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国际学校

当前位置:www.0805.com > 国际学校 > 【www.0805.com】考上北大改写了我的人生,被同学

【www.0805.com】考上北大改写了我的人生,被同学

来源:http://www.sswank.com 作者:www.0805.com 时间:2019-09-22 03:24

关庆强是开平市赤坎镇芦阳管区三门村人,小学在赤坎镇芦阳小学读书,初中和高中都在开平一中就读,1991年考上北京大学力学与工程科学系力学系,1996年毕业后在开平市二建集团工作,今年5月在开平市越辉装饰工程有限公司工作,驻点广州。作为一个农家孩子,关庆强认为,他在北大读书期间,无论是思想、学识还是素质上,都得到了本质的提高,从而使他有了更多就业与成功的机会。他说:“在北大读书改写了我的人生。”

据羊城晚报消息,7月1日,江门开平市赤坎镇某村群众关某报警,称家中8岁男孩关某择当天凌晨在家中失踪。接报后,当地发动各界力量大范围搜索。

戴逸    1926年生,原名戴秉衡,江苏常熟人,1946年上海交通大学肄业,转北京大学历史系学习,1948年前往解放区,在华北大学学习工作。1950年,中国人民大学建校,任中国革命史实习教员,1953年任中国历史教研室讲师,专攻中国近代史。1956年任副教授。1961年任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副主任兼中国历史教研室主任。文革期间被批判审查,下放江西余江五七干校劳动。1978年中国人民大学复校,成立清史研究所,任副所长、教授,1980年任所长。1982年任国务院学科评议组成员、博士生导师。1988年任中国史学会会长,1989年兼任中国人民大学图书馆馆长,1992年任国务院古籍整理小组成员,1996年任北京市文史研究馆馆长。2002年国家清史纂修工程启动,任国家清史编纂委员会主任。

  80后北大(微博)毕业再读清华(微博) 清华(微博)新百年首批新生今报到

北京大学有5届学生是实行整年军训的,我考上北大那年,正是整年军训的第4年,所以,我在前往北京读书前,先前往河南陆军学院接受了一年军训,也因此,我的大学本科用了5年时间才完成。现在想来,当时学校让新生进行一年的军训,可以从两个方面去看。首先,对学生军训时间足一年,时间是比较长的,但军训对人的思想与人生观有很大的正面影响,虽然军训对我来说已是15年前的事,但对我的思想影响是非常大的。大学时,我遇到困难时不会随便放弃,总是坚持将问题和困难一个个解决,现在,我遇到困难时同样不会轻易放弃,将工作中遇到的问题与困难、生活中繁琐的事项等像读书时一样逐项解决。

7月3日傍晚,开平市公安局官方微信发布消息,关某择证实遇害,尸体已寻回,目前江门、开平两级公安正全力开展案件侦破工作。

主要著述

今早7点半,清华(微博)大学东门外,不少家长拎着行李带孩子来报到。今天是清华大学(微博)新百年首批3300多名新生报到日,之后他们将接受为期三周的军训。

当时,社会上流传着“制原子弹不如卖茶叶弹”的思想,但北大的学子基本不受外界影响,学院学习氛围特别浓厚,每天听到蝉叫声时天还未亮,我们就起来读书了,如果有测试,我们还会每天学习到晚上11时以后。

www.0805.com 1

《中国近代史稿》、《1689年的中俄尼布楚条约》、《简明清史》、《乾隆帝及其时代》等。

到新闻学院报到的北京学生张博刚从北京大学(微博)信息科学技术学院本科毕业,今年又被清华录取,比同学大了5岁。记者找到张博时,他正在给同学指路。张博告诉记者,他去年本科毕业后进入IBM工作,“工作期间并不快乐,我觉得微电子专业不是自己喜欢的。”张博工作了半年就辞职了,开始复习高考,“我想读新闻或者心理学。”后来张博以663分的成绩被清华大学(微博)新闻学院录取,张博笑言,自己考上清华后被不少北大的同学戏称为“叛徒”。

在北大,学生们不仅努力学习,而且在社会活动和文体活动等方面都很活跃,从中培养较强的组织能力和实践能力。我在在学期间曾担任学校学生会体育部副部长,组织的学校足球联赛在当时社会上都很有影响。临毕业那一年活动更丰富了,当时我任班长,常常组织同学们外出旅游和进行实践活动等,把北京附近的景点全部踏过了。

图片来源:广东省江门市开平市公安局官方微信

www.0805.com 2

对于两所风格不同的学校,张博有自己的认识:“就想给自己一个新的环境,这里挺适合我,新闻和工科一样,都注重实践能力,清华有自己的优势。”张博说,自己并不在乎读8年的本科,“国外很多学生30岁前都在读书呢。”

毕业后,我选择了回家乡开平工作。我觉得,考上北大,是我人生道路改变的开始。当然,不是所有人都要靠读书来改变人生的,如我现在的老板,他读书不多,但能够有他一样人生机遇的人毕竟很少,大部分人还是靠读书出来,提高了素质的同时得到发展的机遇的。至于将来,我希望能有机会自己创业。

据知情人士透露,关某择是3日下午在开平市赤坎镇某村一学校内被找到的。找到时已经去世,尸体被麻袋装着。

我一生在历史学的路途上跋涉近六十年,不能说一帆风顺,也还称得上比较畅通,没有遇到太多的坎坷和阻难。也许因为磨难不多,故成就不显,碌碌平庸,在学术上鲜有业绩。我一生过着读书人的普通生活,虽攻研有恒,执笔尚勤,著作十余部,文章六百余篇,但满意者少,总有一种“学力不厚”,“贡献不多”的负疚之感。

面对比自己小五六岁的90后“弟弟妹妹”同学,张博笑道自己会和他们成为好朋友,“我也会用自己的一些成长经验帮助他们。”(张航)

根据开平公安此前通报,7月1日上午8点40分,开平警方接到群众报警求助,称早上7点左右,关某择在开平市赤坎镇某村走失。据记者了解,关某择失踪前与父母、爷爷、叔叔、妹妹一起居住。6月30日晚母亲帮其擦身后,独自睡在家中二楼卧室内。7月1日早上6点半左右,关某择奶奶发现孙子并不在房间里,随后家人在附近搜索无果后报警。

人生总会有多次机遇,我青少年时代有幸抓住了三次机遇,走上历史教学研究的道路。

根据其家人透露,1日早上发现小孩失踪时,小孩卧室房门关闭,但其母亲30日晚离开时并无关门;另外有邻居反映,1日早上5点半左右,发现事发家庭大门敞开,但据关某择家人回忆此前一晚睡前已经锁门,而事后也没发现撬锁或家中被盗现象。除此以外,关某择并无任何异常情况。

第一次机遇 顽劣学童的转变

关某择家人表示,家中窗户全部装有防盗网,事后发现皆完好。虽然家中装有防盗摄像头,但由于角度问题并没有拍到大门及门前巷道,而且现有监控也没有发现小孩踪影。

第一次机遇是小学毕业以后,小学时,我不吵不闹,不好说话,不愿交往,但不爱读正课,从不好好阅读课本,却爱好各种游艺,读各种小说、连环画。因此成绩劣等,功课好几门不及格,小学几乎未能毕业,幸而学校网开一面,给我们班两个最差的学生“奉送”毕业。毕业典礼那天,我知道自己不能毕业,在家中躺在一张藤床上,发闷犯愁。手里拿着一本弹词小说《天雨花》,也看不进去。忽然,另一位与我同班不能毕业的劣等生,飞步进入我家,高兴地大喊“戴秉衡,快走!快走!学校去,今天典礼会上宣布要发给我们毕业证书,我们也能毕业了。”我听了自然喜出望外,赶紧去学校,果然拿到了毕业证书。

开平公安接报后,辖区赤坎派出所立即调集全所警力寻人,赤坎镇也发动各村居帮忙搜索,开平志愿救伤队、蓝天救援队等相关公益组织和热心人士甚至动用无人机等设备进行搜索。可惜最终结果令人伤心。

毕业是毕业了,但下一步考初中又是个难关,报考县立中学,发榜的那天,我父亲去看榜。回家来脸色阴沉,不言不语,我情知不妙,连羞带怕,躲到亲戚家去了。

据开平市公安局3日晚通报,3日下午4时许,开平警方在赤坎镇某废弃小学的厕所化粪池里发现一具男童尸体,经现场勘查,证实是7月1日失踪的关某某,系他杀。江门、开平两级公安机关已迅速抽调精干警力成立专案组,全力开展案件侦破工作。

中学没考上,很可能就此断绝了接受教育的机会,去当商店学徒,我的几位堂兄就是这样走上人生道路的。偏偏这年“七七事变”爆发,全国开始了抗战,我们家庭逃难到了上海。我的两个姐姐进了“苏女师”读书,邻居的孩子们也在小学和中学读书。每天晚上都在我家复习功课,演算习题,灯火通明。虽宁谧静寂,但孩子们用心灵和语言交流,亲密友好。他们都有书可读,唯独我静坐在壁角里无事可做,打不进这个读书圈。如此情景,长达半年之久。这时我心底逐渐升腾起渴望上学的强烈愿望。每天早上坐在窗台上目送两个姐姐上学,晚上盼着两个姐姐回家。有时偷偷翻开姐姐的书包,似懂非懂地偷阅她们的书本。人类本能中蕴藏的求知之火燃烧了起来。

编辑林玮琪

机遇来了,第二年夏天我考上了苏州中学(因抗战迁至上海租界,校址在四马路外滩)。因成绩很差,只是个备取生,候补正取名额,也有了上学的机会,兴冲冲每天远道赴校上学。

现在回想,我并不是一个顽劣透顶愚笨不堪的孩子。小学时虽不爱读书,却很喜欢读小说,说故事,听京戏,听评书,简直入了迷。在小学中《水浒》、《三国演义》、《西游记》、《说岳全传》,还有剑侠书、小人书,无不遍读。至今还能报出水浒传一百单八将的绰号与姓名。有一次听评书出了神,晚饭没有吃,竟在书坊里听到晚间十点钟,急得家里到处找我。住在上海时,有一次到新世界听上了京戏(演员是夏月珊和王競妍,后来才知道是名角),从下午站着看戏一直站到夜间,粒米未进。人看似顽劣愚蠢,却往往有内心的爱好与潜在的才能,蕴藏在心底,得到正常的教育,人的潜能才会成熟,才可能脱颖而出。

进了苏州中学,好运气接连光临。我是备取生,不能和正取生坐在一起,只能坐在最后。正取生是按高矮排列的,有两位最年长的正取生长得最高,学习成绩最佳,且品行端正,坐在最后排,和我这个矮小年幼且成绩不佳的备取生坐在一起。日子久了,我们三个人成了最亲密的学侣,一起读书,一起游玩,一起走路回家。他们的学习、谈吐、品行时刻影响我,像春风细雨一样不知不觉地沐浴着熏陶着我。我的学业成绩突飞猛进,虽还不能夺取第一、第二,但已名列前茅,特别是语文课,学期末常能夺得冠军。从此我初中和高中的成绩稳步上升,摘掉劣等生的帽子而成为班上优等生。

第二次机遇 爱好诗文词赋

我中学期间的语文课本都是文言,从未学过语体文,初中时代的语文老师姓郡,松江人,是一位精通古文、认真教学的好老师,我在课外阅读的大多是《曾文正公日记》、《浮生六梦》以及林琴南翻译的外国小说,略略有了一点古文的爱好。

进入高中正是日本偷袭珍珠港,美日开战的时候,上海租界被日军占领,我回到故乡的常熟中学(后改名省立第七中学),期中插班,就读于高中一年级,这年开设了一门中国文学史课程。我入学时已学到汉赋。这门课程令我赏心悦目,心怀大开,课本是欧阳溥存编写的,由商务印书馆出版。老师是杨毅庵先生。杨家是常熟恬庄的望族,族人杨崇伊是戊戌变法时奏劾康有为的顽固旧派,杨崇伊的两个儿子杨沂孙和杨泗孙都是著名的才子、名人,杨沂孙曾任吴佩孚的幕僚长,著《江山万里楼诗集》,2007年才出版。我购置一套,品读其诗,雄浑峻拔,气象万千,确是一代作手。杨毅庵先生是无锡国学专修馆的高才生,又家学渊源,深受陶冶,对中国古代诗文极有造诣,他讲授的中国文学史课程非常精彩,指点文章,论说千古,把我这个16岁的孩子听得如痴如醉,十分入迷。杨先生对我的用心学习似乎也很欣赏,要我在中国人名大辞典和其他书籍中查找古代文士诗人的小传,汇集成册,用钢板刻印后,发给同学们参考。不久我成了杨先生的义务“助教”,帮他查找资料,抄写作品。他也悉心教授我古文作业。每到寒暑假,我几乎每天上午都到他家中补习课程,他为我和其他学生讲授《左传》、《诗经》、《荀子》、《庄子》和《昭明文选》。他的讲授,清晰细微,一篇文章立意之新,用笔之妙,炼句之工,用字之切,讲得头头是道。他讲授时精神贯注,口若悬河,还能运用古人吟诗诵文的方法,琅琅上口。尤其是读词赋和读骈体文,平仄对仗,神妙之至,我们最喜欢听杨先生吟诗诵文,抑扬顿挫,声遏行云,真正是美的享受。

在杨毅庵先生将近三年的指导下,我高中时代就接触到经史子集各部类的书籍。空闲时分,我经常逛旧书摊,用很少一点零钱购买旧书。日久也积存了一批线装书,夜深人静,独坐小楼,披卷阅览,随笔圈点,自得其乐。这样我的古文修养有较大提高。

“人生难得一恩师”,杨毅庵先生是我故乡小城的普通文士,清贫一生,终身以教书为业。我从他那里学习所得最为丰厚。至今我每逢教师节总要想起杨先生对我的殷殷教诲,他帮助我奠筑了历史研究的知识基础,是我在学术领域的第一个领路人。我总想写一篇纪念杨毅庵先生的文章,惭愧的是我只知道他的姓名,略知他的家世,关于他的事迹,当年竟不闻不问,一无所知,连他的岁数也不知道。前几年几次向往日同学们打听杨先生的事迹,也无人知晓,纪念他的文章一直未能动笔,令我深以为憾。

第三次机遇 跨入北京大学历史系的门槛

在高中时代,我擅长的课程是语文和历史。但1944年高中毕业后,却考进了上海交通大学铁路管理系,这是因为抗日战争期间上海学校都迁往内地,没有一所像样的文科学校,我不甘心在二三流的大学就读。而且读文科在当时毫无出路,毕业后就是失业。因此一下狠心,报考当时在上海最为驰名的交大。

幸而考上了交通大学,就读一年后,抗日战争胜利,沦陷区的人民欢呼雀跃,迎接胜利。我正在交大上二年级,但我一心向往文科,对所学的铁路管理毫无兴趣,所学非所爱,心中感到苦闷。也就是硬着头皮学下去,毕业后能够在铁路部门混个饭碗,度过一生罢了。

1946年夏,暑假。我住在上海交大徐家汇的校舍里,没有返回常熟老家。突然有一天宿舍楼下来了一帮人,张贴告示,挂上布幅,布置教室,原来是北京大学从昆明迁北京,准备在上海招生。考场就借用交大,刚好设在我所住宿舍的楼下。这真是送上门来的好机会,我没有多作考虑,报名投考北京大学历史系一年级。本意不过是试一试,不见得被录取。考试发榜,居然考上了历史系的正取生。这倒反使我为难起来。

我在交通大学读二年级,下学期即将升三年级,两年后就可毕业,我现在要上北京大学的一年级,从头开始要读四年,岂不是太亏了?我的同学、朋友、亲戚多数劝我不要去北大,我确实很犹豫。但是对文史专业的想慕,对北京大学的仰望,又使我情不自禁地想远走北京。特别是有件事加强了我前往北京的决心。上海交通大学是汪精卫伪政府下的学校,留在上海读书的学生竟被称为“伪学生”,只有从重庆沙坪坝迁回的交通大学学生才是正牌学生,能拿到国家公费,上学、住宿、吃饭都不必花钱,而“伪学生”须经甄别考试,考试合格才能成为正牌学生。这一歧视性的规定对沦陷区的学生是很大的刺激,蒋介石来上海时,所谓“伪学生”曾成群包围蒋的行辕进行抗议。现在我考上北大历史系一年级正取生,虽然亏了两年,却毋须甄别,入学即能得到公费。四年在学期间,学习和生活都有经济保证。有了这层原因,我毅然决然放弃交大学籍,投奔北京大学,跨进心仪已久的历史系门槛,选择了终生从事历史教学和研究的道路。

我热爱历史专业,对这一选择,无怨无悔。我一直认为:这是命运对我的眷顾与关爱。

人生道路十分曲折漫长,有顺境也有逆境,会遭遇各种各样的事件,有各种各样的机遇和选择。有时,一个偶然的机会便改变了人生的路程,如我幼年时因避日军而逃到上海,失学一年,却激发了我的读书渴求;中学时遇到了杨毅庵老师而能多读古典文史书籍,稍窥学习门墙;大学时一个偶然投考北大的机会,使我从此进入了历史研究领域。人生无常!似乎许多偶然性在左右着一切,但仔细琢磨又觉得并不尽然。我小学时习性顽劣,但又有爱读课外书的潜能,因此辍学一年,反而激活了自己的求知欲,又遇到优秀同学的帮助,故中学时代学习成绩常列前茅。正因如此,遇到杨先生的指引,初中特爱好语文课的我,如鱼得水,学业日进。因为自己当年对文史甚为嗜爱,所以北大招考,我能够毅然舍弃交大的两年学业,改考北大,就此走上了历史教学和研究的道路。

人一生中会碰到许多次机遇,但机遇要在人的生活中发生作用,还必需有人自身的回应。要能应答机遇,抓住机遇,及时做出正确的选择,否则,机遇将和你擦身而过,不发生任何作用,甚至人也并未意识到某种机遇曾经光顾自己,只是叹惜和埋怨命运不济,没有给自己发展的机会。

老天并不吝惜给每人以发展的机遇,重要的是时刻准备着,努力充实自己,当机遇光临,你能够迅速地认识它、抓住它,选择对自己最为适合的道路勇敢地走下去!

 

本文由www.0805.com发布于国际学校,转载请注明出处:【www.0805.com】考上北大改写了我的人生,被同学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