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国内学校

当前位置:www.0805.com > 国内学校 > 小升初考试禁令前世今生,小升初入学方式花样

小升初考试禁令前世今生,小升初入学方式花样

来源:http://www.sswank.com 作者:www.0805.com 时间:2019-11-09 15:57

  在12月18日到19日这个刚刚过去的周末,北京市许多小学生是在考试中度过的。他们参加的当然不是学校的考试,而是各种英语水平、等级测试,以及像“迎春杯”这样的奥数比赛。

3月19日,被称为史上最严“减负令”的北京减轻中小学生课业负担的措施开始正式实施。这项措施是今年新学期开始北京市教委提出的,包括在义务教育阶段严格执行国家和北京市课程计划、严格控制学生在校学习时间、严格控制作业量、严格规范考试和评价工作、严格禁止违规补课、严格教辅用书管理、严格各类竞赛管理、严格落实工作要求八大方面。

www.0805.com 1 一名北京小学生获得的奥数竞赛等奖状奖牌。虽然教育部门年年禁奥数, 但因切不断奥数与升学的关系,奥数年年火爆。摄影/双木 供图/IC

www.0805.com 2特长生是重点中学的优先招收对象。

  其中,小学六年级的孩子是最紧张的。他们参加考试只有一个目的:取得好名次,争取拿到名校的敲门砖。此外,北京一些名校已经开始了自己小升初选拔,通过与学校挂钩的课外培训机构合作进行各种考试,一旦过关,便会向六年级的小学生们发出面试通行证。

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随着学生升学压力增大,平时课业负担增加,在教育部门的文件中出现了“减负”这个词。上至国家层面,下至各地各校,各种“减负令”不定期出现,但往往都是刚出台时管一会儿用,很快就会反弹,然后再发新的“减负令”。

早在1980年代中后期,在小升初免试入学之前,“走后门”、“找关系”的变形已经上演,这些变形穿越小升初改革前后,在权力与金钱的作用愈加明显的现代,日益成长。

教育的多样化需求让学生和家长[微博]不再仅仅满足于有学上,他们希望,能够选择更好的学校,并且选择过程不要过于痛苦。尤其是在小升初取消考试之后,多达十余种的小升初方式让家长们目不暇接。教育界人士不断呼吁,均衡教育资源才是解决各种教育问题的有效办法。为此,北京市有关部门也做出了种种努力。

  可以说,北京的小学生,更准确来说,是三年级以上中高年级的小学生已经提前进入了考试季。六年级学生进入了小升初的选拔,中高年级的孩子进入到了为“小升初”做准备的考级考证阶段。

当然,北京这次的“减负令”与以往的比起来,更为具体,更易操作,并要求各区县制定工作细则,完善监督和检查办法。北京各个区县也都根据规定制定了详细的实施细则。此次“减负令”出台后,学生放学早了、作业少了。

变形前传

事件1 小升初入学方式花样百出

  这些考试无疑增加学生和家长的负担。虽然没有人愿意接受这种折磨,但是看似机会均等、公正公平的“推优”、“特长生”、“电脑排位”等各种政策,在实际操作中存在提前招生、以权择校等问题。一个学龄儿童,一进入小学校门,“小升初”3个字就成为压在他们头上的一块搬不开的大石头,也成了教育主管部门以及教育工作者在台上说一套、台下另说一套的“双面词”。

不过,家长[微博]对此次大张旗鼓的“减负”,并不抱太大的希望。在校时间短了,学生上课外辅导班的时间没有减少;学校作业少了,可是学生和家长的心理压力并没有减小。

从1980年代开始,原国家教委多次下文要求取消小升初考试,实行划片就近入学,以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给小学生减负。

见证人:冯女士,海淀区学生家长

  无独有偶,12月16日,北京市举行了教育事业发展情况新闻发布会,总结“十一五”经验,展望“十二五”发展。北京市教委新闻发言人在介绍北京市基础教育情况时,表示北京义务教育均衡化成效渐显,正从多方面全力破解义务教育均衡发展难题。

分析一下北京市及各地中小学生的负担从何而来,就能理解家长对“减负令”漠然的原因。

直到1997年,上海才首次全市执行小升初免试就近入学。北京晚一年,在1998年真正全市执行免试就近入学。

我的孩子目前在海淀区某示范高中初中部初一就读,从孩子小学三年级开始,每个周末我都带着孩子在北京各个占坑班之间奔波,四年来花费不计其数。

  针对有记者提出的“前不久教育部公布的教改试点中,北京市被纳入‘减轻中小学课业负担’的试点地区,教育主管部门将有何作为”的问题,这位发言人回答,北京会针对这一试点推行四大措施:注重教师队伍的建设、进一步深化课程改革、深化招生考试和评价制度改革和加强义务教育的质量督导和监控。

学生的压力一方面来自知识的学习,另一方面来自升学的压力,尤其对小学生而言,压力源于混乱的“小升初”。

小升初游戏规则虽然彻底改变,但当年的潜规则—成绩不过关,托关系走后门却被一脉相传。

小学三年级,开始给孩子报奥数班,同时在海淀、西城三所重点初中报占坑班。其中,西城的一所初中是我们的“第一志愿”,所以不仅要花钱报名,还必须去上课。另外两所只是花钱报名而几乎没去上课,只是在占坑班考试的时候去一次,以便重点初中到坑班遴选。

  也许是新闻发布会,发言人的语言需要简练。但是单从这四方面来看,无法体现出北京市的“减负”决心和具体方式。因为现在北京市小学生的负担早已不是教师和学校内部给予的,而是被“小升初”这道本不该设在九年义务教育阶段中间的门槛所抬高的。当然,好中学绝口不谈提前招生,而是说为他们的“英语实验班”、“数学实验班”选拔尖子生。选拔考试门槛高、内容难。奥数自不必说,能够进入好中学,要有剑桥五级、公共英语三级或三一口语七级的证书。这些考试哪样是小学教材里的内容?哪样是能通过深化课程改革改变的?

目前,“小升初”在全国各大城市,越来越变成“人生大考”,受重视程度不亚于中考[微博]及高考[微博](微博)。学生和家长面临巨大的压力,让本该快乐求学的小学生,过早地进入了赛道,并且这种竞争越来越提前,考试科目难度越来越大。在“小升初”畸形竞争中,奥数和各类英语考试成为重要“武器”。

政府也为此发过一道道禁令。

“第一志愿”的报名就像地下党接头,没有任何公开的信息显示这个学校坑班的报名点在哪里、多少钱,怎么才能报上名。经过多方打探,我才在这家学校附近的一个书店的角落里找到了一个标着“报名处”的小桌子,在这个极其隐蔽的地方为孩子报了名,长出一口气。

  而禁止各种课外培训机构,禁止名校组织单独招生早就有明文规定。翻看今年4月份多家媒体的报道:4月15日北京市教委召开新闻发布会,正式向社会公布了今年北京市“小升初”工作规划。规划中明确了要继续禁止举办各种升学培训班。同样还是这位新闻发言人当时提及:“目前对公办学校自办的培训机构基本清理完毕,对于与独立的民办社会培训机构合作选拔学生的公办学校,各区县也进行了清理。”

在全国各地“小升初”乱战中,北京是重灾区。与上海、成都、南京、广州等大城市“小升初”竞争主要是进入民办中学不同,北京市小学生的竞争主要是公办名校。北京“小升初”渠道五花八门,据21世纪教育研究院[微博]的统计,全市各区总计有15种升学方式,除就近入学电脑派位以外,主要可以分为“拼爹”、“拼孩子”两大类。“拼爹”包含共建生、条子生、以学区房和择校费择校;“拼孩子”包含占坑、推优、特长等方式。

1995年上海市教委《关于进一步开展治理中小学乱收费的通知》提到,“……群众仍有反映,与入学挂钩的乱收费也未完全制止”。

到了孩子五年级,真正的煎熬开始了。这三个坑站都有针对尖子生的考试,但是这种考试不是公开的,绝大多数没被“点名”的学生是不知道有考试这回事儿的,我的孩子成绩属于中上等,所以刚开始的这一轮考试全都没资格参加。

  但是刚刚过去的,让小学生们紧张赶考的周末,也让人不得不提出疑问:到底为什么令出不行?如果没有答案,北京学生“减负”遥遥无期。

混乱复杂的“小升初”政策让各种校外培训和奥数竞赛在北京极为火热。其中,通过各种以奥数、英语为主的培训班、占坑班,以获得进入热门中学的机会,是“小升初”拼孩子中最为普遍的渠道,其中奥数已经成了小学升中学的一块含金量最高的敲门砖。大量小学生从一年级开始就在培训机构上奥数班,参加各种竞赛,到了五六年级,很多小学生频繁参加热门学校的各种考试,以期被名牌学校提前看中“点招”。这些考试大多也是以奥数、英语为主,有的考试是公开进行,但大多数则较为隐蔽,有的是以假期培训形式,有的是以夏令营形式。

通知中“五不准”措施第一条就是“严禁将捐资助学与入学挂钩,坚决杜绝以钱买分,以钱买学籍,以钱选择学校的现象。”通知说,上海治理中小学乱收费已持续多年。

到了六年级下学期,我帮孩子总结了一下,坑班点招没戏;三好生班干部推优没戏;特长生科技特长生没优势,其他共建生、条子生等等,没关系所以更加没戏。

    更多信息请访问:新浪中小学教育频道

可以说,“小升初”政策和渠道的混乱,与花样繁多的培训班彼此呼应相互推动,让北京的“小升初”愈发颠狂。奥数与“小升初”紧密挂钩,题目越来越难,知识点越来越深,学习进度越来越超前,有些知识已经涉及高中的内容。

1996年,上海市教委《关于进一步开展治理中小学乱收费工作的意见》,开篇第一句写道“1995年本市治理中小学乱收费的工作虽然取得了较为明显的阶段性成果,但与入学挂钩的乱收费尚未完全制止……群众仍有反映。”

一直到将近6月,我们终于收到一所学校科技特长生的考试通知,这是当时我们所能抓住的最好的机会,而且还有一个特别幸运的地方(说“幸运”似乎也不完全合适),海淀区当时两个开办有科技特长实验班的中学选择在同一天同一时间进行测试,其实就是两个学校抢生源,防止一个考生报考两所学校。恰恰我们选择的我家附近的那所学校,测试那天去的学生很少,所以也就直接造成录取率很高。这样,我的孩子终于找到了一所教学水平还不错的初中。

  特别说明:由于各方面情况的不断调整与变化,新浪网所提供的所有考试信息仅供参考,敬请考生以权威部门公布的正式信息为准。

当然,对于“小升初”招生现象和“奥数热”,教育主管部门没有听之任之。去年8月,北京“重拳”整治奥数,市政府宣布四项措施,禁止奥数成绩与升学挂钩。但是,就像以前几次叫停奥数班一样,北京这次只是巨大“雷声”之后的短暂“雨点”,一些培训学校发出通知,表示暂停授课,不过都很快就恢复了。先前签订了协议书,郑重向社会承诺不直接或变相采取考试方式选拔学生的几所名牌学校,也自食其言,目前早已通过考试确定了“点招”的学生。

1996年的“意见”将1995年“通知”的“五不准”发展为“五不准、五统一和四监督”,其中相应条款与前文表述一字不差。

事件2 教育资源日益均衡化

政策的反反复复,让家长不得不对各种措施、禁令产生质疑。一些家长在分析了奥数在北京近20年的历程后,得出结论:打压一回反弹会更剧烈。他们这样形容奥数的起起落落:就像个球,打下去再弹起来,而且弹得更高。尤其在看到许多学校仍把奥数成绩作为选拔小学生的重要参考,一些学生也因奥数成绩突出而进入一些名校的实验班、竞赛班后,家长更是对“禁奥令”产生质疑。很多家长坚信,在以选拔为核心的价值主导下,“小升初”格局不变,学生的压力不会减少。

但1996年在治理措施上,加了句“加强对招生工作的监督检查,严肃查处以权入学的‘条子生’和‘关系生’。”

见证人:北京教委相关负责人

如今,新一轮“减负令”的实行,只是向前推进了一小步,而实质性的还在于真正解决升学的压力,尤其是义务教育阶段,本不该出现选拔性竞争的“小升初”问题。

“意见”呼吁各级领导干部支持中学招生工作,“自觉做到不批条子,不打招呼”。“对领导干部利用职权为其子女、亲友等择校的,以及学校录取中与赞助挂钩的,一经举报或发现,坚决予以严肃查处。”

在2005年《北京市中小学办学条件标准》颁布实施后,北京市先后投入180.7亿元,实施初中建设工程、小学规范化建设工程。目前实现全市初中办学条件基本达标、82.7%的小学在办学条件主要项目上达标,预计今年年底将完成全部学校主要项目达标任务。2009年以来,还投入180亿元,实施了中小学校舍安全工程,累计改造校舍660万平方米,中小学校舍综合防灾能力显著提高。通过办学条件标准化建设,义务教育学校办学条件全面改善,区域、校际办学条件差距明显缩小。

随着教育投入的不断加大,优质教育资源已经不是主要矛盾,家长看到的是学校和学校之间越来越大的差距。面对现实,承认现实,是政府要解决的根本问题。治标不治本,不仅不起作用,让问题长久搁置,还会让政府形象大打折扣。其实,一些地方采取的严格就近入学、名校名额下放、公开摇号等做法和效果已经显现,不妨制定时间表,向前迈进。(记者 李新玲)

全国各级教育部门发出的此类禁令,一脉相承,持续至今。仅以2011年7月北京市教委《关于治理义务教育阶段择校乱收费问题的意见》为例,该意见要求“严禁在义务教育阶段以任何名义收取择校费、报名费和借读费。”“严禁捐资助学与学生入学和招生录取挂钩,严禁向学生收取与入学挂钩的任何费用。”

2011年支持15所名校与城乡新区分校实现一体化办学。加快北京数字学校建设,推动义务教育名师同步课程资源实现全市共享。不断深化“学区化”“校区制”“学校联盟”等办学和管理模式创新,优质教育资源对区域教育的辐射带动作用显著增强。制定《关于进一步推进义务教育优质学校干部教师向普通学校流动的意见》,干部教师交流试点积极推进。通过媒体、网上家长学校等方式倡导科学教育理念,引导家长理性选择教育,“择校”压力得到一定缓解。

2006年,新版《义务教育法》颁布实施,全国废除小升初考试,实施免试就近入学。

义务教育克服随迁子女总量持续高位增长的压力,2011年,实现全市47.8万随迁子女70%以上在公办学校就读。同时,加大对经审批自办学校经费投入,引导学校改善办学条件,提高教育质量。

免试就近入学,是一种政策进步。但优质校依然紧缺,薄弱校依旧薄弱,家长[微博]、学生、学校都有优中选优的强烈动机。

北京市根据初中建设工程规划,调整撤并53所初中学校,全市初中学校数量由2005年的562所调整到2008年的509所,实现规划建设目标。全市95%的初中学校办学条件基本达标。

畸变

事件3 课外辅导市场火爆

1998年,北京实行小升初免试就近入学时,取消了重点初中;重点中学初高中一起的,原则停止招初中新生或只招免试就近分配的小学毕业生;取消了“市级三好生”、“金帆奖”、“银帆奖”保送升初中制度;义务教育阶段公办学校取消择校生。

见证人:尹雄,巨人[微博]教育集团董事长

但中国的现实是,教育资源(数量与质量)配置并不均衡,初中名校、牛校资源依然紧缺。对学生来说,好初中意味着考入重点高中、名牌大学的更大几率。对初中名校来说,优质生源意味着高升学率的保障。

1994年我创办巨人教育的时候,当时课外辅导市场竞争力远没有现在这么激烈。那时学科培训不是太火爆,因为那时候可能选择学校大部分都是靠特长加分,音乐或美术特长、舞蹈特长等,特长生进入重点中学和重点小学的比较多,不像近些年靠考数学来选拔。所以我们当时开设了电子培训班。

这种前提下,最公开、公平的手段—电脑派位,遭到了冷遇。

此外,当时独生子女政策的实行,使很多孩子可以得到家长更好的关注,因为只有一个孩子,家长更希望自己的孩子多才多艺,所以家长都会送孩子学乐器。

家长、学生、优质校都不能接受这一听天由命的分配。

近些年来,学生进入重点学校的敲门砖从特长变为学科测试,这导致最近十年文化课的需求量在不断地增长,课外辅导市场逐渐火爆,大量资本涌入,越来越多的新的教育机构建起来,加剧了整个行业的竞争力。

据21世纪教育研究院[微博]2012年发布的《北京市“小升初”择校热调查》,从1998年开始,电脑派位经过约三年的“蜜月期”后,开始受到质疑。“学校差距过大,又广开各种择校渠道,许多重点名校明确拒绝接收电脑派位生,致使这一政策日渐萎缩。”

当然我并不认为学生大量补习文化课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目前北京市教委、海淀区教委等各个区教委都在推一些新的推优政策,包括把奥数和小升初脱钩,我觉得都是一些非常好的举措。最近人大[微博]附等建立了一些教育集团,其实也是为了缓解教育资源的不平衡。

据上述调查,普通学校承担了大部分的派位生,学校越好,派位比例越小。2010年东城二中分校、五中分校的派位生比例仅为6%,2011年西城七所名校首次招收派位生比例仅为10%左右。

潮流词

电脑派位不招人待见,其他入学途径则八仙过海、玄机暗藏。

禁奥

21世纪教育研究院2008年一项小升初机会平等状况调查显示,30个城市中,太原垫底,北京次之。该机构2010年同题调查,35个城市中,倒数第一二名仍是太原和北京。

近年来,随着小升初取消考试,奥数成绩逐渐与小升初挂钩,引起了家长的反感和教育专家的反对。对此,教育行政管理部门屡次严厉打击各种奥数班,并要求小升初不得与奥数挂钩。

禁令

占坑班

小升初变形之一大特征,将免试入学的规定,演变为需要各种变相考试。禁止变相考试,就成为教育部门每年的规定动作。

指的是部分公办学校的培训机构自办或与社会培训机构合办小学生学科培训班,从中选拔优秀小学生升入本校初中。通过这种途径进名校的学生需要先参加考试,考试合格后才能进入培训班,谓之“占坑”。

2000年1月,教育部《关于在小学减轻学生过重负担的紧急通知》要求“任何初中入学、招生不得举行或变相举行选拔性的书面考试。”

名校办分校

一周后,北京市教委转发教育部通知,要求“立即停止一切未经教育行政部门审批,面向中小学生的各种竞赛活动……任何初中入学、招生不得举行任何形式的书面考试。”

一些教育资源优质校到教育资源相对缺乏的地区开办分校,满足郊区县及新建小区居民的教育需求。目前,北京名校如人大附中、史家小学、北京二中等,都开有分校。

类似政令,十年前后,没有区别。

2009年4月,教育部《关于当前加强中小学管理规范办学行为的指导意见》要求,“不得违规提前招生和举行任何形式的选拔性考试。制止各种学科竞赛、特长评级与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录取相挂钩。”

至少从1990年代中期开始,北京市教委每年都会例行发布一份小升初工作指导文件。

十多年来,这份文件一直秉持的工作“三原则”是:坚持义务教育阶段免试和就近入学;坚持以区县为主组织实施;坚持公正、公平、公开。

十多年来,这份文件一直强调“严禁在义务教育阶段入学工作中组织任何形式的考试、测试和面试选拔学生,严禁将各种竞赛成绩、奖励证书作为入学依据。严禁违规收取任何费用。”

此外,教委还会专门表态、下达禁令。

2005年,教育部下令公办学校不得举办奥数班,义务教育招生不得参考奥数证书。当年,北京市教委年叫停了“迎春杯”数学竞赛。时隔6年,北京市教委又叫停另一数学竞赛“希望杯”。

2009年,北京市教委表示,小升初不得挂钩奥数、英语等成绩。当年,北京市教委还下达了《关于进一步治理利用培训机构选拔学生干扰义务教育阶段入学秩序行为的意见》。

2010年初,北京市教委严令叫停占坑班,教委领导通过媒体表态要彻底清理占坑班。

2011年7月,北京市教委《关于治理义务教育阶段择校乱收费问题的意见》要求,“任何学校不得以创办特色学校、开展实验研究等各种名义,举办或变相举办重点班,并以此测试、选拔学生。”

然而,无论是数学竞赛还是“坑班”,它们能够存在的关键是名校借此选拔学生,这种选拔行为本身即使违规,但检索公开报道,从未有任何名校或名校校长因从数学竞赛或“坑班”中录取学生而受到处罚。

2012年,北京市教委举行新闻发布会,表示要采取四项措施坚决治理奥数成绩和升学挂钩,重申三个禁止。

在北京市教委持续禁止变相考试的同时,关于共建生的条款仅在2003年至2007年的小升初文件中出现过。一贯表述是“规范共建行为,严格控制共建学校的校数和其接收共建单位职工子弟的人数。”

而共建学校的名单和共建生的数量,因为从未公布,监督也几乎无处下手。

关于条子生,在北京市教委《关于我市1998年初中入学办法改革推进情况的报告》中出现过—是六条对策和建议的最后一条,“建议市有关部门将‘不准写条子择校’纳入党风廉政建设有关规定。”

时至今日,条子生几乎是诸多大城市公开的秘密。

就此,教育部门最近10多年的小升初禁令史,也变成10多年禁令失效的历史。

中国周刊记者|焦东雨 北京报道

玩转北上广小升初必须知道的95条“黑话”

揭秘小升初厮杀:战斗从一年级开始(组图)

小升初必读:北京小升初大事备忘录

小升初无力拼爹 奥数成“最公平”方式

本文由www.0805.com发布于国内学校,转载请注明出处:小升初考试禁令前世今生,小升初入学方式花样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