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国内学校

当前位置:www.0805.com > 国内学校 > 开学首日遭拆,400小学生废旧仓库报到

开学首日遭拆,400小学生废旧仓库报到

来源:http://www.sswank.com 作者:www.0805.com 时间:2019-11-22 10:46

www.0805.com 1在遮挡架下,有告示提醒不要靠墙边走。记者 贺怀湘 摄

www.0805.com 2

www.0805.com 3

www.0805.com 4昨日,在郑州国基路与渠东路交叉口附近的金文小学,施工工人将学校窗户上的防盗网拆下www.0805.com 5昨日,有关人员将金文小学课桌搬进信息学院路与东风路交叉口附近的老校区

  本报讯 昨上午,是全市中小学开学报到的日子。但在丰都县名山街道星火学校走读部,近400名小学生报到的地方却是一座饲料厂的废旧仓库。家长担忧:“连窗户玻璃都残缺不全,孩子们上课不知道有多冷?”

8月25日,是郑州市中小学开学的日子。郑州市金文小学如期到校报到的学生,被眼前的情景吓了一跳:校门被挖掘机堵住,大门和传达室被拆,校园里还停着一辆挖掘机。由于城中村拆迁,学校又要搬了,这是一年内学校第三次面临搬迁。东方IC

6月14日,新化县上渡街道办事处明德学校初中部的学生在上课,这个班的学生94人,老师需戴麦克风上课。洪克非/摄

【开学第一天,学校没了。】在家开开心心玩了一个月,本应背着书包上学,报到时却被告知,要搬迁,学校没了。半年里经历两次学校地址变更的事儿,稳定上学,成了很多孩子的心愿。这心愿,郑州一所农民工子弟学校的孩子们能实现吗? 记者 付雨涵/文 首席记者 刘栋杰/图

  昨下午,记者赶到名山街道星大饲料厂,报完名的学生们已经返家,学校空空荡荡。学校共有10多间教室,全部由一排一层高的库房改造而成,教室里配置了课桌凳子黑板等教学设施,许多课桌显得陈旧破烂。在几间教室内,记者发现不少玻璃窗户残缺不全,部分窗户用塑料薄膜挡风。

www.0805.com 6

7月4日,湖南省的新化县教育局整体搬迁至新化县农村公路局办公。

开学第一天,不是谈论趣闻,送祝福,和一月未见的好朋友“侃大山”,而是接到通知,学校搬迁,放假两天再上学,这样的场景,半年时间里,在郑州一民办学校上学的乐乐(化名)已经历了两次。家长[微博]费解,教师无奈,孩子们也有小小心愿:“我们梦想的学校有操场、多功能教室、花园,不要搬来搬去。”

www.0805.com ,  教室旁边,高耸着一座4层楼高的废旧楼房,楼上安装的窗户已经被敲掉,不少瓷砖已经脱落,建筑物周围围有一圈绿色防护网,警告牌写着“小心楼上掉砖”。 

“今天报到,明天正式上课,接下来的一个月估计还在这里上课。”老师说。“学校没活动场地,条件不太好,但还算有个学校上。”家长李先生说,学校接收的多是在附近城中村居住的外来务工人员子女,比如大铺、姜寨等,有些住在陈寨和庙李的孩子也来这里上学。图为拆迁在即,教室内一片狼藉。东方IC

这已是新化县教育局8年之内第二次搬迁办公楼。

【故事】 开学第一天 学校遭拆

  星火学校小学走读部校长黄玉林介绍,走读部共招收了近400名小学生,有11个班、16名老师。对学校借用工厂库房一事,黄并不否认:“教室和老师的办公室全部是用库房改造的,我们花费了3万多元进行装修粉刷,安装电路等。”

www.0805.com 7

2011年,新化县教育局从用了20多年的老办公楼搬迁出来后,就没有了自己的办公楼。囿于县财政困难,新化县教育局近150名员工只能临时租用场地办公。

六年级的乐乐,是郑州金水区金文小学的学生。2月17日,是新学期开学的第一天,他冒着风雪早早地来到学校报到,却发现泥泞的“校园”内,没有了往日的生机:没水没电,厕所也没法上,操场内堆放着拆卸的金属物,铁丝网围墙也被扯掉。学校又要面临搬迁,那意味着停课。

  黄校长说,虽然学校利用的是库房,但不是危房,学校已将安全隐患排除,没有发生过安全事故。黄说,作为当地一所民办学校,办学已两年。由于学校总部在搬迁,实在找不到办学场地,万般无奈才来这里办学,每名学生的收费非常低廉,每人每年只收220元。校方介绍,目前学校正在物色新场地建新校舍,在库房教室上课将剩下最后一学期,随后将搬迁。

据老师介绍,学校所在的地方要拆迁,二至六年级的学生将借用天明路小学的校舍上课。不过,由于天明路小学是个新学校,目前水电安装还没有完全到位。在搬到天明路小学之前,金文小学的学生要在老学校先上课,“开学了,不能耽误孩子们上课。”因为教室里一片狼藉,老师只能在教学楼前接受报名,不远处停着一辆挖掘机。

而这次的搬迁与县里持续上升的“大班额”现象密切相关。

交完学费,报到完,乐乐和同学们一起离开了学校,这所位于国基路与渠东路交叉口东北角的新校址,他们仅上了4个月的课,又要挪地方了。这让乐乐心里有点不高兴。“我梦想的学校有大大的操场、多功能教室、漂亮的花园,不要搬来搬去。”乐乐说。

  丰都县教委表示,曾对该校下达隐患整改通知,已督促责令其整改。由于星火学校总部所在地已经被列入县城拆迁区,学校总部正在搬迁,其小学走读部暂居工厂仓库也是暂时过渡,再坚持一个学期就可以搬入新校舍。记者 范永松

www.0805.com 8

全县“超级大班”800多个

乐乐新挪的地方还是原来的校区,位于信息学院路与东风路交叉口北200米,一所没有操场的学校,从外形看有点像仓库,这样的环境,也让教师们费了不少劲儿。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这是一年内,学校第三次面临搬迁。“去年8月就说我们学校所在的地方要拆迁,学校得搬走,我们解散了幼儿园,学校从信息学院路,搬至国基路与渠东路交叉口附近。”结果好景不长,据校方介绍,由于找不到合适的地方,金文小学又从国基路搬回了信息学院路,将原来的幼儿园教室改成了小学教室。图为拆迁在即,教室内一片狼藉。东方IC

新化县教育局提供的数据显示,目前,新化县共有义务教育阶段学生16万多人,全县存在56人及以上大班额的班级1333个,占比37.14%;存在66人及以上超大班额的班级846个,占比23.57%。

【探访】 幼儿园改成小学教室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www.0805.com 9

特别是近年来,新化县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一直以每年近8000人的速度迅猛增长,直接造成了学校校舍的紧张,专用教室、教学设备等严重不足。

昨日上午,在金文小学老校址,搬家公司的车辆进进出出,桌椅板凳陆续搬到收拾整齐的四五间教室里,这些教室墙外画着幼儿涂鸦,小院里也堆着彩色座椅等。学校老师告诉东方今报记者,新学期搬迁事出突然,不得已将废弃的幼儿园改成小学教室。

“想找个合适的地方,太难了。”金文小学的一名负责人说,她找过很多地方,要么是房租太贵,要么是场地不合适,“有的大学校舍闲置,但宁愿租给培训机构也不愿租给小学”。“金水区教体局对我们很支持,当初没找到校舍时,教体局承诺帮忙解决学生的分流问题,借用天明路小学校舍的事,也是教体局帮忙协调的。”学校负责人说。图为报完名的学生。东方IC

为了腾出教学场地,帮助更多孩子入学。新化县教育局思考再三,决定拿出局里的办公楼来办学校。

而在一个外形类似大仓库,里面分成五六个班级的教室里,施工工人正在紧锣密鼓地安装窗户,漆黑的教室依稀可辨墙壁上的摇头扇。“19日必须开课,进度表赶着呢。”

www.0805.com 10

据记者了解,新化县教育局现在的办公楼,其实也不是自己的。多年前,该局为了支持该县重点工程从老城区的青石街搬离后,一直没有新建办公楼,而是租用原新化一中原星台实验学校的老旧校舍办公。现在为了化解大班额,不得不腾出办公楼办学校。

说起半年里的两次搬迁,主管教学的副校长徐女士也颇无奈。据她介绍,金文小学前身为文化路一小分校,2003年开办,学生大部分是来郑务工人员的孩子,自从2011年上级下发不让办分校以来,文化路一小分校才改名为“金文小学”。2013年8月,学校接到所属街道办事处的通知,因此处面临拆迁,学校必须搬走。2013年暑期,学校解散了幼儿园,9月16日,在街道办事处的协调下,将小学搬至国基路与渠东路交叉口附近一四层民居里。“学校搬了,对大部分孩子来说,距离也变远了。”徐副校长说,一个月后又接到了搬离通知。“当初说好的两年内都没问题,这怎么突然就变了。”

在学校教室内,密密麻麻挤满桌椅,有些教室里还没有窗户。“教室最起码应该是宽敞明亮的。”一名学生家长缴完费后,迟迟不愿离去,她说她准备和校领导说说,看看能不能给教室里装个电扇,“在教室门口站了一会儿我都一身汗,孩子在里边一坐半天,该多难受。”“孩子听说要去天明路小学,很高兴,那里条件好,即使远点也愿意。”一名家长说,自己的孩子一直希望学校有宽敞明亮的教室,有运动场,能跑步打球。东方IC

www.0805.com 11

徐副校长说,在2014年新学期开学报到的第一天,学校不得不搬走了,“虽然教学楼保留了,可没水没电,学生基本生活都保证不了”。

新化县城一所小学“六一”儿童节表演,人满为患。洪克非/摄

“在金水区找个地儿太难了,不是场地不合适,就是租金太贵。”徐副校长说,来回折腾,原本1000多人的学校,现在还剩下500多人,找不到特别合适的地儿,学校只能再搬回到信息学院路与东风路交叉口北侧的老校址。

一个班99名学生,老师连学生名字都记不住

【说法】 再难 学校也得办下去

6月中旬,记者随机走访了新化县明德学校、四小、铁牛中学等几所当地知名学校。发现在这些学校中,“大班额”比比皆是:学生最多的教室挤着99名学生,学生最少的教室也有65名学生,平均下来每个教室约有80名学生。个别学校的学生总人数高达5800多人。

采访中,现场一名自称是拆迁项目部的工作人员解释,2013年10月18日就要完成的拆迁,一直等到孩子上完一学期,已经给学校预留了时间。学校的负责人则称,他们事先并不知道,“如果上一学期还要搬迁,我们肯定不会搬进去,何苦那么折腾”。

6月14日下午4时许,记者来到上渡街明德学校,随机询问几名放学回家的学生所在班级的人数。其中,一名一年级小学生抢着告诉记者:“我们班有86名学生。”另外几名二年级小学生也说,他们班有99个人,是二年级最多的一班。而其他一些班级学生回答,班里学生数大约在80多到90多人不等。

半年两度搬迁,家长们也愁坏了。“学校不稳定,孩子咋能上好学呢?”来自周口,在郑州卖菜的商贩周女士说,金文小学每学期学费1000多元,不算贵,孩子户口不在郑州,公立学校上不了,贵族学校上不起。“如果这个学校停办了,一时半会儿真找不到学校上。”周女士比较担忧,走投无路的时候只能把孩子送到老家,可跟着爷爷奶奶,做留守儿童,让夫妻俩一点都不放心。

校门口一位接孩子的杨女士苦恼地说:“孩子班里人多,上学快一个月的时候,老师连我孩子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

徐副校长解释,家中有条件让孩子转走的,他们不会勉强,积极配合帮孩子转学籍,其他家长信任学校的,他们肯定会好好教孩子。“再艰难,学校也得办下去,500多学生要有学上,不能让他们半途而废了。”DF

记者在明德学校初三19班的一间教室门前看到,40平方米左右的教室里摆放着99张课桌。“学生座位,前排紧靠着讲台,后排紧挨着后墙,学生转身都费劲”。

评论

一位学生抱怨,由于学校的厕所紧张,很多时候下课时间连上厕所都排不上号,尤其是女生,基本都是憋着等到中午或者下午放学才能解决。一些家长向记者抱怨:孩子班里的学生多,老师上课管不过来,孩子上一天学根本就没有学到什么,现在孩子每个月补习班的费用远远超过学费。一名四年级的小学生说,她坐的位置有点靠后,老师声音小了,听不到老师说什么,有时候光线不好,黑板上的字也看不清。“一个班学生90多个,有时候老师上课还要带扩音器,但是孩子的学习要家长每晚辅导。”家长李女士说。

何处可以安放快乐的童年

空间的逼仄不仅让孩子的学习受到影响,更有安全隐患。

兴冲冲地去报到,但面临的却是停课搬迁。想想金文小学500多名孩子的遭遇,就可以知道他们到底快乐不快乐;而这样的情形,在半年内他们就遇到了两次。

据明德学校校长曾立祥介绍,很多班级全班只有中间留了一个过道,学生下课上厕所,胆大的从课桌上踩过去,胆小的从课桌下钻过去。一旦发生火灾、地震等紧急情况,学生根本无法及时脱身。

“我梦想的学校有大大的操场,多功能教室,漂亮的花园,不要搬来搬去。”这是该校一个孩子的心声。听起来却成了听起来似乎很遥远的“梦想”。

随机走访的几所小学中,记者注意到,除四小有操场,其他如明德学校等校内都没有可供所有学生同时进行课间操的操场,学生们课间玩耍只能在教学楼的过道和校园内硬化的水泥地面上进行。据悉,由于场地的限制,近几年来,这几所学校的学生从来没有做过课间操,更没有进行过一次全校性的升旗仪式。

多少年来,农民工子弟小学困境经常受到关注,包括场地有限、师资不足、身份不明常被取缔等问题,经常困扰着这些学校。而作为这些学校之一的金文小学,如今也因为拆迁遇到了场地问题。我们可以想见,即便不是拆迁问题,这样的学校也同样会遇到其他诸多的难题。

学校数量几十年没变化

不可否认,这几年,郑州市在公办学校接收农民工子弟方面,做出了不少的努力,也接收了不少农民工子弟,但公办学校毕竟限于资金、场地等问题,无法接收更多的孩子。这对于诸多的农民工子弟来说,是不得不接受的现实。上公办小学,条件苛刻难以做到;上办学条件更好的民办贵族小学,父母无力支撑;不少不愿做留守儿童的孩子,唯一能选择的似乎也只有农民工子弟小学了。而这样的学校,也是经常难以摆放下一张安静的课桌。

新化县四小的校门口,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学校大门外两边停满的自行车和摩托车,一辆挨着一辆。

何处可以安放快乐的童年?这个沉重的问题,会不断地砸向这些孩子,也在不断地追问我们。我们在聆听城市快速扩张的脚步声的同时,也应该停下来听听孩子的心声。 首席评论员李长需

附近一些商户告知,这些自行车和摩托车都是小学生和学生家长的,因为城区内小学少,很多学生家离学校比较远,只能骑自行车上学。

一些家长称,新化县城区近40年来,只新建了一所思源学校,之后就再没有新建中小学。这一说法得到了几位当地学校负责人的证实。他们说,现在新化县要转一个学生到城区学校,史无前例地严格——必须要由县教育局基教股盖章签字,由局分管领导亲自把关。

上述校长们说,尤其近年来,随着“二孩政策”的放开和父母追求优质教育资源的意识不断增强,许多农村孩子相继跟随父母到城区上学,致使城区学校常年出现大班额现象,随之引发的各种问题也更加突出。

明德学校校长曾立祥介绍:“2010年,该校只有300余名学生。而现在该校的在校生人数达到了5808人,7年间激增了14倍。”学校只好在有限的空间内最大限度扩建教学楼。

目前,该校现有面积22932平方米,生均校园面积3.95平方米,而湖南省级标准为人均12.56平方米,不及省级标准的三分之一。而新化四小等学校的生均面积则更低。

“这个学期马上就要结束了,意味着下学期的招生也要开始了,对新化的学校来说,招生就是一场灾难。”曾立祥告诉记者,学校大部分班级的教室里已经再也挤不进一张课桌。为解决该校的大班额问题以及新学期新增学生顺利就读的问题,万般无奈之下,县教育局决定将机关办公楼腾出来,改造成教室,把明德学校整个初二、初三19个班级整体搬迁至教育局办公楼就读。

教育局:大班额从根源上难以缓解

根据教育部对于小学及初中班级人数的明确规定:小学班额不超45人,中学班额不超50人,但新化已经严重超标。

对此,新化县教育局局长袁华新说,新化的大班额现象是历史造成的。1990年新化县城总人口8万多人,如今新化县城总人口达到30多万人。因为小学阶段属于义务教育,所以要确保小学生免试就近入学,外来务工人员子女入学,残疾儿童入学,还要确保特困家庭子女入学,这就造成了县城内学校大班额现象的发生。

袁华新表示,为了让孩子们有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按照消除大班额的要求和新招生的需求,城区今年秋季需在现有班级的基础上增加教室171间。根据城区学校建设进度,他们充分挖掘现有学校潜力,拟从以下几个方面增加教室:城区所有学校腾出占用教室的小卖部和尚未配备的功能室,可增加教室80间;在建的上梅二小、上渡中小、思源学校、新田学校的教学楼在秋季开学前投入使用,可增加教室50间;明德学校校门口综合楼因溶洞勘探需延迟一个月,预计在国庆节后投入使用,可增加教室12间;教育局现办公地点原是一所学校,办公楼可以改建为教学楼,可增加22间教室。

甚至,他们还把主意打到了幼儿园的身上——根据教育局人员在城区多次走访,发现上梅街道小太阳幼儿园有8间教室可以租用。

袁华新承认,上述措施只能解新化教育的燃眉之急,却无法彻底根治新化的“大班额”现象。因为,按目前基础教育的配置标准,新化城区中小学校每增加一个学位,需要政府一次性投入5万元,这不包括每年4000元的运转经费。而新化县2017年全年地方财政收入12.8亿元,其中地方财政预算收入仅7.9亿元。如果城区每年增加2000个学位,政府在硬件、师资、运转等方面的投入,每年需追加投入两亿元。而新化县财政主要靠上级转移支付,仅教育投入这一块,就令这个国家级贫困县不堪负重。

而原来寄予希望的融资办学的通道,目前已被堵死。随着国家严控地方政府债务风险,新化学校建设资金的筹集异常艰难。近两年来,新化县仅靠上级安排的教育专项资金进行学校建设,学校建设所需资金严重不足。

事实上,新化基础教育面临的难题不仅是大班额的化解。袁华新告诉记者,2019年还将迎接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国家验收和湖南省两项督导评估。

经测算,新化县通过评估验收及完成消除大班额任务,需投入资金24亿余元。

目前,新化县教育局已在城区落实新增教室171间,2018年秋季开学将增加学位1万个以上,可消除411个超大班额。

吴向家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洪克非 来源:中国青年报

本文由www.0805.com发布于国内学校,转载请注明出处:开学首日遭拆,400小学生废旧仓库报到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