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国内学校

当前位置:www.0805.com > 国内学校 > 737个孩子挤4辆车,甘肃小博士幼儿园复课孩子由

737个孩子挤4辆车,甘肃小博士幼儿园复课孩子由

来源:http://www.sswank.com 作者:www.0805.com 时间:2019-11-29 11:04

www.0805.com 1  11月21日,在离开校园五天后,两百多名孩子重新走进了幼儿园,老师在校门口站成两排迎接孩子和家长入园复课。甘肃省正宁县榆林子镇小博士幼儿园在发生校车事故后被接管,新幼儿园被命名为榆林子镇幼儿园。图/记者周清树

11月16日电 甘肃省正宁县榆林子镇一所幼儿园校车与一辆卡车相撞,据目击者称,该校校车是核定载客九人左右的小型面包车,当时车里至少坐着十个以上的学龄儿童。目前,伤者已经被送往当地县医院进行抢救。

www.0805.com 2

www.0805.com 3

  《甘肃幼儿园校车事故》后续

9时40分许,甘肃省庆阳市正宁县榆林子镇西街道班门口发作一同交通事故,一辆车号为陕D-72231的大翻斗运煤货车与一辆榆林子镇幼儿园接送校车迎面相撞,校车司机与4名幼儿当场死亡,多名幼儿重伤。

昨日,湖南株洲市泰山路与珠江路交叉口,一辆校车超载6人被暂扣,由于转接的车辆迟迟不到, 3岁的乐乐哭了,她说,我想妈妈……泊伟 摄

超载在各地频频发生,图为今年9月5日,广东梅州市五华县郭田镇某小学“校车”

  21日,小博士幼儿园分园组建的榆林子镇幼儿园开学,211名孩子开始复课。新组建的幼儿园有教室25间,配备教师29名。

记者从甘肃正宁县委宣传部得到证实,该县一幼儿园校车16日上午发生交通事故,据初步核定,事故造成17名幼儿、一名司机及一名陪护教师死亡。

核心提示

惨剧的发生不是偶然,而是必然。记者调查了解到,事发幼儿园是当地唯一幼儿园,为吸引农村儿童入园长期维持低成本运营,而校车超载现象持续数年无人监管。

  11月16日,甘肃正宁县榆林子镇小博士幼儿园校车发生车祸,造成21人死亡,其中包括19名儿童。本报记者周清树 甘肃正宁报道

记者从甘肃省安监局和省应急办了解到,16日9时40分许,甘肃省庆阳市正宁县榆林子镇西街道班门口发生一起交通事故,甘肃省委书记陆浩和省长刘伟平作出指示,省委副书记欧阳坚已经赶赴现场,组织指导开展抢救。

甘肃幼儿园校车事故并非偶然。

正宁县的情况并不是一个特例。10年前开始的农村地区中小学撤点并校运动,使新增教育资源向城市和乡镇中心集中。农村的孩子不得不翻山越岭、长途跋涉去外乡上学,而学校往往供不起“文件上的校车”,财政上又不给补贴,许多家长只能无奈接受黑车和超载的现实。

  老师在校门口迎接家长和孩子入园

据报告,该校车共载64人(司机、幼儿园教师各1人,幼儿62人)。事故造成5人(1名校车司机和4名幼儿)当场死亡,13名幼儿和1名教师受重伤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其余45名受伤幼儿(重伤13人,轻伤32人)正在庆阳市医院和正宁县医院接受治疗。目前,运煤大货车司机已被公安机关控制。

据记者调查,在没有政府补贴的甘肃庆阳市农村幼儿园自负盈亏,生存艰难。在校车超载,每年校车仍需幼儿园补贴。

长期超载无人负责

  早上8点钟,新幼儿园的老师在校门口站成两排,迎接家长和孩子入园。小博士幼儿园分园的招牌已换成“榆林子镇幼儿园”。该园以前曾经叫乐乐幼儿园,在2010年被小博士幼儿园兼并。小博士幼儿园自此成为了榆林子镇上惟一的幼儿园。

转机号教育网的网友评论:甘肃正宁一幼儿园校车与大货车相撞,招致20人遇难。昨天,郑渊洁发微博建议,拍卖局部公务车为学校配校车,河南商报官方微博也发起了“公车换校车”的建议,众多网友支持转发。听说,出事的校车多是‘黑校车’,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校车。

事发幼儿园老师称,当地农村生活水平普遍不高情况下,幼儿园校车低收费,超载运行也是“家长为了省钱”。

正宁县位于甘肃省庆阳市东南部,辖4镇8乡。一位孩子家长告诉记者,每个乡镇都有1~2所幼儿园,都属民办园,发生事故的榆林子镇属于当地大镇,原本有两所民办幼儿园,在去年底已被此次发生交通事故的小博士幼儿园兼并。

  据榆林子学区相关负责人介绍,截至20日中午,榆林子镇幼儿园共招收211名孩子,这些孩子大多是原小博士幼儿园分园的学生,仅有少数小博士幼儿园主园区的学生入园。这些学生多住附近街道,离园区最远的约为一公里。

转机号教育网的网友评论:不要不把校车当回事,国民应该进步本身素质,进步校车本身质量,严禁超载,主动避让校车,维护好我们的孩子!!!!!!假设幼儿园没有才能就不要设立校车,还不如让家长自行送~~~~

甘肃正宁县幼儿园校车事故并非偶然。

“镇上就这一所幼儿园,离家远,又都是山路,我们自己没有车,只能让孩子坐校车”,一位武姓家长说,事发校车里的孩子大部分来自于家咀村,村里最远的孩子到幼儿园有5公里。

  除了原来的23名教师,又调来6名新老师

转机号希望此事件能引起各学校的警戒,同时希望天下的父母为了子女的安全增强戒备!!

“我们很痛心,也很震惊。但无能为力”,11月16日,35岁的何亚郡说,正宁县“小博士”幼儿园的悲剧也是她和众多乡村幼儿园创办者共同的悲剧。

多位家长告诉记者,曾跟学校反映过校车挤那么多孩子不安全,但“人家没理我们,学校就这样的条件,孩子愿意上就上,不愿意上也没人强迫”,为了让孩子上学,只能坐这种改装的校车。

  由于小博士幼儿园管理混乱,已不具备办学资质,正宁县文化教育体育局已取消小博士幼儿园办学资质。

转机号提示大家:留意生命平安,制止超载,珍惜生命!!

www.0805.com ,何亚郡在甘肃庆阳市西峰区温泉乡开了一所幼儿园,与出事幼儿园一样,都在庆阳市辖区内。

据受伤者家属于增辉介绍,之前他们也向有关部门反映过校车超载问题,但是无人治理。

  11月18日张贴在小博士幼儿园门口外墙上的《公告》显示,正宁县全面进行校车隐患专项检查整顿。在此期间,接送校车全部停运。为了早日恢复正常的教育教学秩序,正宁县决定,原小博士幼儿园更名为“榆林子镇幼儿园”,由榆林子学区辖管。“如果继续留在榆林子幼儿园就读,家长每天将要按时接送;如果离幼儿园较远,且接送不便,请选择本乡镇范围内的任意小学学前班就读,免收各种费用。”

何亚郡害怕这样的悲剧哪天会降临在她头上。

家长认为幼儿园也有苦衷

  在榆林子镇幼儿园就读的学生,家长需要在早上8点到8点30分送孩子入园;中午11点30分接孩子离园;下午2点30分送孩子入园;下午5点10分接孩子离园。

庆阳一幼儿园校车每年亏几万

据了解,小博士幼儿园共有学生737名,28名教职工,安排4辆校车接送,平均185个孩子一辆车;在小博士幼儿园上学的孩子,每学期需交680元的学费,其中包括80元的车费,路程远的就多交20元,一早一晚两趟接送。

  榆林子镇幼儿园除了原先的23名教师,镇上又从其他学校调来6名具有幼师资格的新老师。该园共配备29名教师。

10年前,何亚郡幼师毕业找不到工作。中学退休的父亲帮她在庆阳市西峰区温泉乡创办了一所幼儿园。

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家长认为,幼儿园也不应承担全部责任。他指出,校车超载也是出于成本的考虑,幼儿园兼并后,收费没有上涨;都知道农民赚钱不容易,如果交通费增加了,农民可能就不会把孩子送来了。

  向西一公里,以前小博士幼儿园的主园区异常清冷。10点钟左右,园区大门紧闭,原园长李军刚的弟弟李军平在睡觉,其妻边照看早起的孩子边做早饭。

那时,整个温泉乡没有一所幼儿园,她的幼儿园取名“温泉幼儿园”。

前述不愿透露姓名的家长强调,幼儿园校车超载,监管者也不应免责。他说:“超载一个月执法部门发现不了,超载3年、5年,政府监管部门干什么去了?”

  李军刚的妻子高红霞为了舒缓巨大的精神压力并躲避记者采访,住在了县城。开园40分钟后,高红霞给记者发来短信:我哭哑了声音,躺在床上,我心碎了。

全家东拼西凑20多万,请教师,租场地,才把幼儿园建起来。

教育局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每学期都会开会强调交通安全,“教育局也不可能天天盯着幼儿园的屁股跑,农村的交警分时段,可能也没有发现。”

  [相关新闻]

11月16日,何亚郡介绍,随着送孩子上幼儿园家长越来越多,乡里一下子增加到5所幼儿园。

无奈的农村黑校车

  校车该不该捐?引发网友争议

竞争开始激烈起来。

据农业科技研究性期刊《农村经济与科技》2010年第21卷的介绍,正宁县共有幼儿园24所,其中县级2所、乡镇级20所、村级2所。幼儿园均位于县城或乡镇中心,未进村。

  本报长沙讯  11月18日,搜狐微博发起“平安校车”活动,呼吁网友关注校车安全立法工作。活动推出之后,有企业和个人就表示希望认捐校车,但也有人认为,改善校车条件是政府应该做的事,个人不应插手。一时之间网友们就该不该捐校车引发了新的争议。

他们幼儿园三分之一都是留守儿童。在家里照看的爷爷奶奶没有能力接送,幼儿园配备校车成为竞争优势。

正宁县90%以上的农村幼儿不上幼儿园,待在家等着上小学;不到10%的孩子会因为地理条件便利、经济条件稍好等原因去县城或乡镇上幼儿园。

  部分网友对认捐校车表示同意和支持。网友“蓝色阿懒”说:“希望各方面行动起来,让几千万学前儿童和几千万小学生有个安全的交通工具!”搜狐微博的“平安校车”活动则表示,会把校车送到有需要的地方去,并向网友征集“最需要校车的地方”。而潘石屹“被认捐”之后,也在微博中称:“既然大家都认为我该捐,好吧,我认了。我是甘肃人民的儿子,捐几辆校车也是应该的。”

2008年,何亚郡凑了20多万买了3辆“面包车”,拆掉座位,焊接条凳,改装成校车。

像甘肃正宁县榆林子镇一样,一个乡镇只有一两所幼儿园的情况并不罕见。据调查,2001年以来,各地农村地区中小学都进行了大规模的撤点并校运动,在撤点并校中新增教育资源向城市和乡镇中心集中,那些不能就近入学的孩子不得不起早贪黑、翻山越岭地去外乡上学。既然要跋涉,就需要校车,可学校既买不起也用不起更多的校车,家长也承担不起,因陋就简的校车就出现了,严重的超载也成为一个家长被迫接受的现实。N财新 中广 广日

  持反对意见的网友却认为,校车应该由政府部门负责,不应该由企业和个人来买单。一些网友的评论更是一针见血,有网友指出,捐校车改善校车只是解决了“硬件上的问题”,但能否不超载无法保证。如果捐出的校车仍然有超载现象,那捐校车就没有了意义。

三辆“校车”分别是14座的金杯车、9座的“东南”面包车和7座的五菱车。

  对于这些反对民间捐校车的声音,法律专家尹富强称,“这只是民间发出的倡议,和政府无关。政府应当做其应当做的事情,但政府如果没做,我们就一点不做?”搜狐微博“平安校车”联合倡议人、全国人大代表、华中师范大学(微博)教授周洪宇则在微博上呼吁:“我认为校车安全立法刻不容缓,亟待开展,请大家共同关注这项工作。”记者黄思

何亚郡说,幼儿园共有180个孩子,家最远的有15公里。

分享到:

每名学生一学期学杂费和保育费500元,伙食费300元,车费300元。加起来共计1100元。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他们以每人月薪1500元从乡里聘请了3位会开车的农民做校车司机。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这些校车每跑一趟要1个小时。为了在3个小时内把所有孩子接到幼儿园或下午送回家,三辆校车每天早上6点多开始在黄土高原的千沟万壑中奔跑,来回接孩子。

下午4点又开始一车车把孩子们送到家。

三辆校车每天都要超载。14座的金杯最多要载27个孩子。9座的“东南”车最多载到20个孩子。而7座的五菱面包车最多也载到15人。

何亚郡介绍,加上司机工资和油费,这三辆校车每年要耗费成本5万多元。目前孩子每天接送费是3元。这样幼儿园每年要拿出1万-2万元倒贴在校车上。

何父介绍,乡里道路很差,车辆损耗厉害,如果按校车5年报废周期计算,还要加上每年3万-4万元的车辆损耗。

11月16日,何亚郡的父亲说,如果要保证不超载,并且在2小时内把这些孩子都接到园里,幼儿园起码还要增加2到3辆校车。随之而来的是成本成倍增加。

出事幼儿园:“是家长为省钱”

“园长已经被控制了。我正在照顾受伤的孩子”,昨日,甘肃庆阳市正宁县榆林子镇小博士幼儿园一位教师在电话中向记者介绍情况,语气沉重。

这位不愿具名的女教师介绍,小博士幼儿园目前有740名学生。每个孩子每学期学杂费和保育费、书本费一共260元,今年刚涨到300元。生活费每学期200元,车辆接送费50元每学期。

她说,小博士幼儿园是当地乡里唯一一所幼儿园。当地很贫困,普通家庭年人均只有一千多元收入。之所以一个车挤那么多孩子,一方面是民办幼儿园穷,买不起那么多校车。另外一个方面“也是家长为了省点钱”。

“如果多收点车费,家长也交不起,我们想涨价,家长意见很大,好像不让他们孩子上学一样”,上述女教师介绍。

这位老师透露,幼儿园的创办者叫李军刚,过去在湖南等地做生意。2003年开办这所幼儿园。

据她介绍,“小博士”幼儿园有4辆比较破旧的校车,2008年开始,幼儿园逐年更换了目前这4辆校车,最先更换了一辆长安之星,花了4万。前年又陆续更换了3辆金杯面包车,7万多元一辆。共花了26万。

因为幼儿园的孩子多在乡镇周边农村,平均10-20里路程。740个孩子中,80%都需要接送上学。所以每天一大早这4辆车就要来回跑着接送。

为了赶时间,就出现事发时的超载和超速。

国家校车标准遭遇“执行难”

校车悲剧也引发了各方关注。

2010年7月1日,国家出台了首部专门强制性国家标准《专用小学生校车安全技术条件》,其中明确规定校车运载学生人数不得超过核载人数。

同时,该规定还对校车坐椅、内饰材料、出口、车窗、校车标志的组成、式样、车身外观涂装、标牌及停靠站点标志等做出了明确规定。

但据目前各方的消息显示,这部国家标准遭遇“执行难”。

何亚郡尚不知道国家有这些校车安全标准,她面临的困难更具体。

“这些年,政府没有给我们补贴一分钱。勉强维持开下去已经很不容易了。”何亚郡的父亲说。

何亚郡介绍,这所幼儿园一年纯利润4万-5万元。现在买校车,添置硬件,家里已经欠债30多万。

她介绍,他们条件虽然差,但还是县教育局挂牌的温泉乡“中心幼儿园”,而其他4家民办幼儿园,境况甚至更差。

不仅是校车,园里其他“硬件”设施,包括孩子的舞蹈室、琴房、餐厅都没有办法按标准配备,只能用租来的平房“凑合着用”。

“孩子的休息室不够,3岁的孩子只能2人挤一张小床。”何亚郡说。

在何亚郡看来,幼儿教育要规范发展,政府的责任不能缺位。

“现在悲剧发生了,不是政府给买辆校车就能解决的。需将整个幼儿教育纳入规划。”

本报记者 杨万国 北京报道

本文由www.0805.com发布于国内学校,转载请注明出处:737个孩子挤4辆车,甘肃小博士幼儿园复课孩子由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