老大还做了一些事情,让家里人都对他很反感,甚至很怕他。

陈欣就这样死在了卧室,陈某华跪在女儿身旁大哭起来……

随后,记者和吴林本人有短暂的接触,他有些内向,话不多。问他后悔吗?他不说话,点了点头。又问恨母亲吗?他再次点头。

老人告诉记者,老三老四出钱盖了房子后,虽然老大不在家里住,但是依然将2楼最好的位置分了他3间。在事发前几天,老大突然回到家里,搬了大桌子到厨房,摆上一台电磁炉,说要用厨房做饭。老二有点不高兴,就和老大吵了几句,但还是让他在厨房摆了桌子,但没想到因为这件事情,埋下了祸根。

警察在没赶到案发现场前,12岁的吴某康镇定地说“母亲不是我杀的,她是自杀。”后来警察来了问询吴某康,他才承认是自己杀了母亲。

吴林母亲陈某的妯娌告诉记者,她曾听过吴林说,“以为母亲睡着了,还能活过来。”

在福州市第二医院病房内,老三吴银帆告诉记者,老大吴某辉平日好吃懒做,游手好闲不务正业。不仅仅是厨房争地的问题,三年前母亲身体不好,大姐回来照顾母亲,老大却认为嫁出去的女儿不能回家,对大姐大打出手,还伤了父母。“母亲骨头被推断,大姐被打晕,二哥制止时不慎砍伤老大的手”,因此老大扬言要报复。

“我就是恨她。”吴某康被带走的时候,有村民问他为何会杀母亲,他镇静地回答。

奶奶说,他们一家人身上已经没钱了,孩子们都饿着也没吃饭。泡面的面块还没泡开,吴林就开始狼吞虎咽,这家宾馆房费一天80元,他们已经住了6天,花费480元,自从吴林被释放后,他们就一直住在这,“现在民愤太大了,孩子也回不去家里,周边人都怕。”

泉州装修公司:

外公:母子俩身高相仿,外孙更壮实

吴父透露,吴林的伯伯本来已经要结婚了,出了这个事后,女方家属表态,“只要孩子回去,就不结婚了,心里害怕。”无奈,为了亲戚一家,父亲也只能带着一家人住在宾馆。

网友发起捐款 已募集善款十余万

“这孩子从小由爷爷奶奶带大,被宠坏了。”陈某华告诉津云新闻记者,“女儿是这两年回老家生二儿子,才开始带吴某康,看到他身上有不好的习惯,会去管教他。”

“当时我们进去看到他母亲的尸体,问他,他不承认(是他杀的),到了派出所才承认,说是母亲不爱他,经常吵架。”一位看到事发现场的邻居表示,事后看到吴林不知后悔,周边邻居都不再欢迎他回来,“我们这里都不要他(回来)。

昨日记者从当地派出所了解到,目前吴某辉已被刑拘,案件正在调查当中。

“事发那天晚上,应该是吴某康抽烟,我女儿用皮带抽了他,所以他才会拿菜刀砍向他妈。”陈某华说,“我女儿确实有脾气,但是人很善良。”

吴林的父亲说,释放的第二天,他就带着孩子去过学校,在门外等校长,“校长说了他的担忧,很多家长都很抗拒他回学校,我还是希望他能够读书,现在我们也没办法了,希望政府能帮忙管教,也解决下他吃住的问题”。

老三吴银帆告诉记者,事发后,4名伤者都被送往宁化县医院,由于两个孩子的伤情较重,随即送往福州治疗。

今年12岁的吴某康,约有一米四高,而其母亲陈欣也只有一米四多,两个人身高差不多。“外孙比女儿还要壮一些。”

学校附近多位居民则表示“很怕”,一位居民称,学校好多家长不允许他回到学校上课,怕他回到学校又犯事。 泗湖山镇中心小学一位学生家长说,他不希望吴林回来上学,怕他“带坏”其他孩子。“太残忍了。”这位家长说,出了这件事后,他每天都接送儿子上下学,怕孩子出事,其他家长也开始接送孩子。

11月22日,福州市第二医院下发患者病情危重通知书,记者看见,8岁的吴某林与10岁的吴某华皆诊断为颅骨骨折,上肢多发骨折,失血性贫血。昨日,记者从医院了解到,孩子刚到医院时属重症病情,都出现了休克情况,经过几天的抢救,两个孩子生命体征基本平稳。

图片 6

12日下午,泗湖山镇中心小学校长告诉新京报记者,对于吴林的返校问题,他不发表任何意见,“一切听上级的安排。”

医院刘医生告诉记者,目前还不能确定孩子康复后是否会留有后遗症,最担心的就是10岁的吴某华会发生颅内感染,两个孩子还需留院观察。

遇害的陈欣。

当晚,吴林的奶奶告诉新京报记者,泗湖山镇中心小学已派两位此前教过吴林的老师,来到他们居住的宾馆。对方表示从明日起,他们会来宾馆给吴林补课。

“真实事情,被亲大伯砍伤,两个小朋友危在旦夕!伸出大家的援手!给他们活下去的机会!”昨晚,这则内容在三明的微信圈流传,引起众多网友的关注。截至昨日,众多网友通过众筹网捐款3030次,一份份救治重伤小孩的爱心款汇聚,到今天,网友为两个不幸的孩子募集救治款10万余元。

吴某康的父亲在珠海打工,事发后,他也从外地赶了回来。“孩子父亲主要在外挣钱,对孩子的管教比较少。”陈某华解释。12月6日,津云新闻记者来到吴某康爷爷奶奶的住所,但家里没人。

不过吴林的奶奶表示,还是希望吴林能够回到学校,“补课这个事有今天没明天,也不是连贯的,当然还是回学校上课好。”

吴银帆说,目前4个人的治疗用已经花了20多万,吴水金只是个农民,目前最担心的就是孩子的后续治疗。

村民:这孩子各种叛逆 如今都怕他

图片 7吴林(化名)在宾馆里。????新京报记者 王昆鹏 摄

请关注泉州装一网

谈到吴某康,村里很多人都有些害怕。 “昨天,警察带这孩子回案发现场了解情况,他居然还在楼下笑。”邻居林强(化名)回忆,“脸上没有一点害怕的表情。”

父母长期外出务工“失控”

陈某华介绍,外孙比较叛逆,见到他和外婆比较冷漠,经常找陈欣要钱,“有一次我给他二十元钱,他觉得少,还打了我几下。”

吴父说,吴林刚出生几个月,妻子外出打工,等孩子5岁时,自己也出去务工,一年只能回家一两次,偶尔会和家里电话联系,对吴林管教很少,他一直跟着爷爷奶奶长大,老人对他比较宽松,平时喜欢借别人手机玩游戏,零花钱都被他买零食吃了。

图片 8

两年前,妻子生了二胎,便回到老家专门看管两个孩子。因老屋太小住不下一家人,他们便用多年存款买了一个新房,一楼是两个铺面,二楼住人。妻子陈某便带着吴林、2岁的小儿子住在新房里,吴父一直在珠海打工。和以往爷爷奶奶的宽松管教完全不同,妻子陈某对吴林管教比较严,“他说过他恨母亲”。

左起为陈欣的父母、妹妹,第二排为陈欣弟弟。

吴林的姑爷爷周克辉也说,吴林父母在结婚时有一些欠债,两人长时间在外打工,不在吴林身边管教,“他母亲都是为了这个家,外面打工一个月才两千块钱,后来借了七八万块钱买了新房,没钱装修,又出去打工,再借一点,才把房子装修完,去年搬进新房。

“女儿看他抽烟、经常玩手机,不听话,会骂他,但是很少打他。”陈某华说,“反而是他经常不高兴就打他妈妈。”

周克辉说,吴林有抽烟行为,学校老师曾给家里打电话,母亲陈某问他,他承认了。“这么点小孩抽烟就教育他,他和母亲对着干,很野蛮,没有理她,关了房门就去睡觉”

事发前一个星期,吴某康并没有去上学,家里人并不知情,因为他都是按时出家门的,“出了这事儿后,他老师才说他逃学的事。”

吴林的二爷爷吴德湘说,吴林家经济条件不好,没有闲钱,但吴林总是要钱,说要买东西吃,母亲不同意,他就破口大骂。

陈欣被害后,吴某康居然用母亲的手机向老师请假,他跟老师发信息说,“吴某康明天请假行不,他感冒了”。

周围邻居表示多次看到母子二人吵架甚至动手。泗湖山镇东安垸村一位居民表示,在他们眼里,吴林不爱学习,抽烟吃槟榔,常自己一个人在楼上不出来。

“这孩子习惯不好,喜欢偷别人钱物。”村民刘梅(化名)告诉津云记者,“他平时不怎么爱和别人交流,比较沉默。”

吴林的姑爷爷周克辉提到,吴林曾经说过几句话让他们很心寒,“他说我杀的是我妈妈,不是别人,为什么不给我读书了。”

陈某华讲述,之前吴某康还偷了爷爷1000多元。“他爷爷也不批评他,昨天警察带他回事发现场了解情况,他爷爷还摸了摸他的脸。”

周克辉说,因为吴林还未成年,出了这样的事应多多管教,不能直接让他流入社会,希望能给他换个环境,“这个孩子肯定还是有改善的,我们家里强烈请求政府管教。”

昨日,陈欣已经下葬,娘家的门上白底黑字贴着挽联,陈欣母亲刘某秀一提起女儿就撕心裂肺地哭,“这是我大女儿,她才34岁。”

吴父也表示,现在他的处境很无奈,只能寄希望于当地政府能够出面。

图片 9

12月12日15时许,泗湖山镇政府一名主要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已经将吴林相关问题上报至沅江市政府,经过市政府会议研究,针对吴林的后续处置已商讨出一套完整的方案,包括今后学习、生活和他的家庭,都已有安排,但细节不方便透露。“我们更多是站在保护这个小孩的角度,有一些举措,很多东西需要一步步落实。”

陈欣娘家门前贴着挽联。

图片 10

因为吴某康才12岁,年龄够不上负刑事责任,所以,如今就连外公外婆都有些害怕自己的外孙,“不知道接下来会怎样。”陈某华一脸担忧。

爷爷奶奶家中墙壁上还贴着吴林(化名)在幼儿园上学时拍摄的画报照片。新京报记者 王昆鹏 摄

专家说法

涉事男孩家庭边界感的缺失

“吴林未到法定年龄,不承担刑事责任。” 北京青少年法律与咨询中心理事长宗春山表示,按照我国目前现有法律,14岁以上的未成年罪犯,将送入少管所进行管制和教育;16岁以上的未成年罪犯应承担刑事责任。

宗春山认为,吴林曾说过“我杀的是我妈妈,不是别人”,一方面是认知不够、不成熟的表现,另一方面也说明他的家庭边界感是模糊的。而家庭边界感的缺失,让吴林误认为家庭只有血亲联系,伤害家庭成员不需要负责。而这一切都需要对孩子进行全面的测评和了解,才能知道他究竟属于什么情况。

宗春山表示,吴林虽不负刑责,但司法系统需要对他本身以及生活的环境进行系统干预。首先,如果让吴林继续在原来的社区生活,这对他本身也是一个很大的伤害,因为他已经被贴上“杀人犯”的标签,周边人不断提醒他做过的事,认为他是一个无情无义的人,会让他自己也这样认为,不断重复他身上的标签,可能会使吴林重走犯罪的道路。

其次,这件事也会对周围的同学造成恐慌,周围的人会有一种被害的心理,被害恐惧。相关部门也应该对他们进行干预。“如果不对他们进行干预,他们对他(吴林)永远是敌对和对立。”宗春山说道。

“吴林现在是不成熟的,但是这种不成熟要画上双引号,如果一直处于家庭教育的缺失,而且后天很难去改正,那么他这种不成熟的认知会影响他今后的生活,甚至会重犯罪错。” 宗春山认为,相关部门应该对吴林每一个阶段进行心理、智商、社会适应状态进行评估。通过评估,去观察吴林的认知是否有提升,是否对弑母有反省。评估的目的在于更好地进行完整系统的干预。

监狱与学校需要“中间地带”

“我国目前只有监狱和学校,缺乏一个中间的地带,未成年罪犯回归社会系统依然是不成熟不规范的。”宗春山认为,吴林的父亲作为吴林的第一监护人,已经在家庭教育上失职,现在要承担起其应有的责任,要做好搬家、换学校的准备。同时,吴父要联系当地政府和司法部门,如检察院的未检所,要求相关部门对吴林以后的安排进行协调,给他一个完整的后期干预。

在转学之后,吴林的信息也要被充分保护。对于保护吴林的信息是否会对其他同学造成潜在威胁的问题,宗春山认为对吴林每阶段进行评估,观察其是否处于高危阶段,是解决问题的办法。

除此之外,如果当地有工读学校,在吴林本人及家属都同意的情况下,让他去这样的学校过渡,也不失为一种解决办法。他介绍称,工读学校属于九年义务教育的一部分,只是这种学校的老师除了教授知识,还要对学生进行必要的帮教, “他现在还是接受义务教育的年级,工读学校也不能拒绝接收。”

京衡律师(上海)事务所律师邓学平表示,对于吴林案,有两种可行的办法,首先是责令家长严加看管,其次政府部门可以对其进行收容教育。“但是我国没有收容教育法。谁来收容,经费如何保证,合适解除等问题都没有法律规定。”邓学平说:“在这种情况下,刑法规定未满14岁青少年犯罪由政府收容教育的规定得不到落实。”

邓学平认为,政府需要对吴林进行帮教、改造,密切观察,以确保没有社会危险。在评估达标后,吴林才适合回归社会。

本文由www.0805.com发布于教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他还在笑,男子因家庭琐事砍伤弟弟一家四口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