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国内学校

当前位置:www.0805.com > 国内学校 > 山东济南中考已至少6年考命题作文,支持中小学

山东济南中考已至少6年考命题作文,支持中小学

来源:http://www.sswank.com 作者:www.0805.com 时间:2019-11-05 11:16

  网络写手直言:爱写作不为当作家

  胜蓝小学四年级家长“霏天使”说:“我家宝贝也有在写小说,还是连载形式的。她写的小说我还看过,她自己原来还打算编排的。上周带她吃饭,碰到几个小男孩玩得很开心,回家路上她突然说,有灵感,要写下来。我挺赞成她写小说的。”

先来看一下90后的我的成长过程:

中考第一科语文考完,考生小刘自信地走出考场告诉记者,在考场上自己一看到这个作文题目就松了一口气,比在学校练过的给材料作文、给开头作文简单多了。二十七中初三班主任兼语文老师王俊华说,学生走出考场都说作文不难,这个作文题对考生来说也不容易写跑题,考生可以从一个时间点来写,例如可以写自己与父母经历的一次旅行;考生还可以从一个时间段来说,例如与朋友度过的美好时光、与自己养的宠物一起度过的好时光……整体来说,考生拿到这个作文题目,从审题到立意,可写的内容很宽泛,生活中很多真实经历都可以写进去,因此,考生在写作过程中容易流露出真情实感。

  一些知名学者和老师昨天看了报道后,也都纷纷打电话给记者,就此话题一吐为快。

  不过老师的话只对了一半,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酷爱“小说体”周记的小学生。“身边的事,太平淡了,就算勉强写出来,不仅要被爸妈评头论足,我的很多小秘密也统统曝光了。写小说就容易得多了,因为都是虚拟的,爸妈无从评断,而且还保护了我的‘隐私’。”六年级女生丁爱芦的一番解释颇具代表性。

我为什么想要变成韩寒、郭敬明呢?大概是他们比平常作家的知名度更高,是80后作家的代表,可能是想要更多的人认同我写的东西。可是我为什么非得要别人认同呢?我是为了什么而写作呢?我仔细想了想,我是为了表达而写作,我表达着我的所思所想,每个人的思想应该是一个世界,你认同我,我非常感谢;不认同我,我也不会强求。曾经做过测试我的影响愿望是50.7,中等,想要引导他人的愿望一般,不会特别主动表现得很想去影响他人。

作者:潘奕轩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上海交通大学教授熊丙奇讲了这样一个故事:朱自清的散文《匆匆》,你能把自己最喜欢、印象最深刻的一句写下来吗?一学生的答案:“我的日子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但是这样的回答是错的,标准答案是:“但是,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这就是我们当前的学校教育,这样的标准化试题随处可见。不管从哪个角度说,这样的教育是在扼杀学生的想象力。”熊丙奇说。

  ……

平凡的人生,只有平凡的故事。我才不是一个有故事的女同学,哦耶!

(来源:舜网-济南时报)

  而单纯刻板的命题作文无疑也是帮凶之一,“小说体”周记的出现或许能成为孩子想象力的救星。

  连线家长

我们为什么要成为第2个韩寒或郭敬明呢,这是90后的我的想法,相信也是大多数90后的想法。

从教近30年的王俊华回忆,济南中考考命题作文至少有6年了,在总复习时,学生们一起练过命题作文、半命题作文、给材料作文、给开头作文等多种形式和内容的作文题,其中练习过的“与XXX共成长”“与XXX在一起的日子”等半命题作文均与今年中考语文命题作文“共度好时光”有共同点。不过,王俊华表示,考生真情实感来写最好,不要生拉硬套所谓的作文模板图省事。在考前,市教研室就传达过学生写作不要套用的相关要求,老师也在考前做过提醒,如果学生写的作文还是套用的别人的东西,这样就很容易出现雷同卷,有可能得分会比较低。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写小说既然能让孩子爱上写作,当然值得鼓励。提高作文水平,首先就应该培养写作兴趣。”施老师说,“可是如何提高学生的小说写作水平呢?我们小学语文老师毕竟不是专业小说家,很难对学生的小说写作进一步指导。”

90后的我们太信奉要成为第一个自己而不是第二个别人。

11日上午11点,济南2016年中考首场语文考试落幕。不少考生表示,今年的语文试题并不难,做起来很顺手。而且语文作文题目“共度好时光”延续了往年济南作文风格,并不难写,让他们有话可谈。“比之前在学校里练习的要简单。”一名二十七中考生告诉记者。

  相关阅读:

  杭州现代实验小学六年级语文老师施芳,最近在为一篇篇学生们上交的“穿越体”小说纠结。“从去年开始,每周一我都能在学生们的周记本上读到若干篇小说,而且都是原创。不少学生甚至开始写连载小说,每次批阅这些另类周记,都感觉有点没头没脑,不得不翻看前几篇写到哪里了,先补补课。”施老师有点小郁闷,“这学期我只好要求学生,写小说要一次性完成。”

大学毕业开始工作后已然发现我本身就是一个平凡的姑娘,我也会写东西,但写的都是我经历的平凡的故事。越来越发现大多数的我们都是在过着平常的生活,会为锁事而烦恼,接受着各式各样的想要的和不想看的信息。每天都是看看视频,玩玩游戏,找找乐子。梦想这个东西我还有,却变成了想要赚更多的钱。

  “我支持孩子们写小说。”张老师说,“应试作文缺乏灵性,受到太多的人为限制,孩子们不得不揣摩评卷老师的心思写文章,等于是为他人立言,在不知不觉中受压抑。相反,他们写小说可以表达自己的心声,这样的文字肯定特别有灵性,比平时的作文出色得多。在我看来,写小说是现在儿童精神生活的一部分,孩子们可以解放心灵。”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高一的班主任是语文老师,那年她刚师范毕业,同我们一样喜欢杰伦,同样也是让我们写周记,我和我同桌杜兰兰自封“文艺青年”周记都会写点什么不一样的东西,我还是会写诗。那时已经有郭敬明的小说了,我和杜兰兰同样是特别喜欢看小说,青春里当然会幻想成为郭敬明一样的作家,后来每一次的作文我都会好好写,但成绩却是一般刚及格的分数。后来分班,我同杜兰兰分开了,就没有文艺青年的感觉了,主要任务就是交作业了。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茅以升实验学校家长“炜妈”说:“只要孩子能写出来,都支持。天马行空的都可以写,支持孩子的想象力,不要去框死,要写什么,不要写什么,我们孩子的老师连作文范文书都不让他们看的,我支持。”

再就是上初中,语文老师都会让我们写周记,记得写得最好的是一首诗,那时我正好在靠窗的位置,诗的名字就是《窗外》。老师的批语是“你的处女作挺不错哟”,这时我才知道还有处女作的说法。

  未来像韩寒、郭敬明这样的少年作家会不会越来越多?吴雪岚回答:“撇开当作家这些功利性的目的,写小说更应该成为孩子们培养写作兴趣的方式,绝大部分学生爱的是写作不是当作家。”

  记者随手翻阅了几篇学生周记,小学生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令人叹为观止,不仅有写童话、军事题材的,还有写灌篮高手这类校园故事的,一些孩子的文笔相较成人都毫不逊色。“很多孩子写穿越小说比平时作文要写得好。”施老师告诉记者。

上小学,很爱玩,每天写作业到晚上10点。这时候的我数学成绩还不错,语文成绩一般,作文更是像流水账一样,根本没有想过怎么写会分高。六年级的时候寒假作业其中有一项是日记。结果我每天的日记都是一句话,今天去哪哪玩了,或是在家帮老妈干活了。更有一天让我印象深刻的是“小康走了”这几个字可是让我们的语文课代表点明批评了我,语文老师让我重写,每天的日记应不少于100字。所以我用了整整两天的时间把日记的叶子补充完整。从这次开始,我才对作文有些概念,好像知道了怎么写会有内容。

  小学生周记流行写“穿越” 批阅老师很纠结

  周记,顾名思义就是用文字记载一个星期来的思想、学习、生活情况。

91年的我是农村的孩子,刚出生的时候家里还属于贫困,小时候接触的都是老一辈常说的歌谣。然后因为爷爷是老师,会给我讲一些当时很高大上的东西,比如地球是绕太阳转的,比如凌晨2点半叫我起来看月食。还记得那时候定闹钟的是小叮当样子的表,这个表还是叔叔买给我和妹妹当玩具的。

  杭州江南实验学校初三语文老师吴雪岚,另一个鲜为人知的身份是热门网络小说《后宫——甄嬛传》的作者“流潋紫”。说起小学生写小说的现象,她一点都不惊讶:“在中学生中,写小说早已是普遍现象。现在的孩子成熟早,小说写作低龄化也很正常,无论作为老师还是志同道合者,我都蛮支持的。”

  在钱报家长会的QQ群里,家长们探讨起这个问题也是七嘴八舌。景成实验学校家长璇爸说:“我家女儿上周开始好像在写小说了,但是不给我看,好像是写办公室里面发生的故事,因为她老是问哪些行业会在写字楼上办公的。”

2010年9月开始步入大学。大学的关注点在于社团活动,让我为之自豪的是我在阅览室值班,每周一到周五,下午6点到8点开放阅览室供学生们看书。在此时间我一直有看书摘抄的习惯,到现在还保留着那个摘抄的本子,不时会看看。

  在吴雪岚看来,平时的作文限定性太大,小说却可以想写什么就写什么。学生写得好很正常,而且只要老师和家长引导得当,小说不要写得过多过勤,这还可以成为学生压力释放的一种方式。她带的初三班照样有学生坚持写小说,这几名初中生都说写小说的时候精神特别放松。

  “但‘小说体’周记在班里还是越来越流行。”听到施老师在感慨,办公室里其他高年级语文老师不约而同惊呼:“你们班也流行‘小说体’周记?我还以为只有我们班这样。”

  “小说体周记,或能成孩子救星”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天生的小说家似乎比比皆是。杨女士的女儿就读于杭州城西一所小学,今年五年级,平时作文顶多写两三页,上星期周记写了个“土地公和土地婆”的故事,居然一口气写满七页纸,还意犹未尽。“这是我见过她最有话可说的一篇周记。”杨女士说。

  学者熊丙奇:标准化试题扼杀个性

  语文老师很纠结

  在支持之余,张老师也提出要处理好教材作文与小说等自由作文的关系。因为命题作文、话题作文也有其合理性和必要性,要防止孩子们只写小说,这样容易弱化审题能力。最好能整合小说和命题作文两者的优势,让孩子在发挥想象力和释放心灵的同时,同样具有一定的审题能力。

  为啥现在的孩子那么爱写小说?施老师和同事们的一致看法是:如今不少小学生的生活“两点一线”,不是回家就是上学,顶多参加几个培训班,过于单调与平淡,孩子们无法发现生活中的素材。再加上平时观察不仔细,即便是难得的春游、运动会,他们写起来也乏善可陈。相比之下,他们想象中的世界显然更丰富多彩,有话可写。

  特教:我曾为一个学生出作文报

  想象中的世界精彩

  “写小说,是儿童精神生活的一部分”

  周记里,小学生天马行空

  “校园正孕育新一代韩寒、郭敬明”

  “今夜,父亲没有去狩猎……”

  昨日,本报《小学生周记,流行写“穿越”》的报道一见报,便立刻被多家热门网站相继转载,引来网友跟帖无数。有意思的是,当一些语文老师纠结“该不该鼓励小学生写小说”的时候,网友看法完全是“一边倒”状态——百分百支持小学生写“小说”,因为这些小不点的小说充满了想象力,正是如今中国孩子缺乏,成人应该鼓励的。

www.0805.com,  “我现在已经50多岁,有一天意外见到了阔别多年的孔乙己,他瘸了,满头白发……”小作者写的是穿越时空的《再见孔乙己》 。

  “钱报捕捉到的这个现象,很有意思。”浙江省小学语文特级教师张祖庆说,在他执教的班里,写小说的孩子同样比比皆是,有学生笔下的《亚马逊河探险记》已经超过了3万字,他还特意为这名学生出版了一份作文报,刊登小说。

  “今夜,父亲没有去狩猎。他守在雪洞外,等待他的王子降生。陪伴他的还有他所有的臣民。洞中侧卧着我的母亲,她只有四岁――这对一匹狼来说,她正当年。此刻,她正尽力忍受腹部的抽搐,她努力不发出声音,不想让洞外的父亲――那个伟大的王――为她担心……”原来是篇狼王子的“童话”。

  “‘我们又监测到一组新信号,今天晚上,他们就会行动,狐狸尾巴就要露出来了!闵启贤心中一震,是计?……’”原来是关于解放战争的“小说”,颇似《潜伏》。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家长给力:支持想象力

  身边事太平淡

  还有令一些老师担心的是,孩子平时写惯了小说,今后考试作文怎么办?沉浸在虚拟世界里,是否会导致与现实世界不分界线,从而干出一些荒唐事?

  该不该鼓励“小说体“

  可是这股“小说体”流行风,该不该提倡呢?这个问题比批阅连载小说更让老师头痛。

本文由www.0805.com发布于国内学校,转载请注明出处:山东济南中考已至少6年考命题作文,支持中小学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