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捷搜索:

国际学校

当前位置:www.0805.com > 国际学校 > www.0805.com岳麓讲坛,主编林建法先生来我校讲学

www.0805.com岳麓讲坛,主编林建法先生来我校讲学

来源:http://www.sswank.com 作者:www.0805.com 时间:2019-11-09 15:59

12月17日晚7时,由湖南大学教务处主办,湖南大学中国语言文学学院和湖南大学中国全民阅读研究中心共同承办的;岳麓讲坛·传统文化论坛在湖南大学逸夫楼报告厅如期举行。本次讲座的主题为;论文学作品的寿命,主讲人为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国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程光炜先生。www.0805.com 1此次讲座,程光炜先生从影响当代文学作品存活时间的主要因素:课本与经典化,手稿、版本发掘和重印,作家传记文献三个方面入手,讲述文学作品的寿命问题。谈到课本与经典化的因素,程光炜先生引用斯蒂文·托托西的;文学经典化及其传播的基本规则观点,说明了作家作品需要通过各种载体与读者进行交流的重要性。陈子善先生对张爱玲作品版本的不断发掘考证和宋祁夫妇对张爱玲手稿的发掘,这些都对90年代出现的;张爱玲热现象有着十分重要的作用。王得后1982年出版的《〈两地书〉研究》作为一种另类的文学作品,在对这个作品进行鲁迅的研究性发掘实际等于是再次对文学作品进行经典化的过程。另外当代小说家的作品重版,书目上所记载的一个作品的重印次数与开本,有助于了解该书的成就和声誉。版本越多,重印次数越多在一定程度上能够反映这个作品的经典程度以及寿命。;印刷机在增加作家财富的同时,事实上也在增加他们的文学名望,保存其作品的艺术生命程光炜先生指出。程光炜先生据此观点特举出《艾青传》、《我的姐姐张爱玲》等传记文献作品事例进行阐述。提问环节,同学们积极提问,提出了;文学作品怎样才叫活着,如何才是死了、;研究作家传记的价值在哪里等问题,针对提问程光炜先生都给予了很好的回答。其中,他引用了臧克家《有的人》诗句;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来解释文学何为文学作品的;活与;死。程光炜先生的讲座幽默风趣,旁征博引。同学们用热烈的掌声表达了对于程光炜先生讲座的感谢与喜爱。程光炜先生为大家推荐了约翰·罗尔斯所著的《正义论》和莫洛亚所著的《人生五大问题》以供大家拓展阅读。责任编辑:郑舒文

  东北新闻网讯 12月10日,由《当代作家评论》杂志社、东北大学艺术学院主办的中国文艺高峰论坛:走向经典的中国当代文学--暨第三届当代中国文学优秀批评家奖、《当代作家评论》年度优秀论文奖颁奖典礼,在东北大学举行。

  张爱玲研究成为“显学”,是晚近20余年的事。在此之前,张爱玲是何种人,恐怕专门从事中国现代文学史研究的学者,也所知寥寥。张爱玲1952年夏出国以后,她的名字就随之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好在此后内地出版的一本书中还论及她的文学创作,那就是魏绍昌主编,1962年10月上海文艺出版社“内部发行”的《鸳鸯蝴蝶派研究资料》。收录在此书中的范烟桥长文《民国旧派小说史略》在评述20世纪40年代的上海通俗文学时,以突出的篇幅介绍了张爱玲其人其文,认为她的作品有其“独特的风格,富于传奇性的题材和浓丽的笔调”,在当时“引起读者的惊异”。尽管只是“内部发行”,尽管把张爱玲归入“鸳鸯蝴蝶派”值得商榷,但这是内地近30年间唯一一次提到张爱玲,实在难能可贵。

中国人民大学博士生导师程光炜教授来我校讲学

  参加此次会议的嘉宾有中共辽宁省委宣传部副部长、省文联党组书记、副主席盖成立,辽宁省作协党组书记滕贞甫,东北大学副校长孙雷,《当代作家评论》主编韩春燕,东北大学艺术学院党总支书记杨桂香,东北大学教授、艺术学院院长张燕楠,辽宁省作家协会创研部副主任薛涛,辽宁省作家协会创研部副主任林雪,著名作家迟子建、周大新、柳建伟,著名评论家陈晓明、孙郁、王彬彬、吴俊、王尧、程光炜、白烨、孟繁华、贺绍俊、李建军、刘悦笛、宋伟、黄发有、罗振亚、季进、杨洪承、傅逸尘、王国平。

www.0805.com 2

11月8日,中国人民大学博士生导师程光炜教授在党校教室为文学院师生做了一场题为《目前当代文学研究中的几个问题》的学术报告。学术报告由文学院院长曹书文主持。

  自2008年,《当代作家评论》设立当代中国文学优秀批评家奖以来,每四年一届,遴选和表彰为中国当代文学与批评的繁荣做出杰出贡献的批评家。第三届当代中国文学优秀批评家奖,以30多年来在《当代作家评论》所发表文章的数量、影响力和批评家个人多年研究成绩为参照,采用通信评奖、记名投票的方式,最终评选出孟繁华、贺绍俊、施战军、白烨、黄发有为本届当代中国文学优秀批评家。南帆、李云雷、郜元宝、杨洪承、朱自强、孙郁、贺绍俊、朱向前、傅逸尘、朱德发、李建军的作品获《当代作家评论》2015年度优秀论文奖。

《张爱玲丛考》 陈子善著 海豚出版社

程光炜教授就“文学史的定型化与重新释放”、“如何理解八十年代文学与十七年文学的关系”、“八十年代能否作为重回当代文学的立足点”三个问题给大家做了具体阐释。程教授前瞻的学术眼光,敏锐的问题意识使在场师生受到很大启发。报告中,程教授谈到重回“十七年文学”和“文革文学”研究的关键是材料而非判断,只有大量的材料佐证才能令人信服,让我们感受到了他做学问的严谨和扎实,同时程教授在学术研究过程中对“历史正义”、“社会公平”、“爱的问题”“忠诚品质”等的关注,也让我们体会到了一个知识分子的良知和社会责任感。

  来自全国20余位著名批评家围绕中国当代文学的经典标准问题、如何实现中国当代文学的经典化、中国当代文学创作和评价中存在的问题、世界文学对中国当代文学经典形成的影响、文学评奖与中国当代文学经典化、文学评论类期刊与中国当代文学经典化等热点问题展开了深入研讨,进一步厘清了文学经典化过程中诸多繁杂问题,为中国当代文学经典的实现提出了有效见解。著名作家迟子建、柳建伟、周大新分别做了《走向经典:当代中国的文学经验与经典创造》《军旅文艺:和平年代的英雄主义叙事》的主题讲座,讲座以批评家主持、作家主讲的形式展开,从文学创作和文学批评双向切口进入文学核心,分享文学经验,并与师生展开交流对话。来自东北大学艺术学院的师生,以及辽沈地区的批评家、高校教师、学生、文学爱好者聆听了批评家和作家的文学见解与经验,并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1981年秋以后,张爱玲的名字终于在内地文学界得以重提。1985年8月,上海书店率先公开印行张爱玲中短篇小说集《传奇》影印本;1987年3月,该社又公开印行张爱玲散文集《流言》。两书均列入上海书店推出的《中国现代文学史参考资料》。前者影印时,护封封底的“复印说明”云:“《中国现代文学史参考资料》辑集我国现代文学史上各社团、流派、著名作家的流传较为稀少的著作,以及作家传记、作品评论、文学论争集等,依原样复印,供研究者参考。本书是张爱玲的短篇小说集,收有1943—1945年间创作的小说16篇。据山河图书公司1946年11月增订本初版影印。”这是张爱玲作品在暌隔30多年后首次重新与内地读者见面,意义非同一般,再加上《遥寄张爱玲》(柯灵作)等文的发表,中国现代文学史著述上一个重大的空白,由此开始逐渐得到了弥补。

报告结束之后,程教授还以现场问答的方式与广大师生进行了互动和交流。

  新闻来源 

  读到《传奇》影印本后,我于1985年底写了《〈传奇〉版本杂谈》。次年2月,这篇小文刊于上海书店《古旧书讯》第40期。1986年秋,我在查阅周作人集外文的过程中,又偶然地在上海《亦报》上发现了已不为人知的张爱玲用“梁京”笔名发表的中篇小说《小艾》,为此撰写了《张爱玲创作中篇小说〈小艾〉的背景》,刊于金庸创办的香港《明报月刊》1987年元月号。由这一前一后两篇文章开启,我闯入了张爱玲研究领域,而这两篇文章同时也预示着我以后开展张爱玲研究的主要方向:张爱玲作品版本的考证和张爱玲集外文的发掘。

(文学院 王秀杰 李永青)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整整30年过去了。2015年是张爱玲逝世20周年,也是我从事张爱玲研究30周年。温故而知新,我有足够的理由为此编一部书,《张爱玲丛考》就这样诞生了。此书共分七个部分:一、张爱玲集外文、笔名发掘和考证。二、张爱玲部分作品版本考证和文本分析。三、张爱玲若干生平经历和文学活动考证。四、张爱玲书信、绘画作品等考证。五、我编选的数种张爱玲作品集序跋。六、张爱玲研究史考证和为他人研究张爱玲著作所作序文。七、我编选的张爱玲研究资料及我的张爱玲研究论集序跋。我历年所作关于张爱玲的各类长短文字,包括最近的新作,除了个别篇什,自以为有点意思的,均已汇集在《张爱玲丛考》中,并且重加校订,有的还加以必要的增补。

《当代作家评论》主编林建法先生来我校讲学

  当然,有必要说明的是,我之所以会从那时至今一直致力于张爱玲研究,除了张爱玲作品本身的独特性、丰富性、前瞻性和复杂性,除了张爱玲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的重要地位以外,港台和海外张爱玲研究的兴旺发达,对我也是一个不小的刺激。既然张爱玲的文学创作起步于上海,既然张爱玲最初的文学追求辉煌于上海,作为一个生于上海长于上海的中国现代文学史研究者,我从事张爱玲研究,不让港台和海外学者专美于前,也就责无旁贷。

11月8日,《当代作家评论》主编林建法先生来我校讲学。林建法主编在文学院会议室与中国现当代文学专业老师和研究生就《期刊与当代文学的发展》问题进行讨论。

  我一直主张,对一位作家的研究,必须建立在其文献保障体系不断完善的基础之上。不妨以我这些年发掘(包括参与发掘)的张爱玲集外文为例。我一共发掘了张爱玲中学时代习作《不幸的她》《牛》《霸王别姬》《〈若馨〉评》,书评《烟水愁城录》《无轨列车》《在黑暗中》,以及《论卡通画之前途》《牧羊者素描》《心愿》(最后两篇为英文习作);前期和中期的文学创作《被窝》《关于〈倾城之恋〉的老实话》《罗兰观感》《说〈毛毛雨〉》《炎樱衣谱》《天地人》《不变的腿》《〈太太万岁〉题记》《郁金香》《小艾》《海明威》《〈老人与海〉序》。这么多集外文的“出土”,难道不会对客观、全面而又公正地评价张爱玲的文学成就有所裨益?我想答案应该是肯定的。

作为国内一流学术类杂志的主编,林先生结合自己多年的编辑经历讲述了他的文学观以及在编辑工作中为中国当代文学经典化所做的努力。作为一名学者型的编辑,林先生在杂志的策划过程中,不仅关注学者们对当代优秀作家作品的研究、对批评家的研究,近来又把视野进一步放大,开始关注学界对杂志编辑的研究,力图以《当代作家评论》为依托,通过作家、批评家、编辑之间的互动为读者和研究者提供一个相对真实的文学形成过程。

  “张学”而今已蔚为壮观矣,每年研究张爱玲的硕士博士学位论文数量就相当可观。但张爱玲研究文献保障体系的建设至今仍有许多欠缺,若干生平的查考,创作手稿的释读,集外文的继续发掘,英文作品的搜寻,书信的整理,作品研究史的爬梳,等等,均有待“张学”研究者共同关注和推动。我以往的研究只不过为张爱玲研究文献保障体系添了几块砖,加了几片瓦,正如我在《〈张爱玲丛考〉前记》中所说,“《张爱玲丛考》既是对天才作家张爱玲的纪念,也是对我自己张爱玲研究历程的回顾,更是对今后进一步深入研究张爱玲的展望。”我自当继续努力。

(文学院 王秀杰 李永青)

阅读原文

作者|陈子善(本校中文系教授)

来源|光明日报

编辑|吴潇岚

本文由www.0805.com发布于国际学校,转载请注明出处:www.0805.com岳麓讲坛,主编林建法先生来我校讲学

关键词: