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国际学校

当前位置:www.0805.com > 国际学校 > 费大爷天津缘

费大爷天津缘

来源:http://www.sswank.com 作者:www.0805.com 时间:2019-11-22 10:42
罗兰·费希尔在结婚纪念日时跟家人的合影。
  摄影记者 杜建雄

  近日,南开大学客座教授罗兰·费希尔获得天津市人民政府授予的“海河友谊奖”。这位73岁的美国人并不是第一次进入人们的视野——1984年,他应天津电视台之邀参加拍摄《费希尔夫妇在天津》的电视片;1985年,他出演了著名影片《神鞭》;紧接着他又编排了曹禺、老舍等一系列作品,把它们带到了美国,引起了很大反响。在近30年的时间里,他从没间断过做中美文化交流的纽带。

  1982年,当他和夫人第一次来中国时,天津大约有60名外国人。他最开始在南开大学教授英语,后来逐渐喜欢上了中国文化,可以算半个中国人。他和中国这近30年的感情就像一本小说一样厚重。当记者问他为什么喜欢中国时,他笑言:“这就像问我为什么爱我妻子一样,很难回答。”

  人们都叫他“老费”或者“费大爷”,他自己有个中文名字叫“费念华”。这些年来,在美国学习的南开大学师生都得到过费希尔夫妇的无私帮助,每个人都深深感受到了他们对中国的热爱之情。

来天津是缘分

  来中国以前,费希尔夫妇通过西方文学和电影了解到中国,想象的中国到处是山清水秀,“就像古装戏中一样”。来中国后,发现并不是哪里都一样。

  对费希尔来说,天津是一个充满吸引力的地方。他每天都会骑着自行车到不同的地方去。“骑自行车是件很愉快的事,我很享受这个过程。这里不用爬山,到处都很平坦。我对天津总是随时随地充满着好奇,总有各种各样的疑问。”

  

  城市快报(以下简称“快报”):您刚到中国时的感受如何?

  费希尔:在来中国之前我们也去过其他很多国家,但很多欧洲国家与美国的风俗语言等相差不大,而中国是完全不一样的,所有的一切都需要去适应。那时很多中国人都想学英语,我们感觉在对的时间来到了对的地方。

  快 报:您当时怎么选择来天津呢?

  费希尔:当时我和太太需要工作,而南开大学对我们发出了邀请,我们没有多想就来了——就像我们的婚姻一样,是缘分。来天津两年后,北京大学、复旦大学,还有香港的高校都邀请我们去讲课,但我们都没有去,因为我们热爱天津。

  快 报:在天津有哪些难忘的经历吗?

  费希尔:我除了教书还演了很多戏呢。1985年拍电影《日出》时,我当了回群众演员——你一眨眼就会看不到我了。后来我在当时挺出名的电影《神鞭》里的角色戏份就多了一些。还有一次,天津电影制片厂拍摄《红三角》,需要一个大鼻子的外国人,我在里面演了一个坏人——演坏人也不容易啊!

  喜欢中国人

  费希尔对南开重大的贡献之一是把学生社团排演的剧目《雷雨》《骆驼祥子》等介绍到了美国演出。当时从来没有任何一所中国大学用英文演中国话剧,南开大学开此先例。

  当时最关键的问题是经费,他因此做了很多协调工作,“这是一个很艰辛的过程”。那之前南开大学没有派过学生剧团出国演出,究竟会花多少钱没有人知道,他在两个学校之间联系,最后成功了。这件事情能做成是非常不容易的。

  

  快 报:您第一次带学生去美国演出时的情景怎样?

  费希尔:1986年出国不是件容易的事。当时我们在美国待了三周,演出了10场,去了旧金山一所大学和斯坦福大学,但大多数时间在明尼苏达州大学演出。当时演出很成功,让美国的观众了解到了中国的文化。

  因为《雷雨》演出很成功,所以明尼苏达州大学资助我们,让明年再去演出。我们排演了《骆驼祥子》,又去美国演出,非常顺利。那时机票和道具都是免费的,演出范围也比第一次广很多,我们在六周内坐大巴走了3000英里。

  后来圣克劳德州立大学让我担任国际交流部中心主任,这对我是非常难的决定。当时我就和南大的负责人商量能不能保留我的工作,因为我们回来的可能性非常大。

  快 报:回美国之后的情景怎样呢?

  费希尔:回去时,我们双方父亲都不在了。我们不喜欢美国人,觉得他们特别疯狂,所以特别想回中国。我们喜欢中国人的性格,中国人有理智,淡定,生活有规律。当时我们很想回来,但是遇到了家庭和工作的阻力。我在美国那十五年不算真正地离开南开大学,因为工作的原因,我经常到南大去,一只脚踏在南大,另一只脚踏在美国。

我是实干家

  值得一提的是费希尔在美国的家,他的学生说“在中国也很少看见那么有中国特色的家”。红色院墙配着黑瓦,院内还有独轮车。这独轮车是他排演完《骆驼祥子》后,从中国空运到美国的。他家中的家具,还有屋内挂的中国画、爬山时买的拐杖等各种各样的东西,也都是从中国运回去的。

  他夫人最喜欢的歌是《大海啊,故乡》。他家里的CD几乎全是中国民乐,每次家里来客人,他就放《二泉映月》等曲子。

  快 报:现在您对南开的情谊怎么延续呢?

  费希尔:现在南开学生把我家当成家,比如每次南大的民乐团去美国演出,都住我家里。那时候看不到地板,全是床。我认了很多南开学生做干儿子干女儿,干孙子干孙女就不计其数了,大概四五十个,其中十几个人是博士学位。他们大多数人在世界各地的大学任教,都是非常有成就的人,我非常自豪。

  快 报:您平时有哪些爱好呢?

  费希尔:我是个实干家,一定要有事情做,我喜欢随时随地都很忙。我喜欢创造性的工作,比如说雕刻、泥塑、画画等。我尤其喜欢抽象派和印象派,喜欢凡·高、毕加索、塞尚。我还挺喜欢车,家里有劳斯莱斯、克莱斯勒、老爷车、雪佛兰、中国电动车等。

  快 报:您和夫人是怎么认识的?

  费希尔:我们一起演出,由萧伯纳的戏剧结缘。见到费夫人时,我觉得她特别漂亮,当时属于一见钟情吧。当时她家离学校比较远,但她不会开车,所以她经常发愁怎么去学校和回家。我就利用这个机会向她大献殷勤,每天送她回家。我们不停地聊天,增进了解。演出结束后,我还是每天送她回家。我们认识第4周,在爱荷华大学有个戏剧研讨会,我开车到一个河边时,给她戴上了订婚戒指。第6周,我们就结婚了。结婚25周年时,我们爬泰山看了日出;金婚时,我们举行了一个特别大的宴会,请了150名客人,也有很多南开的学生,他们给我们唱《你是我的阳光》。

本文由www.0805.com发布于国际学校,转载请注明出处:费大爷天津缘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