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教育资讯

当前位置:www.0805.com > 教育资讯 > 倪洪涛为何起诉省发改委,岳麓书院门票收费争

倪洪涛为何起诉省发改委,岳麓书院门票收费争

来源:http://www.sswank.com 作者:www.0805.com 时间:2019-11-21 09:32

收费合理合法性遭质疑

岳麓书院50元门票咋调整?湖南将举行听证会 新华社电 湖南省消费者委员会近日通过官方微信公开征集消费者代表,并透露为依法科学调整岳麓书院(含中国书院博物院陈列馆)门票价格,湖南省发改委拟于1月底在长沙市组织召开简易听证会,并委托湖南省消费者委员会推荐9名消费者作为消费者代表参加听证会。 这让此前引发广泛关注的“高校教授质疑岳麓书院收门票”事件重回公众视野。岳麓书院是中国“四大书院”之一,位于长沙市风景秀丽、人文荟萃的岳麓山脚下,由湖南大学负责维护管理,每年接待大量到访游客,门票价格为50元/人。中国书院博物院陈列馆则是湖南大学依托岳麓书院建立的专题博物馆。 去年12月,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倪洪涛实名发文质疑岳麓书院收门票。他认为,岳麓书院有三重身份。首先,作为湖南大学的一个院系,它不能收费;其二,作为1988年获批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它似乎可以收费,但所收款项应该是专款专用,必须用于文物保护;其三,作为2012年获评5A级景区的岳麓山风景区的一部分,在整个岳麓山风景区都不收费情况下,唯独岳麓书院收费,缺乏必要性以及正当性论证。 “更为重要的是,关于收费主体的合法性问题,到底是作为大学二级单位的岳麓书院,还是作为事业法人的湖南大学,还是‘搭便车’成立的所谓中国书院博物馆?同时,是旅游业的经营性收费还是文物保护公益事业的事业性收费?”倪洪涛说。 针对倪洪涛的公开质疑,湖南大学岳麓书院回应称,岳麓书院是湖南大学的二级学院,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家5A景区(点)。门票收费严格按照《国家文物保护法》等相关法律法规,以及国家相关部委关于“文物建筑及遗址类博物馆暂不实行全部免费开放”的规定,经政府部门批准后执行。门票收入主要用于岳麓书院文物保护、展示、研究等。 记者了解到,岳麓书院收门票的依据是湖南省发改委2015年底做出的《关于岳麓书院和中国书院博物馆门票价格的批复》(湘发改价服[2015]1109号)。其有效期至2018年12月31日。 在上述批复即将到期之际,湖南省发改委于2018年12月29日在其官网发布《关于岳麓书院和中国书院博物馆过渡期间门票价格的通知》(湘发改价费〔2018〕1028号)称,因国家发改委和湖南省近期将对景区门票价格政策进行重大调整,经研究决定:在湖南省发改委正式批复门票价格前的过渡期间,岳麓书院和中国书院博物馆普通门票暂按每人次50元执行,“待国家相关政策明确、我委作出正式批复后,即执行新的门票价格”。 倪洪涛认为,湖南省发改委做出《关于岳麓书院和中国书院博物馆门票价格的批复》(湘发改价服[2015]1109号),这一价格行政许可是违法行政行为,也就不能成为岳麓书院收费的依据,他已经以此为由向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目前天心区人民法院已经立案。 湖南省一位关注此事的公务员表示,岳麓书院收门票合不合理、合不合法,岳麓书院门票价格如何调整,通过行政诉讼、听证会等法律手段解决相关争议,无疑是理性的选择。

买票参观争议不断

岳麓书院门票该不该收费,该收多少钱?之前恐怕没人去较真,直到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倪洪涛公开质疑。倪洪涛等人在意的恐怕不是50元、40元钱的门票,而是门票的定价过程,是否合理合法?是否符合程序正义?

www.0805.com 1岳麓书院实景 网络图

在倪洪涛公开质疑岳麓书院门票收费之后,对于岳麓书院是否该收费一事,记者听到了不同的声音。

湖南大学所称的批文,是湖南省发改委批复的湘发改价服(2015)1109号文。根据这一批文,岳麓书院和中国书院博物馆实行统一售票,普通门票价格为每人次50元。并将本该于当年到期的收费许可,延长到2018年底。倪洪涛认为,湖南省发改委在没有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开展价格成本调查以及相关听证的情况下,就径直批复同意,侵害了广大公众的利益。

岳麓书院工作人员表示,书院自上世纪80年代修复以来,就按照有关法规收取门票费用。他们也在向相关部门打报告,申请在2018年12月31日之后,延续目前的50元门票价格现状。

和其他古书院一样,岳麓书院的历史文化源远流长。创建于公元976年的岳麓书院,历经宋、元、明、清各代,兴学不变,被外界誉为“千年学府”。资料显示,1986年,湖南大学宣布完成修复岳麓书院,并正式对外开放。1988年1月13日,国务院发出《关于公布第三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通知》,岳麓书院被列入第三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

长沙2月22日消(记者崔天奇 傅蕾 见习记者苏醒)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岳麓书院是中国四大书院之一,建于北宋,1988年被列入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名单。但与此同时,今天的岳麓书院也是湖南大学下属的办学机构。这样的多重身份,导致了一个痛点的存在,这就是门票。本文由头条网转载发布;好头条-知天下事!头条网为用户推荐有价值的,个性化的头条日报、头条、黄金、黄金头条的头条网、头条日报,提供连接人与信息的新型服务,是国内移动互联网领域成长最快的头条新闻产品服务之一。

公开资料显示,岳麓书院位于湖南省长沙市湘江西岸秀丽的岳麓山下,湖南大学校园之中,为我国著名的“四大书院”之一。它自北宋创始,历宋、元、明、清各代,兴学不变。上世纪七十年代,湖南省委托湖南大学管理、修复岳麓书院,延续其千百年来的人才培养、学术研究和文化传播功能。

针对倪洪涛的公开质疑,湖南大学党委宣传部向媒体回应称,岳麓书院门票收费严格按照文物保护法等相关法律法规以及中宣部、财政部、文化部、国家文物局关于“文物建筑及遗址类博物馆暂不实行全部免费开放”的规定,经政府部门批准后执行。门票收入主要用于岳麓书院文物保护、展示、研究等。

倪洪涛质疑后,上月底,湖南省发改委举行岳麓书院(含中国书院博物馆陈列馆)的门票价格调整简易听证会,拟将其普通门票价格从每人次50元降低为每人次40元。但倪洪涛表示,问题的核心,不是降多少钱,甚至不是收不收费,而是程序的合法性。他说:我们的诉讼是一个配套的质疑措施,以点带面地反思我们整个旅游行业收费的合理性和合法性。

上述说明写到:近日,有网友对岳麓书院门票收费提出质疑。岳麓书院是湖南大学的二级学院,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国家5A级景区(点)。门票收费严格按照《国家文物保护法》等相关法律法规,以及中宣部、财政部、文化部、国家文物局关于“文物建筑及遗址类博物馆暂不实行全部免费开放”的规定,经政府部门批准后执行。门票收入主要用于岳麓书院文物保护、展示、研究等。

2012年7月1日,以岳麓书院原状陈列为依托建立的专题博物馆——中国书院博物馆,开始对外开放。

对此湖南大学曾经回应,门票的收费主要用途是用于岳麓书院文物的保护、展示和研究。而收门票的行为合法合规,具体来说,就是有湖南省发改委的批文。

www.0805.com 2湖南大学针对岳麓书院收费质疑的说明。湖南大学党委宣传部提供

倪洪涛透露,下一步将对岳麓书院现行有效的收费批复申请复议或者进行诉讼,并对湖南大学有关岳麓书院的收费情况提出信息公开。

倪洪涛发文称,岳麓书院有三重身份:其一,作为湖南大学的一个院系,它不能收费;其二,作为1988年获批的国家重点保护文物单位,它似可收费,但所收款项是专款,必须用于文物保护;其三,作为2012年认定的5A级景区岳麓山景区的一部分,在整个岳麓景区都不收费的情况下,唯独书院收费,缺乏必要性和正当性论证。

针对质疑,岳麓山风景区工作人员回应澎湃新闻称,岳麓山风景区和岳麓书院是不同的两个单位,岳麓山风景区作为5A级旅游景区,早在2008年取消收费,岳麓书院收费主体是湖南大学。

作为兄弟院校的法学教授,今年缘何会质疑岳麓书院门票收费?倪洪涛称有自己的想法。

倪洪涛称:2018年12月份的时候质疑岳麓书院收费的合理性、合法性,想促使它降价甚至免费,但是湖南大学就拿出了省发改委的批文,说是有政府批准收费的。这样我们要达到质疑岳麓书院收费的目的,就必须对湖南省发改委的批文的合理性,包括收费实体上的合法性、程序上的合法性,提出挑战。

上述工作人员还称,岳麓山风景区自2008年开始不再收取门票,此前门票是15元一张。

采访中,记者多次联系湖南大学党委宣传部相关负责人和其他工作人员,想听取湖南大学对岳麓书院门票收费的一些看法,但截至记者发稿时,湖南大学暂未对记者的问题进行回复。

2018年12月,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倪洪涛等人对岳麓书院门票收费的合理性、合法性提出质疑,称拥有多重身份的岳麓书院收费审批程序、资金去向存在疑点。

同日,岳麓书院办公室工作人员回应澎湃新闻称,岳麓书院一年门票收入大概是3000万元左右,这笔钱由湖南大学建立专门账号统一管理,之后再反馈给书院。书院一年的支出在1000万元到2000万元之间,支出内容包括百名教职工的工资开支、书院维修和发展等内容。

兼具多重身份的岳麓书院,其门票收费之路到底该何去何从?

上月底,《湖南日报》旗下公众号湘伴曾发文称,湖南省发改委主要负责人表示,正在研究大幅降低湖南省景区门票价格,降低幅度会比较大,有些马上将召开听证会。

12月11日,岳麓山风景区工作人员表示,岳麓山风景区和岳麓书院是不同的两个单位,岳麓山作为5A级旅游景区早在2008年已取消收费,岳麓书院收费主体是湖南大学。

记者在采访中获悉,岳麓书院和中国书院博物馆实行统一售票,普通门票价格为每人次50元。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岳麓书院和中国书院博物馆对身高不足1.2米的儿童、70岁以上老人、残疾人及烈士家属凭有效证件免费;对学生、现役军人、军队离退休人员及持《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金领取证》的人员半票;对团体游客可给予不超过20%的优惠。而湖南大学的老师和学生,则可以凭证免费入内。

《新闻纵横》值班编辑查询到,岳麓书院办公室工作人员曾告诉媒体,2017年,岳麓书院门票收入约3000万元左右,全年总支出在2000万元以内,剩余的钱都在湖南大学专项账号上。拥有多重身份的岳麓书院,谁才是收费的主体?巨额余款,又该由谁来监管?较真的教授,需要法律一个认真的解答。有关案件的进展,央广记者也将持续关注。

12月11日,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倪洪涛实名发文称,拥有“多重身份”的岳麓书院收取门票行为缺乏合理性、合法性和必要性。

近日,因为门票收费遭到质疑,岳麓书院成了媒体关注的焦点。以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倪洪涛为代表的质疑者认为,岳麓书院门票收费缺乏合法性和必要性;而湖南大学党委宣传部此前回应媒体称,岳麓书院门票收费严格按照文物保护法等相关法律法规,经政府部门批准后执行的。

于是,倪洪涛等人将湖南省发改委告上法庭,请求法院确认湖南发改委文件无效。本案将于今天(22日)在湖南省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开庭。既是文保单位又是大学校园,这样的门票该收吗?

湖南大学党委宣传部相关人员则对澎湃新闻表示,岳麓书院门票收费严格按照《国家文物保护法》等相关法律法规,以及中宣部、财政部、文化部、国家文物局关于“文物建筑及遗址类博物馆暂不实行全部免费开放”的规定,经政府部门批准后执行。门票收入主要用于岳麓书院文物保护、展示、研究等。

倪洪涛对记者说,他查阅到湖南省发改委作出的《关于岳麓书院和中国书院博物馆门票价格的批复》(湘发改价服[2015]1109号),岳麓书院门票收费批准文件有效期至2018年12月31日。

对于倪洪涛的说法和诉求,昨天,中国之声记者多次拨打湖南大学宣传部门有关负责人电话,但一直无人接听。倪洪涛透露,庭审将于今天9点半在长沙市天心区人民法院进行。他们希望以岳麓书院的案例,来规范全国文物保护单位的收费问题。我们的目的并不是说一定要胜诉,我们要反思,以岳麓书院这个景点,以点来带动民众包括官方思考我们整个景区包括文物保护单位门票收费的合理性和合法性问题,反思督促相关许可机关改进自己未来的许可行为,实现文物保护单位、旅游业健康发展。倪洪涛说。

岳麓书院和中国书院博物馆实行统一售票,普通门票价格为每人次50元。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岳麓书院和中国书院博物馆门票对身高不足1.2米的儿童、70岁以上老人、残疾人及烈士家属凭有效证件免费;对学生、现役军人、军队离退人员及持《城乡居民最低生活保障金领取证》的人员半票;对团体游客可给予不超过20%的优惠。该批复从2016年1月1日起执行,有效期三年。

“从已公开的信息来看,湖南大学作为一个公共事业单位,既没有经营性收费权利,也没有管理性收费资格,它如何能收费?”秦前红认为,湖南大学如果想获得收费权,必须按照价格法等相关法律,获得服务收费许可,并且门票价格以许可目的为依归。

倪洪涛说,他于2018年12月12日在岳麓书院大门旁的售票窗口购得参观券一张,花费50元,参观券面盖有湖南省税务局发票监制章和湖南大学岳麓书院文物管理处的发票专用章,收款单位为湖南大学岳麓书院文物管理处。他随后在网上发文,认为这违反了旅游法明确规定的公益性的博物馆、纪念馆等应当逐步免费开放的精神。

针对收费质疑,与岳麓书院相关的多个部门作出回应。

岳麓山脚,清溪茂林之间,隐存着一座雅致的千年庭院,青舍密密,屋宇麻麻,大门前悬挂有一副楹联,上书“惟楚有材,于斯为盛”。这就是北宋开宝九年,潭州太守朱洞在僧人办学的基础上,正式创立的岳麓书院。

另据岳麓书院办公室工作人员介绍,2017年,岳麓书院门票收入约3000万元左右,全年总支出在2000万元以内,剩余的钱都在湖南大学专项账号上。

收费之路何去何从

倪洪涛认为,岳麓书院有“三重身份”。其一,作为湖南大学的一个院系,它不能收费;其二,作为1988年获批的国家重点保护文物单位,它似可收费,但所收款项是专款,必须用于文物保护;其三,作为2012年认定的5A级景区岳麓山景区的一部分,在整个岳麓景区都不收费情况下,唯独书院收费,缺乏必要性和正当性论证。

姜明安教授认为,作为单位,只要拿到许可证就可以收费。没有许可证,收费就是违法的。发改委发的收费许可证合不合法,那是行政行为,如果这个行政行为是违法的,当事人可以提起行政诉讼。

上述书院工作人员反问,倪教授为什么不去质疑故宫和长城等收费的文保单位和旅游景点?

书院是中国古代一种独特的文化教育组织,自唐代至清末,绵延千余年,遍布全国各地,成为士人的文化家园。

对于倪洪涛的收费质疑,上述工作人员表示,收费的合法性和必要性问题,湖南省发改委的批复就是最好的说明。该工作人员同时表示,3000万元门票收入还不能满足书院的发展。

另据岳麓书院办公室工作人员介绍,2017年,岳麓书院门票收入约3000万元左右,全年总支出在2000万元以内,剩余的钱都在湖南大学专项账号上。

上述文件称,湘价函[2012]77号文件执行三年来,社会反映良好,经研究,根据《湖南省游览参观点门票价格管理实施办法》有关规定,对岳施书院和中国书院博物馆门票价格有关事项批复如下:

“2016年发改委的批复的相对人是‘湖南大学岳麓书院’,而现行门票显示收费单位是‘湖南大学岳麓书院文物管理处’。那么究竟谁是适格的收费主体?”倪洪涛对此表示不解。

澎湃新闻查阅到,湖南省发改委2015年作出的《关于岳麓书院和中国书院博物馆门票价格的批复》(湘发改价服[2015]1109号)显示:你院(湖南大学岳麓书院)《关于申请继续执行湘价函[2012]77号文件的报告》收悉。

那么,湖南大学作为岳麓书院门票的收费主体,是否有法律依据?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秦前红谈了自己的观点。

www.0805.com ,倪洪涛表示,考虑到岳麓书院门票收费批准文件有效期至2018年12月31号,待新的收费文件颁布后,将再针对湖南大学、湖南省发改委甚至省政府提起信息公开申请和行政诉讼。挑战岳麓书院门票收费问题的基本思路是:1、质疑批准收费的合法性、合理性及目的;2、质疑批准收费的程序;3、质疑岳麓书院收费后的资金去向。

同时,对于湖南大学相关人员称“每年有一千余万的收费余额躺在账上”的说法。秦前红认为,这说明岳麓书院门票价格畸高,价格许可不合理,违背了行政合理性原则。

“作为岳麓山景区的一部分,唯独岳麓书院是收费的。任何以‘保护’为借口的收费,都是对文明的亵渎和文化传承的阻隔。不能让我们的学生和孩子,在收费中感受知识的价值!”12月11日,倪洪涛在一篇文章中“炮轰”岳麓书院收取门票现象。

倪洪涛还举例称,同为位于岳麓山脚下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新民学会旧址”,游客进去参观,就不需要买门票。

11日晚,湖南大学党委宣传部发来一份“关于岳麓书院门票收费的说明”。

“惟楚有材,于斯为盛”,一副悬挂于大门口两侧的楹联,彰显出这座古书院的与众不同。

全年门票收入约3000万元

同时,对岳麓书院的门票收费主体,倪洪涛也提出了质疑。

倪洪涛还指出,更为重要的是,关于收费主体的合法性问题,岳麓书院到底是作为大学二级单位的书院,还是作为事业法人的湖南大学,抑或是所谓搭便车成立的中国书院博物馆来收取门票?同时,这是旅游业的经营性收费还是文物保护公益事业的事业性收费?也是核心问题之一。

岳麓书院门票收费争议调查

有赞同岳麓书院收费者撰文称,我国其余三大书院,无论是崇阳书院还是应天府书院,甚至是“四大书院”之首的白鹿洞书院,历来都是有门票价格且长期执行的。“怎么大家具有同等的史学价值和历史地位,而在收费一事上,岳麓书院就偏偏被要求‘低人一等’呢”?

“受传统熟人社会的影响,‘身边法治’最难处理,我们就是要通过处理好身边的事务来推动法治进程。”倪洪涛对记者说,采取当事人教学模式,带领学生“真刀真枪”地投入法治大潮,这一直是他实施的教学方法。

倪洪涛介绍,根据《国务院关于公布第三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通知》,文物保护单位为岳麓书院而非湖南大学。但是岳麓书院和中国书院博物馆都不是法人,只有长沙市岳麓区岳麓书院旅游服务中心才是法人。

这位赞同者还认为,作为在校本科生、研究生日常学习生活的主要场所,收取门票在某些方面起到了“限流”的作用,这在很大程度上从侧面保障了学生的正常活动不受干扰。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岳麓书院门票收费被倪洪涛等人质疑后,法律界人士也纷纷热议此事,一些知名法学专家也谈了自己的观点。

岳麓书院实行门票收费是否合理合法?此前没人去较真,直到今年12月初,湖南师范大学法学院教授倪洪涛的公开质疑,才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和讨论。

这里便是被外界誉为“千年学府”的岳麓书院,它是我国著名的“四大书院”之一。

岳麓书院门票收费缘何会引发质疑?其收费的法律和政策依据是否充足?兼具多重身份的岳麓书院的门票收费之路,到底该何去何从?

姜明安认为,岳麓书院收取的费用使用是否合理问题,应该由审计机关去审计。

“行政诉讼也只能告行政机关,不能告岳麓书院。”姜明安说。

作为一座沉淀着千年湖湘文化的古书院,岳麓书院一直是备受外地游客青睐的游览景点,来此游览的游客每天都是络绎不绝。

2005年,湖南大学称恢复岳麓书院。记者查阅岳麓书院的官网显示,目前岳麓书院是湖南大学的一个独立的院系,设有历史系、哲学系、考古文博学系3个教学机构。

倪洪涛在公众号上发文称,岳麓书院有三重身份:其一,作为湖南大学的一个院系,它不能收费;其二,作为1988年获批的国家重点保护文物单位,它似可收费,但所收款项是专款,必须用于文物保护;其三,作为2012年认定的5A级景区岳麓山景区的一部分,在整个岳麓景区都不收费情况下,唯独书院收费,缺乏必要性和正当性论证。

而反对岳麓书院收费者也发出了不同声音。有媒体评论认为,与湖南大学的“能收则收”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很多地方正在积极推动的“还湖于民、还园于民、还景于民”,越来越多拥有国宝级文物的博物馆也向公众无偿敞开了大门,为何湖南大学不能顺势而为?“面对优质历史文化资源,克制收费冲动,让利于民,‘能收而不收’,才是一种大胸怀和高境界。从这个层面讲,需要反思的恐怕不止湖南大学”。

12月15日,在湖南省程序法学研究会、湖南省宪法学研究会举行的岳麓书院收费相关法律问题专家研讨会上,工作人员整理出了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姜明安对此事发表的意见。

□ 《法治周末》记者 刘希平

“岳麓书院目前执行收费的法律依据是旅游法还是文物保护法,是事业性收费还是经营性收费?”倪洪涛质疑,根据法律规定,收费的用途是文物的保管、陈列、修复等,但岳麓书院收费如果用于教师工资发放等办学活动,是否合法?

古书院的前世今生

“这一千万余额的用途成为了疑难问题,这一千万是用于下一年的文物保护,还是可以用于其他公益或慈善事业,是一个值得进一步探讨的法律问题。”秦前红说。

本文由www.0805.com发布于教育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倪洪涛为何起诉省发改委,岳麓书院门票收费争

关键词:

上一篇:2018年度公益人物吕薇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